2019年2月10日星期日

黄向墨——官方代理人还是爱国“自干五”?


     大中华地区本周都在过年,原本没什么劲爆新闻,澳大利亚媒体却突然引述匿名消息报道,中国富商黄向墨已被澳方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除了不准入境,取消居留权,入籍申请还据称因为“品格”问题而被否决。这位曾经的澳洲侨领、政坛金主,于是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早在两年前,黄向墨就因为被指在澳通过政治献金收买政客、助推中国政治与外交议程,而被当地媒体围剿过一轮。澳洲国会去年通过的反外国干预和间谍法,其中一条要求游说人士必须自报是否在为他国政府服务,媒体报道时几乎都会提到他。

    
     49岁的黄向墨原籍广东揭阳,2003年创建了房地产企业深圳玉湖集团,2011年,为了拓展业务,也因为“空气和生活环境好”,举家移民到澳洲。其后五年间,他向澳洲朝野两大党捐赠了270万澳元(259万新元),与该国许多政治人物建立起密切的关系,包括后来因为和他的联系一一曝光而不得不辞职的工党议员邓森。
   
     邓森不仅收过黄向墨的捐款,还为他查询入籍申请进展,提醒他可能被情报部门监听,更在一个面向中文媒体的发布会上,一反自己党和澳洲官方的立场,发言支持北京的南中国海主张。
   
     黄向墨在2014至2017年出任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期间,曾以澳洲华商代表的身份会见来自中国的官员,也曾率团前往北京参加中共统战部召开的会议,并因为该会在悉尼的工作表现受到中国官方赞扬。澳媒因此纷纷指该会就是统战部在澳的分部,执行中国国家政策方向。
   
     有学者指出,媒体的推理其实存在漏洞,黄向墨确实捐了钱给政客,也确实与中国官员有互动往来,却没有铁证能够直接证明他与中国官方的联系。由于中国复杂隐晦的政商环境,中国商人的钱,也往往难以追溯到真正的来源。
   
     黄向墨昨天发表声明时就不断叫屈,自称受到不公平待遇,被吊销签证的理由“莫须有”、充满偏见、毫无依据。他也说自己没有触犯澳洲任何法律法规,华人政治捐款是依法参政,与澳洲其他族裔完全相同。至于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则符合澳洲1972年以来的外交政策及国际承诺,也符合澳洲多元文化及言论自由。
   
     黄向墨究竟是暗度陈仓的中国官方代理人,还是完全自发的爱国“自干五”(自带干粮、不领中国官方津贴的五毛党),外界无从知道。他的声明看来说得头头是道,驳斥他的人却也不少。
   
     在贸易问题上,欧美不时指责中国封闭自己的市场,却利用别人市场的开放大占便宜。在施展政治和文化影响力方面,这种一方严厉管制、另一方却门户大开的不对称,其实也很明显。恰好,美国媒体本周也报道,中国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美国分部已应美国官方要求向美国司法部注册为外国代理人。CGTN也好,黄向墨也好,都显示一些国家对中国发挥政治影响力的形式越来越警惕,开始出手制裁、抵御了。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