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0日星期日

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包含政治因素?

虽然距离中国社会信用系统在全国范围内运行还有一段时间,但地方政府已开始对此进行试点。就在中国官方加大力度整治社会失信问题的同时,外界也对隐私泄漏和过度管制等问题表达了担心。

义务服务、捐款捐血、举报假货、吸引投资会加分;乱丢垃圾、不赡养老人、违反交通规则或计划生育政策、藐视合同、逃税会被扣分。高分者可以获得村委会发放更多的食材或现金奖励,还有免费医疗检查、获准银行贷款;低分者则会失去政府补贴、被禁止申请政府职位或参加政府项目投标等。

以上是香港南华早报7日就中国一些地方实施社会信用评分体系试点进行的报道。

社会信用系统是旨在利用一系列奖罚措施,鼓励民众和企业遵守规则,促进社会的诚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把信用作为违法的一种成本。我们先不讨论这个法对不对。但这个法出来之后,不遵守的话除了罚款、监禁之外,还有信用的问题。把道德和法律连起来,在中国的这种环境下,肯定有积极的作用。”

打击“失信”本意好 但不能滥用

中国政府近年来加强打击社会“失信”问题,多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以解决“老赖”问题。被纳入名单的人士被禁止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其中包括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乘坐高铁、动车和轮船的一定等级座位,还有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河北衡水曾将失信被执行人大头照以及涉案信息制作成宣传片,在各大影院播放。福建有学校也出台“连坐”政策,如果家长任何一方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其孩子将不得入学。

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认为,设立信用体系本身是正面的举措,但不能被滥用。

“我对单纯的社会信用体系没有意见。它是应该存在的系统,有保障社会经济方面秩序的建设性作用,同时也是法治社会一种正常的表现。但这个前提是不能滥用,以法来作为武器或枷锁来限制公民的正常合法行为。 ”

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包含政治因素?

胡佳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

澳大利亚广播电台的一篇报道曾提到,在国家层面上,中国社会信用系统似乎是一个黑名单,而不是基于点数的评分系统。“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可以为“政治”所用,特别针对异见人士。

胡佳以自己为例告诉记者:“经济社会信用体系对我没有影响。当然我没法注册企业,这是和政治有关的方面。单从那套管控‘老赖’的体系对我完全没有影响。我是可以购买高铁、飞机票,只是说我买完之后也没用,我启程不了,因为警察会拦着你。但同时也出现过有的异见人士被地方冻结帐号,或者就是让不让买火车票,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亿万富翁及投资家乔治·索罗斯批评这套评估民众的系统是要“将个人的命运置于一党专制的政权利益之下,“这是史无前例的”、“可恶的”、“令人恐惧的”。

美国副总统彭斯更形容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为“奥威尔式的体系,旨在控制人们生活的每个层面”。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