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

周晓辉:北京如何解决当前困局有答案


【大纪元2018年10月12日讯】在美国副总统彭斯就中美关系发表重磅演讲,中共外交部一如既往、罔顾事实地进行“驳斥”之际,10月10日,网络上出现了香港大学SPACE学院常务副院长、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执行院长刘宁荣教授,于9月开学典礼上的致辞全文,主题为《困局》。从其致辞时间看,应该是在美国川普总统宣布对两千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前。




作为经历丰富、曾任职多家中英文媒体,并在华盛顿担任过白宫记者,两次全程报导美国总统大选,且曾被美国评选为五百位最有影响力的亚裔美国人之一的刘宁荣,对中美政治、文化均有透彻了解,其致辞道出了北京当局身处的局面,而这样的困局随着美国副总统彭斯的演讲,随着川普再度称要对剩余的两千多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更为明显——无论中共外交部怎样歇斯底里,无论中共官媒怎样竭力“唱好”。


刘宁荣的演讲分为“从历史中寻困局成因”、“困局背后的认知偏差成因”和“突破困局的三个关键词”三部分。


在回答“困局是如何发生的”,刘宁荣以一些具体例子来说明目前美国及西方一群掌管中国政策的人,与他们的前辈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大多在中国有过不愉快的经历,看到了在中国崛起之后,反而出现了许多不公、不义的现象,甚至觉得中国经济崛起之后反而在许多方面退步了。


如美国东亚事务特别助理、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东亚事务的高级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曾任驻华记者,他就曾因调查腐败的报导,被中共警察追打和包围,并被逼迫把采访资料撕掉冲到马桶里。“他觉得像他这样的西方人在中国都有被殴打的遭遇,那普通的中国人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境遇?”再如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他对中国看法的变化就是一个明证,他曾经非常看好中国的发展趋势。


刘宁荣认为,导致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中国问题上意见一致的原因要追溯到2008年。当时,中国推行的国家资本主义使其逃脱了金融危机,使西方意识到了民主正在受到威胁,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并没有朝着更加宽松、更加市场化的方向发展,也没有朝更加民主的方向转变,加剧了中美之间的矛盾,也是困局发生的根本原因。


刘宁荣提到,美国政府和智库现在达成的一致观点就是“中美之间就是一种竞争关系”。中美之间的竞争不是仅仅在贸易领域的纷争和竞争,亦包括在南海的军事博弈。


如果说在第一部分“困局是如何发生的”,刘宁荣更多是从美国的角度阐释,那么第二部分“困局背后的认知偏差成因”则主要从北京的角度论及。他认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并未察觉到美国上下对中国态度的变化,还是像过去那样以为,通过建立个人关系就可以搞定中美关系,而这正是北京认知发生问题,从而导致困局出现的原因。


如何解决这样的困局?刘宁荣表示自己“没有答案,因为我给出的答案不断被自己推翻”。不过,有几样东西他很坚信,也是他给出的答案:


一、国家的发展必须有赖于民众的参与,必须让不同的声音在决策中都可以听到,因为一个好的制度远胜过一个开明的君主。“我觉得一人独尊的天下,不应该也没有办法去解决中国面对的困境。”


二、制度的建立比任何其它东西都重要。“如果说没有办法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这个制度不仅可以保护每一个人的自由与尊严,而且确保每一个企业发展的潜能和长远规划,那要解决我们目前所面对的困局是非常困难的。”


三、不可以自闭。“我们必须更加开放。因为只有更加开放,我们才有可能将中国融入整个世界的经济和政治体系当中。”“我们要有自信,但不是盲目的自信。”“我们必须要接受一个全球都认同的价值观,这样才能将这个现存的体系变得对我们自己更加有利。”


刘宁荣还给出了突破困局的三个关键词,那就是“凝视自我”,即不要过分地自卑或过分地自傲;“另类思维”,即接受新的发展方式;“逆境突破”,即在目前的困境下,“必须强壮自己的身体,那就是必须让大家看到制度建设的前景。如果没有好的制度,多少贤能之士都无法确保中国可以有长久的竞争力。只有建立公平、公正和透明的制度,才能给大家带来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安全感。”因为“在恐惧的环境中生活,是不可能有前景的”。
在笔者看来,与诸多满嘴跑火车、自信满满的中共御用知识分子相比,刘宁荣对美中现状成因的描述是符合客观事实的,而他给出的中肯建议也是切中要害的,如让民众参与国家发展,不能一人独尊天下,建立一个可以保护个人自由和尊严的制度,要更加开放,接受一个全球都认同的价值观。这些也是很多有识之士给出的解决北京困局之法。
然而,为何对于如何解脱困局,刘宁荣要表示自己“没有答案,因为我给出的答案不断被自己推翻”?笔者推测,这大概是因为他对于北京高层能否接受这些中肯建议实在是没有把握。中共十九大以来,北京高层为了保住手中的权力,继续高举没有多少人相信的马列主义,继续沿着一党专制的邪路狂奔,对中国民众的打压和钳制也达到了新的高度。
几日前,彭斯在演讲中就指出:“曾有一度,北京慢慢地走向更大的自由以及对人权的更大尊重。然而,近年来,中国朝着控制和压迫本国人民的方向急转弯。”具体来说,一方面,中共通过“无与伦比的监控”, 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并通过所谓的“社会信用分数”控制民众。另一方面,中国依然没有宗教自由,“中国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经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冲击。”


无疑,这样的走向让很多人忧虑,也让很多人看不到在中共治下,可以建立一个保护个人自由和尊严的制度的可能性,更遑论让其接受一个全球都认同的价值观。


在笔者看来,一意孤行,自认为可以在中共治下的框架找到解决困局之法的北京高层,最终是找不到任何出路的,因为其所出台的任何政策都不是切实地为民众利益着想,而只是为了保住虚弱的政权。至于呼吁民众自力更生,在一个自身即将被边缘化的时代,也是不现实的。学者时寒冰刚刚撰文认为“沿用那个时代的思维去解决当下的问题,是很难的。”


那么,不愿改弦更张的中共政权会走向哪里?唯一的结局是:待到其民心丧失殆尽,死路可期。而且,需要记住的一点是,中共再怎么折腾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上天早已判了其死刑。#




责任编辑: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