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6日星期一

戴耀廷:中共锐实力的逻辑 代理人渗透各界

近期西方国家发表了多份报告,指出中共如何在西方社会运用锐实力,正威胁到西方国家的核心价值和利益。其实中共在世界各国展示锐实力前,早在香港试用了锐实力的各种工具,看行得通才用于其他地方。

各种力量都是让当权者能令别人依其意愿行事:硬实力是透过胁迫去迫使人服从,软实力是透过展示文化的优越去吸引人自愿跟从,而锐实力则是以欺骗令人被压制了也不自知或甘愿受压制。因此锐实力能达到硬实力同样的胁迫作用,却看来像软实力那样优雅,因人们受了一层糖衣欺骗,虽受压制却看来都是自愿的。

软实力与锐实力表面看来是非常相似的,分别是软实力主要是由民间的商业机构或公民社会团体自发地去推动那些文化价值,亦是开放地让其他人自愿地去欣赏和接受那些文化价值。但锐实力却是由官方在背后策动,由官方提供庞大资源,透过受其操控或影响的商业机构或公民社会团体,按着官方的政治需要,为专制做化妆师,包装表面美好,内里却是违背人类尊严的价值观念。

在不同阶段,中共在香港使用不同力量,去达到同样的统治目的。中共虽承诺港人可享高度自治,却不会让香港有任何机会跳出其控制范围之外,以防香港成为反共基地,动摇中共在中国大陆的专制统治。

因着香港的独特地位,中共由一开始就不打算在香港直接使用硬实力,但却没有承诺永不在香港使用。中共在特区成立的早期,主要是使用软实力,期望港人透过与内地民间更多接触,看到改革开放的成果,会自然地人心回归,自愿接受中共的统治。经过数年,事实证明软实力不足以令人心回归。自03年开始,中共逐步转向使用锐实力来达到它的统治目的。

锐实力的具体目标就是要帮助特区政权,即使不是由民主选举产生,仍可享有一定的正当性,那么管治就可顺畅,港人要求民主选举的声音也会减弱。因锐实力与软实力的重点都在文化层面,故中共需要一套能解说其专制统治是正当的官方论述,并在香港社会发展大量的文化代理人。

代理人渗透各界 宣官方论述

锐实力的具体操作就是透过经济诱因,在香港各个层面,除却在政、商界,还要在公务人员、专业界别、媒体、公民社会、宗教及教育界,通过受其统领的文化代理人,宣扬一套官方论述,让人们接受继续实行不民主以至专制的统治是正当的。

文化代理人有两个层面:机构和个人。运用庞大的经济资源,中共透过设立、收购、商业合作、任命、升迁、捐献、资助等方法,去发展能作为其文化代理人的机构。在个人层面,中共会由内地引入人员渗透至香港社会、收编香港社会内的人、或培训年轻一代,成为中共在香港各层面不同机构内,可供其使用的文化代理人。

这些文化代理人主要用两种方法去帮助中共达成其统治目的。一种方法是针对那些反动分子,包括支持反对力量的人、质疑官方论述的人、或提出官方以外的另类论述的人,由文化代理人联合起来肆意攻击、恐吓、施压、抹黑、分化、甚至取代这些人,务求消灭所有反对或不支持中共专制统治的声音。

另一方面,文化代理人会在他们的网络内,主动接触不同人士,用官方那套论述为当权者辩护,尤其是当当权者运用硬实力去压制其他公民的自由的时候。他们也会用官方论述为依据,想方法减少人们实际可以有的选择。若所有选择都是或多或少符合官方论述的,无论人们如何选择,都还是在中共的可控范围内,但人们可能还以为自己是在自由地选择。文化代理人更会积极在其网络内收编更多人加入,及以经济诱因把人们招揽到己方,在适当时候动员他们为专制政权造势或反制反对力量的行动。文化代理人甚至会用各种方法向年幼的、低教育水平的及有需要的人,施行不同形式及程度的洗脑,令他们接受官方的论述。总体目标都是要提升中共及受其操控的特区政权在香港社会内的接受程度。

明白了中国锐实力在香港操作的逻辑,港人应发展我们的软实力去抗衡。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