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

参与海祭刘晓波后处处受压 卫小兵责当局赶尽杀绝


[日期:2018-08-11] 来源:RFA 



曾因海祭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而被抓捕的四川维权人士卫小兵,不断受到官方的挤压。他与家人于广东仅经营数个月的服装工厂,周四(8月9日)突然被当局查封。他认为是因为海祭刘晓波,令当局对他「赶尽杀绝」,其为免连累家人,只有暂时离开广东。(黄乐涛 报道)

卫小兵于去年因为海祭刘晓波,而被当局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拘捕,其后获准取保候审,期限于下周日(19日)届满,近日他到广东惠州园洲镇与家人经营服装生意,但周四(9日)突然有多名镇派出所的警察闯进其工厂,指工厂未符合消防规定,立即将工厂查封,并将他带到派出所查问。

卫小兵周五(10日)对本台表示,现时工厂已经停止运作,而警察在查问他时,一直指工厂未符合消防规定,要求停止运作及搬走。他指,当地大多数的工厂亦不符合消防规定,他不明白为何只有他的工厂被查封。他估计,自己因为取保候审即将结束,到时可以不受限制下参与维权活动,所以广东当局为免他令地方政府「增添麻烦」,而对他进行打压,迫使他离开当地,他为免连累家人,自己会独自离开广东。

卫小兵说:像这种地方,工厂都是这样做的,几千家都是一样的,知道吗?就针对我一家,是吧?肯定就是这个意思,冲着我来,是吧?让我尽快的搬走,知道吗?因为我取保期(即将)到了,我取保期到我就走了,知道吧?我就答应他们会尽快离开,知道吗?为了保护家人,我就暂时离开广东吧,就看她们(当局)会不会这个进一步的对我的家人进行这种株连的这种打压。

他表示,这家服装厂是一家人苦心经营的,是他们的经济支柱,而工厂只是经营数个月,就被查封,希望当局可以放其家人一条生路。

对于卫小兵的工厂被查封,本台致电镇派出所了解,当值警察表示不清楚事件,要求本台致电另一个部门查询。

警察说:这个我不清楚,这是派出所办公室电话,你致电消防部门,好不好?

但消防部门的电话却无人接听。

曾经亦是参与海祭刘晓波而被当局抓捕,现正取保候审的广州维权人士黄永祥表示,他现时亦是跟卫小兵一样,自从海祭刘晓波后,就一直受到当局控制。

黄永祥说:我现在不可以出广州地区,要经过她(当局)同意才可以出,我上星期因为没有报告去了深圳办事,回来都传唤我了。

去年7月13日,刘晓波去世后,十多名广东公民聚集在江门新会举行海祭活动。其后,多人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抓捕,其后多人获准取保候审。

海祭刘晓波遭报复 卫小兵工厂被查封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年病逝后,在广东江门市进行海祭的维权人士,先后成为当局打压目标。其中,四川卫小兵在惠州开设的工厂周四(8月9日)遭到当局查封。卫小兵表示,为保家人生活安稳,愿意永久离开第二家乡广东。

卫小兵在惠州市园洲镇开设的服装工厂约有200平方米,聘用了大约10名员工。他表示,镇派出所在没有预先通知的情况下,周四下午采取突击行动,以消防安全为由,切断工厂的电源,同时也切断卫小兵的收入来源。

卫小兵:厂里工人就打电话来说,来了很多公安武警,武警是消防队的,把电给断了,要我们限期搬走。他们就把我带到派出所,下达了整改通知。今天再次以消防为由,要求我们搬走。现在我们已经把厂里的宿舍拆掉,工人也遣散了。

去年7月19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头七”当晚,广东江门海边曾有祭奠仪式,卫小兵是当时的参与者之一。事后他被指“寻衅滋事,”一度失去自由,其后获准取保候审。他说心里有数,当局查封工厂,是要确保他在广东再无立足之地。

卫小兵:我在当局看来是个危险分子,不愿意我留在这里,增加维稳压力。倒不仅仅是刘晓波的事。种种原因吧。取保期马上就到了。如果我离开广东能换取家人在这边生存下来的话,我就离开广东吧。我长期维权的生活已经为家人带来牵连了。广东这边肯定不希望我留下来。

卫小兵面临永久离开第二家乡广东,相反,海祭案另一当事人黄永祥却被硬性规定长期留在广州。

黄永祥:我现在不被允许出广州,要打报告批准才可以出去。上次我出去工作一两天,回来后被传讯。平时一般都没怎样管,敏感日子的话,走远一点都会跟踪监控,立即给我打电话。当局一直用这种方法对付反对者。你不听话的话,先把你赶绝了。我前年开酒吧,也是用这种方法把我的酒吧给关了。

他相信卫小兵的工厂被取缔,背后有上层政府指使。

而种种迹象显示,惠州市政府近日加强维稳力度。除了卫小兵的工厂被查封,惠州当地公民郑志鹏也在互联网透露,当局曾派人游说他变更惠州户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