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星期二

佳士员工遭酷刑 声援团成员沈梦雨被失踪


[日期:2018-08-14] 来源:VOA、RFA 






深圳佳士工运声援团有人“被架走”,引发新一波维权抗争

香港 — 深圳“佳士科技”青年为组建工会维权遭打压,得到各地志愿者组成的声援团的支持。11日晚,有声援团成员被人“架走”。于是,引来又一批外地学生赶来声援,并在13日(星期一)上午举行了抗议活动。

声援团的年轻人打着横幅,来到深圳龙江城广场,声援被架走后失联的声援团成员沈梦雨,声讨他们所说的社会黑势力。

网上视频显示,在场男青年先后发表演讲:“让他们把我们抓起来!让他们的罪恶面目暴露在全国人民面前!”另一人对维稳人员大声疾呼:”我们不怕坐牢,不怕牺牲;我们绝不害怕你们,一定要与你们斗争到底!”

劳工研究网站上刊载的短讯说:“8月11日晚7时半许,沈梦雨在与父母吃饭后,被自称她叔叔伯伯的人架走,下落不明。”短讯还列出深圳市长热线,深圳报警电话等,以及希望前来深圳支援的联系方式。发出这则短讯的是“左翼青年”郑永明,和“北大青年”岳昕,她是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本科2014级本科生,主修印尼语。

星期一上午,记者试图与郑永明联系,电话未通,但是找到正在赶路的岳昕,进行了简短交谈,询问了他们目前最新状况。她说:“我们现在暂时没有新的状况出现,一切以我们的新闻快讯为准就好了。(记者:刚才给郑永明打电话,不通,他那里会有什么状况吗?)他没有什么问题。(记者:沈梦雨目前状况如何?)梦雨仍然处于失联状态。”

中午,记者又联系到岳昕。她强调,带走沈梦雨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叔叔伯伯”:“三个不明身份的人,根本就不是梦雨的亲戚。”

网上视频显示,沈梦雨被不明身份人架走后,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苏等地一些学生,闻讯赶到深圳坪山,与声援团汇合。他们高喊“黑恶势力控制梦雨可耻,佳士工人组建工会无罪”等口号。

沈梦雨被人“架走”后,声援团成员很快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但是他们说,期间被警察像犯人一样审问,而且警察对案件只做行政笔录,没有做刑事笔录。

深圳警方尚未对沈梦雨案件公开作出说明。

中国劳工通讯的“中国工人运动观察报告2015-2017”说,中国劳资矛盾的激化程度,已越过了政治和民生的临界点,直接威胁到政权的合法性。

不过,名为CK的劳工学者则表示:目前佳士事件已由劳工运动,转化为由毛左主导的街头政治活动。一批左翼青年充当先锋,他们为自己的政治主张奋斗,精神可嘉,但与劳工运动愈行愈远。

佳士员工遭酷刑 声援团成员沈梦雨被失踪

深圳佳士科技声援团的沈梦雨以及小胡日前被当局带走至今处于失联状态,与此同时,佳士科技此前被捕的30人中有16人已经获释。部分获释工人说,他们在被关押期间遭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

协助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员工维权的沈梦雨8月11日晚在与父母吃饭期间被三人强行带走。据知情人士所说,沈梦雨的父母8月4日来到深圳,提出要和女儿见面,但沈梦雨一直没有答应,直到11日,沈梦雨的父母表示要回老家,沈梦雨才和两名同学一起陪同父母吃饭,结果在席间就发生了“绑架”事件。据悉,当时沈梦雨被一人驾着身体,一人驾着双脚强制推上了一辆小车,但被带去了哪,至今没有人知道。

一名了解情况的劳工学者8月1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除了沈梦雨下落不明,声援团的另一名成员小胡也被当局带走失联。8月13日,声援团的部分成员以及两名工人来到燕子岭派出所旁的一个广场演讲,声讨当局的行径:

“今天13号二十来个声援团的又在燕子岭派出所不远的广场上发表自己的演说,向过往的民众讲这个事,就是要人呗。但是现在不敢到门口去了,再到门口去估计又得抓人吧。不仅是沈梦雨被抓了,被绑架了,还有一个声援团里面专门联系被抓工人家属的成员也失踪了。”

本台记者13日致电燕子岭派出所,询问沈梦雨是否在派出所时,对方表示不清楚。

今年7月27日,深圳佳士科技的维权工人遭到当局抓捕,连同女大学生胡开巧,共有30人被抓。

另一名知情人士向本台表示,截至目前,已有16人获释,但在获释后仍然遭到监控,而据获释工人所说,他们在被拘留期间不同程度遭到了酷刑:

“30个出来了16个,还有14个在里面,获释的胡开巧,出来之后直接回家了,回家之后没有发出任何消息。另外有7名工友发声,都不同程度受到各种酷刑虐待,出来以后也被跟踪、监视。比如说有个兰志伟,他就被反铐着,被打伤,还有个黄兰凤嘴角上被打出血了,扇了很多耳光,还有个叫唐向伟的也在里面挨了打。”

一名被拘工人也透过网络告诉记者,在看守所内,一个30多平方米的监室关了50多人。洗澡水是冷的,吃饭或是被提审的时候见到管教都要抱头或者蹲下,没有一点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