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

从胡鞍钢到王沪宁,中国御用文人何其多?



[日期:2018-08-11] 来源:VOA 






华盛顿 — 清华大学数千名校友联署致函清华校长,要求清华开除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 理由是他的“中国综合国力全面超美论”误导国策。其实,以一介书生的身份,胡鞍钢在美中贸易战中的作用被远远夸大了。但是他炮制研究成果以迎合上意,为习近平的“四个自信”提供理论依据,是不争的事实。千人公开联署“驱胡”,背后的真正目标是谁?“倒胡”事件,是否会成为中国调整对外政策的分水岭?中国“御用文人”的传统历史悠久,学者们“依附性人格”的根源何在?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中国时政评论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讲人小民先生;纽约独立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中国时政评论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讲人小民说,在这个时代的中国,胡鞍钢这样的文人很多,但遭到如此程度批判的,可能只有他一个,所以这里头肯定有特殊因素。最直接的,是他为“四个自信”和“厉害了,我的国”提供伪学术证明。关键是,在当前贸易战的背景下,尤其是之前中兴被制裁之后,当局已经收起了这些吹嘘的说法,这在客观上为胡鞍钢的学说提供了破产的证明。现在大家对胡鞍钢群起而攻之,其实是借题发挥,指桑骂槐。之所以出现“四个自信”和“厉害了,我的国”这些东西,关键原因是中共当局和习近平喜好这类东西。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对于胡鞍钢受批背后的具体原因,比如是否是因为习近平受到批评,我们暂时还无法证实。但自贸易战以来,习近平的个人形象已经崩溃,这已是事实。这无疑是胡鞍钢事件最大的外在因素。

小民:若政治立场高于学术良知,胡鞍钢不会成替罪羊

小民表示,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胡鞍钢当然不恰当,但这不意味着大家不清楚谁是真正的责任人,也不意味着当局不清楚大家其实把矛头指向谁。只是当今制度下知识分子需要考虑个人安危,指桑骂槐的风险当然比海瑞骂皇帝的风险小。所以也不能怪那些联署的知识分子,于建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们要指责的其实是制度。这个制度逼良为娼,迫害忠良。如果用学术概念来解释,这个现象叫 “异治”。也即,在学术领域中,起主导作用的不是学术资本而是政治资本。“异治”就是政治权利对学术领域的渗透,这是中国学术和科学界灾难的根源。当然胡鞍钢也不是无辜的,他的很多研究完全是学术欺诈,他的成功对整个学术气氛有毒化作用。胡鞍钢是否真会成替罪羊,这不取决于这些知识分子,这取决于中共当局。所以也不排除胡鞍钢因祸得福,升官发财的可能。“大五毛”胡锡进就说了,如果胡鞍钢为党造势而被解除职务,那就是犯了比胡鞍钢学术错误更可怕的政治错误。他这是在用政治立场来代替学术良知。从这点上讲,胡鞍钢不会成为替罪羊的。

横河:大家不敢怪罪中共高层,胡鞍钢成了靶子

纽约独立时事评论人士横河说,胡鞍钢事件表明中共的长期政策遇到障碍。该政策就是放弃韬光养晦,用更具进攻性的姿态从政治、军事、文化等各方面向外扩张。对于这种扩张,前几天澳大利亚有文章提到,现在海外谈论中国问题时最流行三个名词,一是“锐实力”,胡鞍钢所做的就归属于此。二是“统战”,三个“影响力”。胡鞍钢之所以被批评,是因为通过贸易战和中兴事件大家终于发现,中国无论在经济、科技还是综合实力上都被夸大了。不仅是被胡鞍钢夸大了,实际上被中共整个宣传机构和教育机构全方位夸大了。贸易战开打后,日常生活成了大家都要面对的现实问题。对美国商品收更多关税,中国消费者要付出更多。此种情况下,党内外都一致要追究这件事,究竟谁该负责。在大家不敢把矛头直指中共最高层的情况下,胡鞍钢就成了最现成的靶子。

横河:政府不变,思想界现状就不会变

横河指出,中国在文科领域能拿到钱立项目的,都是能为当局“注释”的人。其实并不是胡鞍钢创造了这些说法,而是当局需要这些说法,胡鞍钢因此而得势。文革结束后,每次政治运动中都会冒出很多知识分子为当局的决策作解释。这与西方智库不同,因为智库是自由做研究,当局决定要不要采纳。但在中国,总是当局先“拍脑袋”,然后知识分子为其作解释。这起源于毛泽东的延安座谈会,此后对知识分子的要求越来越严。中国历史上对知识分子的定位本是“辅佐君王”,“泽惠百姓”,但现在已不同了。比如历史上骂皇帝的案例很多,但现在骂中共领导人的案例几乎没有。现在中国对知识分子的大方向已经定死了,政策已经定死了,在这个圈子里你如果不按这条路走,就可能被赶出。当年国民党时期你骂一下政府,还能有饭吃,但共产党时期,你骂一下政府,它就断你饭碗,不让你进监狱就很好了。这种情势下,不可能因一件事情而改变整个思想界的现状。只要中共统治不变,这个现状就不会变。

陈破空:胡鞍钢水平低却“特能吹”,当年朱镕基急于撇清关系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说,接触过胡鞍钢的人,都说他特能吹。他的外号就是“特能吹”。早年在清华刚发迹的时候,他就特别喜欢在会议上最先发言,并告诉大家他需要先离开,因为有总理和副总理等着要见他。这给外界一种他就是中南海“智囊”或“高参”的形象。但有一天朱镕基去清华大学举行学者座谈会,朱镕基听了胡鞍钢发言后就问:“原来你就是胡鞍钢。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为何外界传闻说你是我的高参?”当时就搞得胡鞍钢非常下不了台,谎言被当场揭穿。2012年胡鞍钢写过一篇文章,说中国的“九常委”制优于美国的总统制,九常委造就了中国的成功。且不说其观点,文章的文法语法错误比比皆是,病句连篇。当时我就领悟了为何朱镕基要当场撇清和胡鞍钢的关系。我看了他的文章后都被他的文化水平之低所震惊。国家的“智囊”和国情研究室主任就这水平,这个国家不完蛋才怪。“滥竽充数”四个字用在他身上非常合适。

陈破空:清华校友“围剿”胡鞍钢具有指标性意义

陈破空表示,这次清华校友千人上书事件爆发以来,观点众多。大部分自由派和民间人士都叫好,但也有自由派人士指责这些校友不敢指责官员,只指责学者,不算什么本事。还有一种观点是要捍卫胡鞍钢的言论自由。自由派要捍卫他的言论自由,可以理解。因为他们的名言就是,“我不同意你的立场,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这样的左派说要保护胡鞍钢的言论自由,就是“双重标准”。他从来不保护自由派的言论自由。中国现已有很多教授因被学生特务揭发言论不符合主流价值而被开除。这类事情发生的时候,从来不会有“胡锡进”们站出来保护这些教授的言论自由。指责这些清华校友不敢批评官员,或指责许章润批评

中共的文章不够全面,都是求全责备,过于挑剔。有总比没有好,有人站出来总比没人站出来好。要求一步到位,马上去围剿王沪宁和习近平是不现实的。陈破空认为,这次知识分子围剿胡鞍钢的事件具有指标性意义。因为胡鞍钢祸国殃民,而且他这样的人还为数众多,如过江之鲫,不可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