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0日星期日

唯色:在谎言中坚守我们的信仰

中共对达赖喇嘛的妖魔化,从1959年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西藏之后,就没有停止过。在中共强悍的宣传攻势中,达赖喇嘛被赋予“最反动的分裂主义分子”的形象,而且被固定、被强化、被灌输。多少年来,无论文革时用漫画丑化,还是今天动辄斥责世界上凡是欢迎达赖喇嘛的国家和领导人,中共从未放弃过对达赖喇嘛的攻击,而这只会助长藏人的愤怒和离心。
前几年,中国的官方媒体发布所谓对藏族人民做的调查,宣布说藏族人民根本不信仰达赖喇嘛,都认为他是“分裂祖国”的“坏分子”。最近,中共统战部的官员又煞有介事地宣称:“达赖喇嘛并不代表西藏人民”。而中共的西藏官员们也总爱对世界说:“西藏的老百姓并不欢迎达赖回来”。诸如此类的宣传,为的是企图给世界这样一个信号:在今天的西藏,达赖喇嘛已经完全丧失信誉;在今天的藏人心中,达赖喇嘛已经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然而,这个就像烟幕弹一样的信号却是最大的谎言,也是最无耻的谎言。当然这个谎言对于西藏人并不陌生,从1959年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成为最令世人尊敬的流亡者,整整半个世纪,这个弥天大谎就像一张大网笼罩在藏人的头上,虽然令人窒息,却也无人相信。并且,更加坚定藏人对尊者的信仰,甚至不惜以生命来捍卫这份信仰。
2008年,西藏高原爆发震动世界的抗议,令世界为之震撼,认识到藏民族对于中共五十年的统治并不接受、并不认可。而那么多的农民、牧人、市民、学生、僧侣,甚至体制内的藏人,自发地、普遍地做出这样的选择,表达的是分布在中国行政区划中五省区藏人休戚与共的愿望。在抗议中,最多的呼吁就是“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回家”、“与至尊达赖喇嘛对话”、“祈祷达赖喇嘛长寿”,许多藏人被捕、甚至被打残、被枪杀,是因为在军警的搜捕中,不愿意被军警逼迫着把达赖喇嘛的法像扔到地上用脚去踩。
多年前,仔细想想,也有十多年了,在拉萨的我,很不容易借到了渴望很久的一本书:达赖喇嘛的自传《流亡中的自在》。记得我当时激动得手都在发抖。要知道,在拉萨,在藏地,读达赖喇嘛的著作,听达赖喇嘛的录音,看达赖喇嘛的视频,只要被秘密警察发现,那都会出事的。有些藏人被捕就是因为这么简单的理由。前不久,高中生巴桑诺布在拉萨被警察从网吧抓走,他被指控的主要原因是在网上浏览了达赖喇嘛的法像。
事实上,达赖喇嘛在所有藏人中的影响力无远弗届。近年来,在藏人的知识分子和年轻学子当中流传着达赖喇嘛的教导:“坚持佛教慈悲与智慧以及真诚和善意的信仰,坚持以宽容和耐心让敌人成为亲人,坚持以沟通和平等换取信任和理解 ”。达赖喇嘛的这句话是谆谆期望,更是中间道路,而我们要走的应该是这样的道路。在年轻的藏人中间还流传一幅令人心酸的漫画:达赖喇嘛艰难地拉着一辆在泥泞中缓慢前行的车,坐在车上的藏人冲着他的背影双手合十,口诵祈祷。年已七旬的达赖喇嘛是西藏人的精神之父,作为他的孩子,我们理应尽自己的本份为我们的父亲分担,让他不要太辛苦,衰老得慢一点!我们更应该以各自的方式去努力,让我们有早日团聚的一天!
2009-11-2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