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星期五

查建国:六四中的邓小平保住党才能保自己


查建国:最近看到一种说法:64中的邓不是为了保党、救党,而是邓对赵的一场个人政变。邓为保自己身后荣誉,不惜激化学潮、不惜开枪流血,因这样才能搞下赵。这种要对64重新定性的说法是搞错了主次关系、因果关系。64正如邓言:“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64是在国际社资两大阵营冷战、国内八十年代对毛时代反思潮和对“两个坚持”跛足改革产生的官倒腐败特权的抗争这三大背景下的中国两条道路、两个前途大博弈中的一个大事件。在这个事件中,追求民主、自由的学生、市民与党、邓的博弈是主体,党内高层某些对学潮同情、“手软”者与邓的矛盾是次体。邓是因反学潮而反胡赵,而非反之。邓保住党才能保自己生前生后地位,而非反之。平反、追责64,才能真正恢复赵名誉,而非反之。同理,毛搞文革主因是要用其思想“改造”社会和党,搞掉刘是次因。


6月14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