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星期四

李怡:探望梁天琦



 来源:苹果日报 





在判刑前的上星期五,我在梁天琦女友和妹妹陪同下,去荔枝角收押所探望他。规定15分钟谈话开始前,他向我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我来看他,说他慢慢适应囚禁的日子,说这里是世俗社会的缩影。他过去在外面都谈理想,谈人生的追求,在里面囚犯们都讲钱。他们问他搞了这么大的旺角事件,收了多少钱。他慢慢解释自己的想法,多数人也接受。他说,他同所有人,包括囚犯和狱警,都相处得还好。



谈到三天后的判刑,他和女友都比其后所判的刑期乐观,但也作了长期坐牢的打算,他准备在监狱里修一至两个学位,她说她一定等他。我叫他们作最坏的准备。从旺角事件发生开始,就有许多疑团,让人怀疑是有部署的对伞运以来香港自主运动的秋后算账。多次的法官判刑强调「阻吓性」,「向社会发放讯息」,以司法作为政治工具的目的其实已经讲出来了。而梁天琦是最具标志性的人物,以「重判」来阻吓自主运动,他首当其冲。判刑后香港和国际舆论似乎也这么认为。比如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主席Fiona Bruce说,梁的判刑不是独立事件,而是政府恐吓民主运动及削减言论自由的一场令人无法接受的镇压行动。

我跟天琦说,较早时写过一封信给他他说还没有收到我在信上说:。「我想写信给你,但想不到要跟你说什么许多别人也会说的话我不想重复,我的有关见解相信你也知道。我没有改变。」信中我影印了契诃夫的一篇小说“打赌”给他看。小说内容接近荒诞,但好看而且可以有不同联想,我的联想就是从此沉醉于阅读。

我当面重复信上所说:当然希望你出来时还能见到我,但不能保证因为82岁老人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

排队等见天琦的两个小时,我跟他女友讲了一个故事:在发生木马屠城的特洛伊城遗址,考古学家发现一面古铜镜,铜镜后面刻了一段古怪的铭文许多考古学家去看,怎么看都看不懂。古镜就放在博物馆中。20年后,一个年轻人来看铜镜,他拿出一面普通的镜子,照着铜镜背后的铭文,原来只是左右倒转写的希腊文,上面写着:「致我最亲爱的人:当所有人认为你是向左时,我知道你一直向右」。这段文字,正道出铭文何以左右倒转的原委许多民族都有左卑右尊的观念,英文的权利,既是右的意思,也是对的意思这面铜镜大概是美丽的海伦留给她苦命情人的,她要告诉他:尽管所有人认为他是愚蠢的,错误的,但她绝对相信他是对的。

这是一个杜撰的故事。10年前妻子离世后,我常想到这故事。人生的道路很长。回想我走过的路,批权贵,反主流,遭杯葛打压,常有许多人认为我是愚蠢的,错误的,但始终有一个人在我身边说:她绝对相信我是对的如果不是身边有她的声音,我真不知如何度过那些困乏和难关。



或许天琦会收到很多信,但对一个因道德高尚而被囚的义士来说,鼓励的话总不会嫌多。至于其他不知名的孤独的义士,就更需要我们的信了。



一人一信吧,写的过程也是对自己永不放弃的激励。暂时我们还能够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