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1日星期一

陈维健:纪念六四 反思六四 展望未来


     今年是“六四”二十九周年,天安门一代人都已是五十左右的人,那些被指为“黑手”的已进入老年,“六四”后出生的九零后开始崭露头角。对于过去了的二十九年,这场对中国历史发展有着重大影响的运动,这些年来反思不断。




    
     这场运动有许多血的教训,有许多可以总结的地方,更有许多让人扼腕痛惜,失去的良机。这些反思总结,各不相同,有正面,有反面,互相对立的。就我观点来看,六四是一场自发的以学生为主的民主运动,领袖人物都是现场应时产生的,不是根基深厚的政治人物,更不是革命家,是一腔民主热血的年轻人,他们所作出的反应受情绪与广场效应的影响,与中共这个老谋深算又残暴的政权交手,很难克敌制胜,只要政府敢于开枪必然失败。
   
     二十九年前中共用枪镇压,一直延续到今天。“六四”给之后的反抗者最大的教训是中共会杀人。而中共得到的教训是,绝不能让民众聚集起来,要消灭在萌芽之中。因此,“六四”后民众的诉求与反抗很难形成六四那样的群体场面,他们的反抗是零散的,以非政治化的单一诉求为主,往往是见好就收,或见坏就收。如何形成一个象“六四”这样,从天安门广场开始,到全国各地的省市中心广场的运动,始终是一个大问题。
   
     六四已经成为历史,今天的中国与“六四”时的中国已经天壤之别,今天的中共政权比当年的政权更为邪恶,对付民众的手段更为高明毒辣。今天的民众虽然对中共邪恶的本质认识得深刻,但这种深刻也使他们,失去了勇气,不复当年的英雄气概,只有凤毛麟角的砍头也不回头的英雄。
   
     中国的民主运动面对的是在一个已经发生巨变的社会,特别是高科技给社会带来的变化。中共不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敢于杀人,杀人的手段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精致。除此之外利用高科技手段来监控异见与反抗者,从而使他们动辄得咎。同样,异见与反抗者也掌握了了现代化的信息手段,使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易获取信息与联系起来。这一次“内涵段子”的段友们,成功地搞了一次反抗行动,依靠的是方向盘与手机,精确瞬间实现联系与快速的集结。他们的广场是在方寸之间的屏幕上,刷屏成为他们的手段。这是一次典型的新时代,新人的新行动。他们更新了二十九年前,前辈的反抗形式,虽然没有六四那种气壮山河,悲剧式的精神,却是一种睿智式的,游戏式的,应时,应势的反抗方式。
   
     今天我们纪念六四,反思六四,不是去复活那场运动,而是不忘六四精神,继承当年英雄的血脉,品质,让他生生不息,世代相传。而我们已经看到了新一代的人,以新的思维与新的方式在进行新一代的民主运动。
   
     来源:《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