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星期五

李平:一国一制直通车成功试运行


来源:苹果日报




一地两检条例在立法会三读通过,标志着一国一制直通车试运行已成功。设定路线图,时间表的是中共,路轨是立法会,火车头是行政长官,车厢外贴满了一国两制,大湾区人,方便快捷等炫目标语,在车上享乐的是亲共政客商人,买单的是港人。然而,豆腐渣工程是中共,港共无法回避的现实和宿命,僭建的行政、立法、司法合作平台总要面对崩塌之危,变形的路轨和火车头总要面对车毁人亡之危。



立会抗争沦为宣扬民主戏码

一地两检立法是继2002年“基本法”23条立法咨询后,香港史上最具争议的立法。如果说,当年23条立法咨询还有其宪制合法性,那么,一地两检立法就是完完全全的违反“基本法”,违宪之举,对一国两制的破坏,对香港法治的破坏都是直接的,野蛮的。

中共既然决心要把香港「收归国有」,又够胆宣称“中英联合声明”过时失效,而且一国两制已失去对台湾的示范作用,为什么不直接废弃一国两制,在香港也公开实施党委领导?一方面,香港保留资本主义招牌更有利用价值,可以保留香港对西方国家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中共不敢公然推翻邓小平的承诺,否则将引爆权力继承的合法性危机。

习近平虽然获封中共领导核心,习近平思想虽然写入中国宪法,但不要因此就以为他如今可以出口成宪,令出必行。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本周一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把原定2018年6月完成军队停止经商的限期押后到2018年年底,显示习近平的权威仍受到利益集团的挑战。

中共的一党专政在内地仍要面对合法性危机,要在香港推行无异于痴人说梦,只能以更隐蔽,更具欺骗性的方法渗透。高铁的一地两检就是中共选准的突破口,试验品。中共为夺取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借一地两检立法试行新的管治模式,从改造立法会,改良特府管治到改善民意管理都落足工夫。

其一,立法会已被改造成适宜特府运行的路轨。从僭建参选确认书,到释法,立法DQ民选议员,再到修订议事规则,主席滥权,民主派的少数否决权被剥夺,发言权直至拉布抗争权被剥夺,议会内的抗争沦为中共,港共向国际社会宣扬香港仍有民主的戏码。

官员只求政治正确毋须问责

其二,特首摆出大和解姿态,加强与民主党,与部份民主派议员的互动。特府改良管治的背后是西环,中环早已「行埋一齐」,行政长官,问责官员的实质任命权已被改造成实质操控。官员,政客只求政治正确,陈帆,马时亨都毋须为高铁,沙中线丑闻负责,只要一心一意推进一地两检,完成高铁如期通车的政治任务就万事大吉。

其三,以经济利益,生活便利麻痹市民,诱导市民把民主派的抗争当噪音。不少市民果然懒理割地两检所隐藏的政治陷阱,法治陷阱,坐看一国一制直通车试运行。

不难想像,中共,港共在举杯庆祝一地两检完成立法后,势必照办煮碗,加快“基本法”23条立法。但是,那些可以为高铁的方便而隐忍割地两检的港人,会愿意戴上国家安全的高帽而再隐忍牺牲香港的民主自由吗?况且,一地两检立法所制造的一国一制直通车,沿途僭建物太多,加上路基轻浮,随时爆出豆腐渣丑闻而面对车毁人亡的危机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2011年在一次演讲中的车毁人亡论堪为借镜:「我一直好相信,人类重要慨美德就系谦恭同埋自我反省。刚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后很容易车毁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