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

江西街头频现“敏感标语” 当局震怒抓捕多位公民

来源:RFA  作者:   





江西公民曾国凡(左图)2014年曾因围观北京新公民系列案遭拘押一个月;2018年6月6日曾国凡夫妇与另一湖南公民王一飞被南昌公安局以涉嫌煽颠为由拘捕。(曾国凡友人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







江西省各地频现反政府标语,内容包括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引入直选制度、平反六四等,发起者自称是「兴华会」的成员。近日,已先后有数名公民,疑因涉「兴华会标语」事件遭拘捕。评论人士认为任何组织形态都为当局所不容,刷标语被认为是挑战政权。(吴亦桐/林国立 报道)

曾推动官员财产公示的江西公民曾国凡夫妇,上周三(6日)被南昌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及抄家。

一同被捕的还有湖南公民王一飞,维权界对王一飞个人信息所知甚少,有人说他是维权网的编辑,但目前未获证实。维权人士正试图联系其家人以聘请律师介入。

据曝光到网上的官方文件显示,王一飞、曾国凡夫妇被捕原因疑涉「兴华会」;警方在其家中查抄了电脑、光盘及相关文件材料等。

「兴华会」为一个并未完全成型的网络组织,近日其成员或支持者频繁在南昌、赣州等地的建筑物上喷涂「官员财产公示」、「人民代表直选」、「纪念六四」等触动官方神经的标语。

「兴华会」在声明中倡导国内民众成立公民圈,开展启发民智的行动。曾国凡等公民被捕后,该机构并未证实这些公民与该组织的关联。

流亡荷兰的维权人士马永涛向本台透露,数天前曾国凡突然中断与他的联系,经过向国内朋友查探,方知他涉「兴华会标语事件」被捕,预计江西当局会将此定为重案。马永涛认为中共当局显然非常惧怕任何组织化的行动。

马永涛说:这次主要是这仨字「兴华会」,共产党就是怕公民组织起来,组织是它们的高压线,它不管你是在它们的法律框架内、合理合法的。曾国凡这么一个事就弄成「煽动颠覆」了,看这个迹象,可能是想要做成一个大案。

北京民主人士查建国指出,在习近平时代,到处都是党国的「敏感点」,而任何组织化形态亦是当局大忌。

查建国说:对当局来说,任何变相的、松散的组织都已突破了它们的底线,你不能成立任何组织,也不能提为「六四平反」、不能提官员财产公示,也不能上街,稳定压倒一切。

早前被吊销执照的维权律师隋牧青指,在标语遍地的中国,只允许官方标语洗脑百姓,但公民刷标语就被认定挑战政权。

隋牧青说:这种刷标语就是主观认定,直接诛心。它就认定你这是煽颠。就和深圳那个「一切刚刚开始」的文化衫构成犯罪是一样的。

现年38 岁的曾国凡为土建工程师,2014年4月,在「北京新公民运动」丁家喜等系列案件庭审期间,前往北京围观而遭羁押个多月;多年来持续资助公民行动,亦一直受到当局监控和打压。

目前,东南政法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接受曾国凡家人的聘请介入该案,并于周二(6月12日)前往南昌公安局了解案情。

被指参与“兴华会”江西曾国凡等3人被刑拘

网民上载到互联网的图片见到,近日南昌等江西城市相继出现内容敏感,下款写上“兴华会”的标语 (欧彪峰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南昌公民曾国凡和妻子以及一名湖南公民被公安局扣留调查,怀疑他们和“颠覆国家政权”活动有关。外界盛传3人是一个地下民运组织“兴华会”的成员,因为公开张贴敏感标语成为当局打压目标。

网民上载到互联网的图片显示,近日南昌等江西城市相继出现内容敏感的标语,提出“官员公开财产”,“平反八九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等诉求。标语下款是“兴华会”3个字。

上周三(6月6日),江西公民曾国凡和妻子在家中被公安带走,同日被扣押的还有湖南公民王一飞,他们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有关的扣押决定书显示,警方在曾国凡家里发现了电脑和相关文件材料。据了解,警方初步怀疑3人与“兴华会”活动有关。

一名与曾国凡关系密切人士周二对本台记者表示,他对曾国凡会否公开张贴标语有保留。

知情人士:我不认为他夫妇两参与了这件事情。因为他们有2个孩子,他太太没有工作,如果他做了这件事情,他应该知道后果。这个人有些冲动,但是我不认为这件事情,他直接参与了。网上传上了的拘留通知书是“王一飞”等人,但并没有说到是曾国凡。王一飞跟曾国凡是非常密切的朋友。我们猜测他受牵连的可能性大。

外界盛传“兴华会”是地下民运组织,知情人士有这样的看法。

知情人士:我是看到标语才第一次发现“兴华会”的落款。我个人认为“兴华会”未必有这样的组织,也许刷标语的人希望有这样的组织。现在当局最忌讳的可能也就是组织了。如果上面没有这个落款,我想当局不会把事情看得那么重要。

曾国凡是土建工程师。4年前曾因声援“北京新公民运动”系列案审讯被当局羁押。至于湖南王一飞,网上流传他是“维权网”的工作人员。本台致电“维权网”查询,对方没有正面回应。

“维权网”员工:王一飞他是不是维权网的义工我具体不清楚。我也看到网上是这样写的,可是好像这消息是有误的。我也不熟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去找人打听一下。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高度关注事件。

欧彪峰:一党独裁的极权统治就是让社会处于分散状态。你搞组织的话会对中共构成某种潜在威胁。当局对这种组织是非常忌讳和恐惧,都是防范于未然的。

欧彪峰认为,无论曾国凡等人有没有涉案,事件都暴露了当权者的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