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7日星期四

专访:不对法庭抱无谓希望及幻想

Hong Kong Tiananmen Jahresta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 Yu)
六四当天,香港民众在维多利亚公园点亮烛光,为事件中牺牲的死伤者悼念。
(德国之声中文网)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蕙祯在2016年11月立法会宣誓风波中,联同三名助理试图硬闯立法会会议室,被控非法集结罪受审,早前被裁定罪成。周一(6月4日)各判监四星期;法官称没有缓刑的理由。梁颂恒获准保释等候上诉;而游蕙祯及其余两人则放弃上诉,即时入狱服刑。
德国之声:对今天的判决有何感想?对刑期有心理准备吗?
梁颂恒:其实也预计了,当然判决是相当不合理的。我想近年香港的司法制度,在处理政治或社运案件,都有一定程度值得商榷的地方。以我自己案子为例,被控告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非法集结,真是非常荒谬。近期还有很多社运官司判刑,所以心情很难过。刑期上,我们其实作了最坏打算。
Filmstill Lost in Flames (Nora Lam)
德国之声:你继续等候上诉,但游惠帧则放弃上诉,改为即时入狱服刑,你知道她为什么作这样决定 ?目送着亲密战友实时入狱,你感受如何?
梁颂恒:我是事先知道的,她是因为家𥚃的原因,因为她过往一直委身社运,没有好好的照顾患病的父母,心里感到内疚,希望能早日服刑完毕回去照顾双亲。面对着游蕙祯的入狱,以及外面的战友,他们面对着不同的诉讼,心情当然很沉重。
德国之声:你为何坚持上诉?对上诉有多少胜算?
梁颂恒:坚持上诉的原因是案件本身是极度荒唐,荒唐的程度令我实在不能接受,上诉是尽了自己的责任。当然我们顷刻是处于弱势,但无论怎样,当天选择走出来,亦幸运得到选民的支持,我应该尽我的责任做我该做的事。我原以为不能立即保释出来,要还柙,能够保释出来比我预期要好。说实话,对于自己的上诉,我也不抱太大期望,因为这个司法系统,之前有人跟我们说,在没有陪审团情况下,我们的胜算率几乎是零,这是我们面对的状况,因此,正如我在脸书上说,不要为法庭抱有无谓的希望及幻想。
China Hongkong Edward Yiu Chung-yim (Getty Images/AFP/P. Fong)
因为拒绝朗读誓词,而被DQ (撤销议员资格 )的香港民主派周庭和姚松炎
德国之声:支持你坚持下去最大的动力是甚么?
梁颂恒:一直以来,支持者不离不弃,今次的官司判刑,甚至多了一批新的支持者的同情,他们认为审讯太过分了,他们听到许多匪夷所思的指控,如膝盖撞到保安的小腿、游惠祯推倒了一百八十磅重的男士。这是一股支持的力量,其实除了我们,其他面对打压及牢狱的,也需要这一股关怀才能撑下去。
德国之声:判刑的日子刚好是六四29周年,八九六四时你才三岁,你对六四有多少认知?过往有没有参加六四悼念活动?
梁颂恒:我对六四的历史有是充份认知的,也有参与六四悼念活动。我想89六四告诉我们一个活生生的事实,就是我们面对的中共政权是一个杀人政权,这是不能隐瞒的历史敎训;今天在香港,纵然表面上没有人因为这个政权而丧生,我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会有坦克,会有军人去镇压自己人民;然而,今天我们已经出现了第一批政治犯。我们的刑期不是太长,但是其他,如梁天琦(旺角暴动案),将面对着五年丶七年甚至十年的牢狱,其实和屠杀了他们的人生是没有分别的。
Filmstill Lost in Flames (Nora Lam)
香港独派人士梁天琦被控三条暴动罪,五月判决一条成立、一条不成立、一条未达大比数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