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星期四

卢峰:重手惩治,诿过年轻人的不公与冷酷



来源:苹果日报 






梁天琦等几个年轻人因旺角骚乱案被判刑的一天,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载了一幅组合图,展示着一张张年轻的脸孔,除了梁天琦外还有黄浩铭,罗冠聪,黄之锋,周永康......等。他们不到30岁,正是在人生路上着力奔跑的时候,正是放手追寻理想与梦想的时候。可他们刚起跑就遭逢横逆,被麻木不仁的体制打压,一个接一个失去自由,被关进牢狱,有的被关几星期,几个月,有的像梁天琦被判入狱6年,重获自由的日子遥遥无期。看到这样的组合图片心中只觉悲凉酸苦,不公二字不住在心头缠扰。

硬推伪普选加剧抗争力度

年轻人追寻理想,希望推动社会改革为何变成阶下囚呢?只因为他们想真正当家作主,想落实“基本法”许诺的民主自由与真普选。可是,当权者认为这些都是不该问的问题,当权者想的是不断收紧政治空间,年轻人因此被他们压得透不过气来。试想想要不是北京及梁振英政府把政治对话解决真普选问题的门牢牢锁上,把人大8.31决议硬压在港人头上,把北韩式的伪普选强塞进港人口中要港人硬食,并以此为借口把“基本法”内落实双普选的承诺一笔勾消。市民特别是年轻人怎会如此毛躁不安,一再提升抗争的力度?

正是在当权者的重压下,在亲中,建制派挑衅下,市民包括年轻人决定发出更强力的呼声,希望唤醒社会,希望促使当权者反思0.79天的雨伞运动,数十万人参与的占领运动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而年轻人则被历史洪流与严苛现实逼到台前。可惜,等待他们的是当权者镇压的铁拳,还有公安条例之类没有妥善修改的恶法。雨伞运动期间他们一而再面对胡椒喷雾,警棍与拳打脚踢,雨伞运动后则面对不停的拘捕与检控,蒙上巨大的心理,生活与政治压力。

有年轻人因此变得沮丧与绝望,对现有体制包括执法部门的公正性深怀不满,不想再哑忍。有人因此采取过激行动挑战执法部门,挑战政府,旺角骚乱就是这样爆发的,多个年轻人为此被拘捕,起诉及入狱,付出沉重代价。

可是,没有北京当权者的背信弃义,没有梁振英政府的横蛮无理,没有执法部门的强权,根本不会出现占中运动,更不会令年轻人走上街头采取过激行动。现在当权者却把破坏秩序的暴徒这顶帽子扣在年轻人头上,把责任都推在他们头上,令他们一一从大学走进牢房。这样公道吗?公平吗?

重手惩治年轻人凸显偏颇

在几宗涉及年轻人的案件有判决后,社会对法官的决定作有不少关注及批评,有的指刑期过重过长,有的认为刑罚不合比例。刑期轻重,是否监禁或采取其他处分是法官及法院的权限,只能透过上诉机制处理,希望上级法院纠正。但最让人失望的是多位法官在裁决及量刑时都表明不考虑涉案年轻人的动机,不考虑他们身处的社会政治处境及追求的目标,只把他们当成一般刑事犯看待。

问题是这些年轻人根本不是一般刑事犯人,而是扭曲政治体制下的牺牲者。法官并非活在政治真空环境内,应该晓得香港政治体制的畸形与扭曲,对民众政治权利受压的困境该有一定体会与理解。连这样的同理心也没有,怎能不令人感到原来不管行政,立法到司法都站在当权者的角度看问题?怎能不让人感到整个体制的偏颇与不公?

再跟67年暴动比较。当年才是名副其实的暴动,社会秩序大乱,死伤人数众多,暴动时间长达半年。可当年暴动的主脑如工联会头头杨光也没有受罚,后来还得到特区政府的大紫荆勋章。50年后规模小得多的旺角骚乱,年轻人受到的却是长达6个,7年的监禁。这样的差别待遇公平吗?

特首林郑月娥昨天回应议员提问时斩钉截铁的说,不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旺角骚乱。对林郑及当权者来说,骚乱的源头正是当权者的麻木与不公,她们怎么敢面对,怎么敢自揭疮疤!但是,不正视根源,不承认责任,换来的是年轻世代对政治体制的疏离与抗拒,是难以愈合的社会伤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