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星期四

大学生充当政府线人 高校告密者无处不在



中国高校内的言论自由日渐收窄,近期有多位高校教师因遭学生举报而受处分。有教授揭发当局在高校建立「学生信息员」制度,利诱学生充当眼线,收集教师和学生的言论及思想倾向。评论人士批评「告密」为独裁者管控思想手段,戕害年轻人并造成道德断层。(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近期,再有多位高校教师因课堂言论遭举报后受到处分;上月底,北京建筑大学对该校理学院副教授许传青的处分决定在网上曝光,文件称许传青在去年9月18日讲授《概念论》课程中,发表了将中国与日本进行不恰当对比的「精日言论」,后被学生举报并通过微信群、微博等社交媒体曝光,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校方于今年4月认定该事件为A类教学事故,并给予许传青行政记过处分。

据另一份在网上曝光的举报信显示,告密学生称许传青在授课上,听到许传青发表不太妥当的言论,即亚裔是劣等种族、中国人就是不如日本人等。告密者亦在举报信中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认为许传青的言论是种族歧视,伤害了盼望日后为国家和社会做贡献的莘莘学子的感情。

许传青本月初就事件发表声明澄清,她解释当时在课堂上,试图举出日本学生努力上进的例子,以纠正课堂上不认真的散漫学生,她发出警示称如果中国学生不努力,日本就会成为优等民族、中国会成为劣等民族。

其后有学生向校方进行了断章取义的举报,校党委书记对许传青进行约谈、并密集约谈数十位学生。而举报者依然隐身背后。

有学生在学生论坛上发贴,为许传青抱不平,称告密者的举报内容,扣帽子多过讲事实。更斥责告密者借用权力之手打压有独立思想的老师。

许传青事件之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橘红,今年5月遭处分的文件亦在网上流传。事件发生在今年4月,翟橘红在课堂上批评中共修宪。遭到学生告密,目前已遭严厉处分,包括记过、开除党籍、停职、甚至已被提报注销教师资格。

去年7月底,北京师范大学解聘了网名为「梁惠王」的语言学副教授史杰鹏,理由是史杰鹏「长期在网络上发表错误言论」、「超越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违反政治纪律」等。有媒体报道指出,史杰鹏的网络文章及言论早被一些俗称「五毛」的网络打手和「学生信息员」盯上。

旅美的前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向本台表示,2013年10月,北京大学炮制「教学成绩评估倒数第一」的理由将其解聘,实为对其早前参与联署《零八宪章》、批评时任中宣部长的刘云山、及在课堂上对学生发表时政批评言论的报复。

北大当时的解聘声明中表示校方收到学生对夏业良负面评价信息多达340条。夏业良向本台透露,现在高校里举报有独立思想教师的「告密者」,与早年举报他的「学生信息员」同为一个系统。中共当局以直升保研、留校进入行政部门、派到国外作交换生等条件作为交换,各大高校广泛发展「眼线」。

夏业良说:我是2010年被学生举报,说我讲课有反党、反社会主义。他们是有组织的,担任「学生信息员」有经济上的好处,还有政治上的前途。像这种信息员一个是被要求要汇报老师在课堂上说了甚么不好的话,还有同学在思想上有哪些倾向,这种「特务学生」应该说从来没有消失过。

据近年媒体报道资料,「告密」文化充斥在文革期间;经过上世纪80年代的政治小阳春时代和高校思想渐趋开放的时代,「八九学运」后中共当局在高校建立「学生信息员」制度,2000年左右,中共当局将该制度普及到省级高校;2012年江西省教育厅厅长虞国庆在官媒《学习时报》发表文章称:建立一支涵盖学生、教师、教工等各层次的信息员队伍,制定一套维稳信息收集制度,及时准确把握高校动向和倾向性问题。

美国中央情报局2010年11月份的一份报告指出,在中国校园信息员制度中,所谓信息员其实就是学校里打小报告的线人。夏业良指出,这套校园信息员制度在胡锦涛时代得到强化,习近平时代对高校的思想管理更为紧缩,这也是告密文化更为盛行的政治背景。

夏业良说:「学生信息员制度」在胡锦涛时代得到强化,习近平肯定是变本加厉了,在政治上反抗的这些教师,想办法要从其它方面把他打倒,找理由、组织学生给他差评,用这个理由把他开除掉是最安全、最合适的。从我2013年10月被北大开除后,我估计在全国至少有20个人被开除了。

在夏业良被北大解聘后,2013年12月,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因发表抨击政治制度的文章和声援维权行动遭解聘;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红果不堪体制内打压和监控愤而辞职。诸多高校老师解聘事件中都有告密者的身影。

北京历史学者、时政评论人章立凡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现代管控技术加上无处不在的告密,让民众的生活仿如置身于前东德秘密警察的场景。

章立凡说:鼓励告密这也是独裁专制的一种特征吧,现在我们就生活在《1984》,原来东德的斯塔西也是这么干的。我们大家都知道那部电影《窃听风暴》,其实我们现在就正在经历这一切。就这些正好说明自己心虚,掌权的一方老担心:总有刁民想害朕。如果你是一个自信的政权,你还怕人批评吗?

章立凡也认为大学校园中鼓励「告密制度」是中共最丑陋的制度之一,除管控自由思想和言论外,还将造成一代年轻人道德、伦理的缺失及文化断层。

章立凡说:他在学生时代做了特务学生,到他自己有点权力的时候,他还会把这套东西延续下去。主要是对下一代的戕害,也会破坏这个民族的文化,造成新的道德断层。

美国纽约大学留学生李龙霄对本台指出,他早前曾抗议习近平修宪及无限期连任,并参与「习近平从来不是我的主席」行动。他透露该行动之后曾在社交媒体上发现疑似盯梢者。他认为中共操控年轻学子做眼线的手法卑劣。

李龙霄说:大概有一些人从小就这样被培养成了告密的人,收买别人盯梢、告密,这不是一个典型的独裁政府吗!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钳制别人的言论自由,非常的卑劣下作。

另有海外留学生向本台透露,中国内陆高校的「告密文化」还输出到海外,近期在澳大利亚留学的方嘉澍、日本福知山公立大学的刘耀元先后遭同学举报,在一封促习近平下台及反对镇压少数民族的公开信上签名,举报者称他们「侮辱国家领导人和分裂国家」;美国费城大学交换生郭文轩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亦被举报为「反政府反社会及鼓吹分裂国家」。

夏业良告诉本台,海外的中国学生联合会大多受中国大使馆操控,在海外收集中国留学生批评中共政权的言论。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