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星期五

邓小平特别要求不要追究文革 因为中共承担不起


  
     淡化和美化文革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中共做出这个决议,就是叫大家不要再讨论了,让大家忘记,所以当时有个非常冠冕堂皇的口号叫“向前看”。什么叫“向前看”呢?就是不要再去纠缠历史了。邓小平特别讲到,讲错误“宜粗不宜细”,因为你如果细的话,一追究起来,那全都是中共的罪行,这个中共是承担不起的。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当时那个《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它就为后面这种篡改历史铺垫了基础。那我们当时都记得,《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出来的前后,在80年代,关于如何正确评价文革十年都有一个非常激烈的讨论,那么为什么现在才来淡化或者美化文革呢?当时的讨论其实还是蛮深刻的,还有很多反思的内容。
   
     横河:对,当时因为是想让大家有个机会,我觉得是设计的,有个机会去发泄一下,然后就把它抛到脑后去了。淡化和美化文革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中共做出这个决议,就是叫大家不要再讨论了,让大家忘记,所以当时有个非常冠冕堂皇的口号叫“向前看”。什么叫“向前看”呢?就是不要再去纠缠历史了。邓小平特别讲到,讲错误“宜粗不宜细”,因为你如果细的话,一追究起来,那全都是中共的罪行,这个中共是承担不起的。
   
     文革研究一直是禁区,特别是中共无法控制的研究,国内研究是中共可以控制的,那么无法控制的是什么呢?主要是海外华人的研究。在美国的学者宋永毅,当时在中国大陆地摊上搜集文革小报,后来就被中共抓起来了,被控“盗窃国家机密”。这个特别有意思,外交部还专门宣称过,说是他盗窃了“430公斤”国家机密。这个国家机密按公斤算的,“430公斤”,你说说看,就是文革小报嘛,这种例子就太多了。
   
     比如说高华写了一篇《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学术著作,是讲建政前延安整风的,这个可以说是唯一的,而且是最深刻的,结果只能在香港出版。有人把它买了带回国的时候,在海关还被当禁书查禁了。这个过程很有意思,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海关的官员,他没有任何历史哲学知识的背景,就判定这本书是禁书,不能进口,而且还不在禁书名单上。后来这个带书的人就告到北京,北京二中院判决说是没收、禁止带进来是对的,这个判决是对的。北京二院判了以后,他不服气又告到北京高院,北京高院就否决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就说这本书不应该禁,应该可以带回来。
   
     为什么会折腾来折腾去呢?很可能就是没有更高层的介入,就是完全是从海关一直到中院、到高院,都是凭感觉走,或者有的人认为凭法律走。真正出了问题是什么呢?北京高院判决以后,这个原告去拿书没有拿到;后来这个高院的判决又被莫名其妙的撤销了,这才是中共的政策起作用了,在前面真能打官司,说明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个政策。
   
     这说明什么呢?就是淡化和美化文革是政治的需要,中共政治的需要,现在就更需要了,为什么?第一,中共的整个政权的权力来源是毛泽东的革命和继续革命,这个不能否定,因为它现在权力来源有了问题;统治的合法性来源也是来自毛泽东的革命和继续革命。过去所谓改革开放30多年,它是用经济发展来作为合法性的替代品的,现在经济显然走下行的路了。所以作为替代品的作用消失了以后,它就更需要回到毛泽东的权力的合法性来作为它统治合法性的基础。
   
     所以说不仅文革要淡化、遗忘,几乎中共建政以后所有的政治运动,它都要去淡化,都要去遗忘。你比如说研究土改的谭松,被重庆师范大学开除。而在研究土改之前,他研究反右,曾经被当局逮捕关押了32天,罪名是什么呢?“收集社会黑暗面”,就是调查当时右派的那些当事人,后来因为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关押,那次以后还被取保候审了一年。
   
     出版多次的纪实小说《夹边沟纪事》虽然被出版多年,也在2017年7月下架了,也就是说现在越来越需要去掩盖历史了。而艾晓明教授拍的这个《夹边沟祭事》,电视片是完全被禁的,只能在香港首演,而且导演还受到了公安的骚扰。所以说它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只是说今天更需要了。
   
     来源:动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