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0日星期日

孟泳新:向鲍彤致敬



   
   
      鲍彤在2018年5月23日发表了《 摊开来看看中马主义在中国的作用 》 一文。文章毫不隐讳地向中国人民讲了




     所谓中国共产党革命的胜利,
    首先必须归功于俄共,俄共是中共的亲妈。
    第二必须归功于国民党,国民党是中共的乾妈。
    第三必须归功于日本军阀,他们是中共的奶妈,
    第四必须归功于美国马歇尔五星上将,他的六月停战令使胜利在望的杜聿明将军束手扼腕,使全军濒临覆灭的林彪部队起死回生。
    鲍彤,1932年生人,在上海解放前夕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革命。但他与老革命中的胡耀邦、赵紫阳、李慎之、刘宾雁不一样,今天却能第一个真正反思自己思想发展历程,痛悔自己误入共产党,是第一个老革命中认清共产党本质的人。
    在批判马克思主义这件大事上许多人常犯这样的错误,总认为自己已经批倒批臭了马克思主义,认为就此“终结”了。“终结”这个词也许不少人近年常常听见,其实其中极大部分都是狂言而已,也正如同文化大革命期间到处讲批倒批臭似的。问题出在我们所要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是一个主义,是一个有它“独创的哲学基础”的“系统化了”的意识形态。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其实十月革命前 ,沙皇就已经自动离开了皇位 ,根本没有开炮, 那有什么炮声 ) 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俄共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列宁独创的民主集中制和金钱武器赞助的脯育下,中国共产党壮大成长。经过了二十八年的努力,终于夺取了政权,建立一党独裁的专制社会。如果把一个人对仅仅一件事,如六四运动的认识算为一度认识的话,鲍彤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不同于平常人的惯性思维,不落窠臼,能采用上溯其源、下推其流的思维方式,能将自己对六四运动的认识上溯到文革、反右、镇反土改、解放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合作、共产党建党初期的认识再次地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从而完成了他的二度认识,才能得出如上面引用他鲍彤的那个结论。凡象鲍彤这样凭着自己实际的感受和亲身经验,不仅从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的认识高度出发,还从对共产党各阶段的真实历史实践的认识高度出发,经过综合分析,才能达到他的二度认识。
    错误与犯罪。这是一对众人非常熟悉的词汇。但时常为人们所误解或误读。如有人解释道,“错误,南辕北辙,这叫错误。但心是好的,批评教育即可。 犯罪,是存心把事情弄坏,置人于死地。”这里面有个出发点心好和心恶的区别。问题就出于何人的心是善的还是恶的,拿什么来证明是善是恶呢?也不能用医学上的解剖手术把心脏拿出来看看,是善是恶吧。(这种科学主义的方法根本是行不通的。)百度上讲,“犯错误,一般指轻微的,犯罪就比较重了,触犯法律,是会被判刑的”。这里讲的是,错误和犯罪的区别在于法律。这似乎说到一点实质,但还是不完全对,问题可要比想象的复杂多得多。比方说,甲行走在路上,突然,被从路旁持枪的乙打死了 。也许你会说,乙持枪打死甲 ,乙是有罪的。 按共产党的法律,杀人要偿命的。但是,在八九年六月四日,一个个人,一群群人,在北京长安街上,被手持冲锋枪的解放军活活地打死在路旁。至今没有一个有罪之人受到清算。是错误呢还是有罪呢,始终是个迷。也许有人会说,解放军是为了保护人民的利益的,是解放军打击暴乱分子的。
    康德在《论永久和平》中提出了“道德的政治家”与“政治的道德家”之分别。他说:我固然能设想一个道德的政治家﹙亦即一个将治国的原则看成能与道德并存的人﹚,但却无法设想一个政治的道德家﹙他编造出一套有助于政治家的利益的道德﹚。这句话可称得上康德历史哲学的精华之精华。共产党“编造出一套有助于政治家的利益的道德”,什么为了保护人民的利益啊、什么打击暴乱分子啊。如果六四的青年学子们是暴乱分子的话,最起码应该是把他们一个个抓起来,通过合法的法庭审判,有他们的辩护律师到场,定罪之后方可处死。这句话起码就说是,共产党严重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的规定及公正审判权所要求的享有受合格的法庭审理的权利和享有律师帮助这二项最基本的权利和要求。共产党是有罪的而不能说仅仅是犯了错误。共产党是康德所“无法设想的一个政治的道德家”。从上面鲍彤的话可以看出,鲍彤已经明显地认识到,共产党不是犯错误,而是犯罪,对人民犯罪。凡是能从历史哲学和法哲学的角度上认清共产党犯罪的事实,我们就说他达到了三度认识的高度。
    要清楚,今天所有的民主运动的参与者,除极个别的象鲍彤那样的老革命老掌权者外,都是在红色大染缸中受共产党的党教育长大的。结合中国民主运动这几十年的现况分析,大部分民运分子认识的思想境界还都属于,共产党有错误要批判的,从而在这样的框架内来来回回地兜圈子,看似热热闹闹似的。比如说,在海外中国民主运动中成立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并每年举行活动。 我们说,胡耀邦赵紫阳是中国共产党中难得的有良心的人,但他们毕竟都还是共产党高级干部,对胡耀邦赵紫阳的纪念得有一个度,有一个界限,有一个杠杠(制度条例规定的界限),如果又是一味地颁奖又是无限度地吹捧崇拜,明显远远地超出这样的一个界限。又比如说,共产党推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民主运动中也有人鼓吹起,胡适是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第一人,与共产党去争抢功劳来了。多么可笑的表演啊。又如王沪宁应该是批判呢?还是吹捧呢?这是中国民主运动必须搞清楚的问题。王沪宁从出道到连续辅佐江、胡、习三代中共中央总书记,被外界称为"中南海首席智囊",今日已经混到共产党七首之一,在他这二十三年宦官生涯中,请查一查民主运动的斗士们中有没有、有多少批判的声音。而恰恰相反,从去年到今年在民主运动的斗士中还真有人不断地传来,与王沪宁拉关系、攀亲戚的鼓噪声,真是今古奇观。岂不知,王沪宁是处理刘晓波案自始自终的直接主管。够了,就说到这。要知道,共产党犯有危害人类罪不是简单的错误,而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我们要把中国共产党永远地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此外,我们还要看到,仅仅批臭了马克思主义还是不行的,因为它是“系统化了”的东西。要有破必须还要立。当下,推翻由列宁所独创的民主集中制这一个从引进至今已经统治整个中国近一百年的制度,创设适合自由与民主的新秩序的新制度。这也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博讯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