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星期五

中国再传退伍军人维权集结号:西南地区越战老兵集体行动



来源:VOA 



香港 — 中国西南地区越战老兵团体日前号召、采取集体行动,抗议维权过程中遭受殴打。有越战功臣则对中国现实社会极度失望。不过,当地有关退伍安置部门人员似乎三缄其口。



集结号



6月14日维权网说,“重庆市伤残军人组委会”和“贵州省参战老兵”,昨晚发出紧急通知,号召旗下老兵6月14日到四川德阳和绵阳的政府广场,抗议越战伤残老兵在维权中遭受殴打,要求讨回公道。

报道说,中国退伍军人近期维权活动遭到严酷打压。继河南漯河抓捕退伍军人事件后,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近日又发生殴打伤残军人事件。

民生观察(CRLW)报道,6月12日晚,伤残军人李峰正在家里休息,中江县缉庄派出所四名民警强行闯入,对其拳打脚踢,并且铐起来殴打,还往其五官部位喷辣椒水。李峰战友前来声援,民警举枪威胁。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一些退伍军人手拉横幅,抗议警察殴打退伍军人,横幅上写有“中江”字样。

地方说法

美国之音星期四午前,分别查询四川省德阳民政部门,以及绵阳城区两个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德阳民政部门一位接电话的人员说:“不知道。没有负责这个,没有负责这个。”

绵阳城区高新区退伍安办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情况不太清楚。网上的东西不一定准确。”另一个退伍安办的人员也说,除了政府优抚安置专业这一块,其他一律不了解。

团级访民

中国退伍老兵动员的最新维权活动详情还有待披露。不过,退伍军人大型维权事件近期的确更加频发,因为社会上仍有大批军队上访者。蔡学文就是其中之一。这位前北京空军后勤部团级干部上访十多年,迄今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针对四川德阳退伍军人被打事件,他对美国之音说:“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压制人家,这完全是违法行为。问题得不到解决,还不让上访?(记者:您的问题解决了吗?)没有。现在这些官僚,根本不为民着想,没有办法。我是空军后勤部正团级转业,至今没有给安排。按照政策是应该给安排的,不给安排工作,还什么都不给,什么待遇都没有。”

军人“娘家”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被称为5700多万退役军人“娘家”的“退役军人事务部”4月16日挂牌。该机构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加快机构改革和职能整合,建立健全集中统一、职责清晰的退役军人管理保障体制。

对此,蔡学文认为,中国基层的很多实情,上面并不见得知道。他说:“下面是拍胸脯啊,对上拍胸脯,他们隐瞒啊。上面到哪去检查工作或者视察,底下都把好的一面给你看,不好的一面就捂住了。对问题历来都是这样样子,长期不解决也是工作作风问题。上面考虑今后部队的稳定问题,到底下,这些跟他们的关系不大。”

功臣长叹

再来看越战老兵、省部级劳模、一等功臣刘树生所写的维权评论。他说,又有老兵被打,我已愤慨至极!老兵维权,通常争取经济待遇,但是,因争取待遇被维稳,说明中国之大,人权缺失。既然如此,“还要那待遇做什么?”

刘树生说,待遇还未实现,又被维稳的屈辱套在身上。昔日报国誓言和现实生活的反差,滋生出一场场上访,一次次抗争。他说,这是一个“过河拆桥的社会”。

刘树生还说,现在一些老兵选择逃避,更多的人沉默,只有少数依然抗争,而这些人,前景暗淡,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