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

陈汉中:为胡平们辩护



我并不会因为与胡平们是朋友就毫无原则地为他们辩护。每一个人都是生活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空中的,跳出那个特定的时空来评论这个人的轨迹,是不客观的。忽略了二十九年前的那个特定时空来“设置”、“要求”一个自以为是的轨迹,有强人所难之嫌。




每一个人的知识面都不可能达到【全面】,犯错误总是难免的,X + Y = 1可以有一亿个正确的答案,而4 的开平方可以是正2,也可以是负2,强调自己的答案是唯一正确的答案,会让人们回味起【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苦涩。
金融大海啸时期,当股票大崩盘之际,我逆风而上,游说家人投资美国汽车股,我的论点是:1)美国是汽车制造和汽车使用大国,汽车工业是美国经济的支柱工业,政府不会坐视不救,任其垮台。2)外国车尤其是日本汽车之所以能够在美国横行霸道,主要是关税问题,只要关税染上‘保护主义’色彩,美国汽车工业就可以‘柳暗花明’。3)由于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知道政府预算中有这么一条规定,大凡动用政府预算购置的车辆,必须是纯正美国本地生产的美国车。基本上所有警用车、公务车、邮用车等等,都是清一色【美国车】。所以,美国汽车工业不能倒,也不会倒。于是,家人与我都大举投资汽车股。我们的做法是将所有的美国汽车股都全买了,理论是:就算美国汽车产业必须倒闭重组,也不可能全军尽墨,资金会流向苟延残喘到最后的那只美国汽车股票。
我在福特汽车跌到六美金一股时大量买进,跌到接近五美金一股时再加码。然后,福特反弹,不少亲戚在福特股票反弹到八美金一股时都放手了,只有我和弟弟继续看好福特汽车。后来福特汽车的股票回升到每股九美金时,我与弟弟商量放空福特股票,等它跌下来再买进。我认为设置九点二美金全部放盘出清,弟弟认为图个吉利,设置九点三八美金全部放盘出清福特股票,九是长久,三八是生财发达(广东话)。其结果,福特股票冲到九点三三美金就掉头下滑。第二天跌破九美金,太太说:‘你马上以市场价沽清还来得及。’我犹豫了一下,第三天竟然跌破七美金一股,无可奈何被套牢。太太气得直跳脚:‘什么九三八是久生发,我看其实就是够三八!’亲戚朋友们都赚了大钱,唯独我被套牢,太太骂了我十年:‘不知道“见好就收”,下坏了一盘好棋!’看来,还要骂到我进了养老院以后才可能罢休。
虽然,大批福特股票被套牢,我对美国汽车产业继续“看好”,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的股票越跌我越加码买进。当福特汽车股票跌破两美金一股,通用汽车股票已经跌破每股一美金,我坚信福特汽车一定可以撑到最后,渡过危机一枝独秀,于是果断放盘通用汽车,将资金全部投向福特汽车。家人基本上持怀疑态度,我告诉他们,如果美国的支柱工业倒了,美国的经济就垮了,整个国家就可能破产了,“覆巢之下焉存完卵”?今天不搏杀,更待何时!就当作‘为美国牺牲’好啦。在福特汽车股票跌近每股一美金的时候,我仍然力排众议,以“殉国”的情怀孤注一掷,在福特汽车股票的最低价大举买进,我不下地狱,谁下?!
正当我像谭嗣同那样缓步走向菜市口的时候,期待中的奇迹果然降临了,福特汽车股票起死回生,强劲反弹,回升到每股两美金、突破每股三美金、冲上每股四美金,亲友们纷纷来电探询,奔走相告,夸我‘好眼光,够韧力’,并且相续开始疯狂入市抢购。我担心这次金融大海啸不会轻易退场,会有“双底”、甚至“三底”出现,于是,在福特股价接近每股五美金时放盘,基本出清,等待将来它跌下来再买进。尔后,福特汽车的股票价格扶摇直上,竟飙升到每股十三美金。太太骂我是“两分钱一个鸭头——-只得一把嘴”,弟弟们评点我是‘理论正确,战无不胜;操作失误,越败越勇。”




社会运动的变数和不可预知性比股票市场复杂千万倍,‘理论正确,战无不胜;操作失误,屡战屡败’的例子不胜枚举。在二十九年前的那个特定时空中,无论是‘胡平们’还是‘共和国的孩子们’他们的特定轨迹,既是历史的偶然,又是历史的必然,他们的所作所为,实属难能可贵,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弥足珍贵!妄自菲薄他们,只能够证明我们自己本身不够成熟,无损他们在那段历史上的光辉。某些二十九年以后,还以‘理论正确,战无不胜’自居的朋友,对‘胡平们’指指点点,汉中敢问:‘阁下对“胡平们”和那段历史了解吗?知道多少?’




06/1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