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星期三

未普:对中国强硬为何获得美国朝野的共识?(上)



美中关系及美国的对华政策正面临重大转折。从去年年初开始,美国朝野动作不断,来自政界、军界、外交界、学界和商界的反思声音此起彼伏。各界人士对美国一系列政治、经济、外交政策等问题看法不同,但对中国强硬,却有许多共识。

要想探讨美国社会为何达成对华共识,不能不了解从去年年初到现在发生在美国各界的几个重量级对华政策讨论会及其出版物。首先我们要提到的是2017年12月18日出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报告。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国家安全战略。特朗普政府在报告中将中国定性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称中国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

有评论说,这种说法一点儿也不稀奇。克林顿当总统时称中国为战略伙伴,小布什时称中国为竞争对手,奥巴马执政又改回战略伙伴,现在特朗普又改为战略竞争对手,这个改变只是回到原来共和党的路线上而己。但各种迹象显示,这一次特朗普重回共和党路线,绝非简单回归。

将中国定性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对中国应当更强硬,是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罕见的共识。民主党参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对特朗普对华强硬方针的罕见支持,就是一个例子。他今年三月和四月在不同的场合表态支持特朗普对中国强硬的政策,他说,相较于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我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和特朗普总统更接近一些,那些人让中国太随便了,我们确实需要强硬一些!”

两党在对中国强硬问题上的共识,其实早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不久就有体现。2017年2月,一个由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组成的两党特别工作组,联合发表了一份报告《美国对华政策︰给新政府的建议》(U.S. Policy Toward China︰Recommendations for a New Administration)。专家们说,鉴于中国在亚洲越来越强硬、在经济上越来越重商主义、在国内政策上越来越压制,他们敦促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姿态。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个特别工作组于两年前成立,以便为下一任总统提供建议。两党特别工作组达成共识,即美国需要坚定自己应对中国问题的决心。该工作组敦促政府在亚洲保持强大的军事存在,采取新的政策和外交工具,包括制裁、针对贸易争端的诉讼,以及采取对等措施等等。

对两党的政治精英来说,中国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担心美国正在输掉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是美国两党把中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因而要对中国强硬的主要原因。那么美国军界、学界、外交界和商界的精英们又是因为什么具体原因,主张或赞成对中国强硬?

我们先来看看美国军界。从美国国防部官员的表态看,他们显然担忧,在美国数十年失败的对华政策下,美国对中国的军事优势正在被削弱。美国国防部负责战略与军力发展的副助理部长柯伯吉(Elbridge Colby)今年一月份在五角大楼回答记者问时表示,美国对中国的军事优势正被削弱,特别是在海事、航空航天方面。他认为,美国现在面对的现实是,中国几十年来正在勤奋和专注地侵蚀并阻止美国的军事投射能力,因此美国在认清现实后,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

为什么美国学界也主张对华强硬?有报道说,美国需要直接与中国竞争,已经在美国学界几乎呈现一边倒的态势。这种说法反映在一些著名学者对中国问题的观察上。他们认为,中国试图取代美国在全球的主导地位,以推广非民主价值的现状,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普林斯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在今年二月的国会听证会上反思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他说,美国意图使中国成为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中的一部分,最终实现政治上民主化的对华策略失败了,中国目前的策略是要取代美国在东亚乃至全球的主导地位。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曾表示,中国当局利用实力在世界推广非民主价值,支持非民主政权,对全世界民主进程起到严重的阻碍作用。政治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对习近平修宪举动评论说,中国在政治发展的道路上正在倒退,“一个不受控制的威权政体会是一个很大的危险和负担”。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