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星期三

专访:“西方攻击叙利亚违反国际法”



美国、英国、法国对叙利亚的军事目标发动袭击,以惩罚阿萨德政权疑似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西方国家到底能不能采取这样的军事行动?德国之声专访了德国左翼党政治家、汉堡大学的国际法专家派希教授(Norman Paech)。
Syrien Raketenangriff (picture-alliance/AP Photo/H. Ammar)
美国、英国、法国对叙利亚的军事目标发动袭击,以惩罚阿萨德政权疑似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
德国之声:西方国家周末攻击叙利亚的行为,是否违反国际法?
派希:显然违反。此事没有经过联合国安理会磋商,没有获得安理会的必要授权。参与打击的这几个国家,本身并没有遭到攻击,因此这也不是自卫行为。所以这次军事打击不具备国际法层面上的合法性。
德国之声:可是,叙利亚政权使用毒气,西方国家难道不应当发出警告,告诉他们这已经跨越了红线?
派希:您这是在暗示阿萨德政权确实使用了毒气。但是我们应该先等候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调查结果。西方国家现在对阿萨德使用毒气的判断,受到了多方质疑。事实根本就不明朗。在事实得以澄清之前,我认为只能采取政治干预手段,而决不能进行军事干预。
德国之声:如果能证实阿萨德确实使用了化学武器,那么西方的军事打击就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合法性?
派希:并不是。即便我们能证实阿萨德使用了化学武器,军事干预依然需要有安理会的授权。以《联合国宪章》为代表的相关国际法明确规定:除非遭受袭击后的自卫行为,否则任何国家都不能自行采取武力。即便行使自卫权,该国也必须向安理会报告。如果获得了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的确凿证据,同样必须要诉诸安理会,就政治手段、经济手段或者军事手段进行磋商。
德国之声:由于俄罗斯的存在,安理会在叙利亚问题上面临困难。
派希:确实如此。但是在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发动了军事打击,那也是明确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当时的情况并不像现在这般歇斯底里,当时安理会压根就什么也没做。大多数情况下,采取政治或经济制裁都是更为正确的措施,而不是直接进行军事干预。我们知道、大部分欧洲国家也都表示,叙利亚问题只能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如果我们相信此问题确实只能政治解决,那么我们就应该贯彻这条路线,而不是立刻采取军事手段。
德国之声:您认为,这场冲突无法用军事手段来解决。可是,军事行动难道不是唯一能让阿萨德明白的方式吗?
派希:我不认为是这样。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尝试。奥巴马总统曾经在干涉叙利亚局势时说:我们不与阿萨德谈判。当时,美军在叙利亚发动了空袭,那当然也是违法国际法的。对于阿萨德这样的受到联合国承认的合法政权(legal),大家必须先尝试和他进行政治谈判,即便大家认为这政权不具备合法性(legitim)。
德国之声:我们探讨一个原则性话题:以恶制恶,您认为这样的做法有多大的意义?
派希:完全不认同。一报还一报不能够是政治解决方案。面对难解的困境,寻求一条其他道路,而不是直接采用军事手段,这就是外交。如果已经陷于战争状态,那么政治手段就是唯一的出路;而且这条出路不能踏过倒地的失败者。现在,绝大多数国家应该都一致认为,因为化学武器而发动的军事干预最终没有实现任何目的。.
德国之声:叙利亚的战争已经延续了7年。国际法遭受侵犯的现象到底有多频繁?
派希:经常发生。而且不仅仅是阿萨德政权违反,美国、土耳其、以色列的军队也有触犯国际法的行为,这意味着对联合国宪章体系的重击。那些嚷嚷要采取军事手段的国家,现在应该扪心自责,并且尝试在国际法框架下解决问题。
德国之声:英国首相还有美国总统现在都面临严重的内政问题,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正在为国内的铁路职工大罢工而头疼。他们会不会因为内政困局而倾向于今后再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这种破坏国际法的危险有多大?
派希:确实很大。回顾过去的军事干预行动,比如英国前首相撒切尔派兵夺回马岛:内政危机经常通过对外行动来解决。这是巨大的风险。我们必须密切关注英国首相梅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处境。他们很有可能出于内政原因采取军事行动。
德国之声:德国是否有能力进行调停?
派希:我希望能这样。但是,看看现在的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ss),我对此表示怀疑。不过,也有可能默克尔总理会说:"我们不参与军事行动,和军事上的歇斯底里保持距离。"默克尔总理可能会要求大家回到谈判桌前进行政治磋商。但是,就目前来看,德国政府内并没有就此形成多数意见。
德国之声:您对德国外长马斯表示质疑,这是为什么?
派希:在我看来,马斯的言论明显是在为英国、美国、法国的强硬措辞撑腰。所以我怀疑他不具备外交勇气,他无法冷静地对他们表示:"不,这样不行。"我们必须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叙利亚问题,而且不能把阿萨德政权撇除在外,不能去试图改朝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