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8日星期一

梁国雄:狱里狱外,顶硬上

1012日,林郑月刚步入立法会议事厅,正要为其“旆报告”答问之际,我在旁听席高呼口号抗议,旋即遭数名撵走。7月初,我亦为“全民退保”、“全面商业街”、“标准工时立法”,冲着这名尊贵呐喊。所不同者,用是当时我尚是议员,得以跻身直扩其非,而现时系狱的16名政治犯,仍未遭重判报复,因而口号并未有“释放政治犯”而已。

短短三个月,威权政治面目狰狞,已在习近平“三权配合,高效管治”的律令下,暴露得!林郑月娥奢谈的“社会共融,与民同行”语音未落,就已变作“权贵共融,与民为敌”。所谓和谐,其实就是掌权者坐地分肥,沆瀣一气,威逼利诱,消灭异己!

然而,在我执笔之际,却传来包括公民党、民主党、专业议政等十数位议员欣然到林郑官邸共管和,籍午宴互相交流。一荣一损,座上客与阶下囚均属政府所谓之反对派,确是令人不能不深思。泛民在7月四位议员遭剥夺议席时,扬言的不合作运动,到底伊于胡底?16名政治犯尚在狱中,政治检控方兴未艾,月底20名“占旺”抗争者判刑在即,林郑伸向他们的橄榄枝,又岂非打向政治受难者的大棒?

而且,尽管午宴言笑晏晏,议会却是磨刀霍霍。建制派剑及履及,已经展开修改议事规则的前期程序,进一步议员本已形同虚设的监察权,贯彻三权配合的方针,令民主派难以施展拉布策略,为抵制政府大权独揽、行政霸权而抗争,甚至连反对派为民喉舌、揭露弊陋,鼓动民气的宣传鼓动,亦要加以限制,使之聊备一格!

简而言之,习近平7月访港,奢谈的和谐,其实就是要一切异己力量归附于威权统治之下,由中共政权直接发施号令,特区政府雷厉风行,不容任何抵抗以至异议。由此而论,林郑月娥政府不过是傀儡,所谓“求大同,存大异”的“宽松和谐”,不过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温馨版本,泛民主流以为“林郑新政”与“狼英祸港”有所不同,乃是一相情愿。两者稍有区别,只在于前者战战兢兢忠实执行,不敢籍以营私,后者则变本加厉、改弦更张,徇私牟利。

今年初,泛民主流不惜“下海”,于特首小圈子选举时力撑薯片而痛诋林郑,于今日指望林郑优于狼英,不过如出一辙,乃是寄托专制者良心发现,自我改革!殊不知威权政治绝不见容异己,要籍暴力维护特权,进而巩固其私利于永远。当权者于不同情况下策略有异,不过是形格势禁使然,民间抵抗力量叠起,则自然不敢贸然镇压,施展怀柔安抚,一旦民运受到挫折,又必然张牙舞爪,务求赶尽杀绝。

回顾20年特区历史,2003年万人空巷上街抗议,逼使中共政府强加《国安法》于港人头上的《基本法》第23条立法胎死腹中,泛民力量由此大盛,民意高涨;中共遂饬令祸港七年的董建华下台,摆出和解姿态,承诺普选有期。到港共物产梁振英上台之时,中共已是跻身全球资本市场的大户,不但财大气粗,更是本港既得利益集团代理,又岂不恶形恶相,颐气指使,竟凭人大常委“八三一决定”,以“筛选”代替“普选”,扼杀港人民主自治于未然。

20149月,“雨伞运动”爆发于酝酿逾年的“占中”预演中,乃是港人不忿屡次受权贵玩弄,而不得不奋起犯法抗命使然。占领行动无功而还之后,中共惊魂甫定,遂决定斩草除根,将异己力量逐步剪除,以绝后患。梁振英借港独坐大制造舆论,祭出国家安全、民族大义的令旗,不竭抹黑攻击议会内外抗争为外国势力指使,对激进派痛诋极毁,就是为打压反抗运动定调。然而,却适得其反,两次选举都受民意摈斥,建制派出尽法定,圴以落败收场。犹其在特首选举,本地财团见民意反弹,遂捧曾俊华为候选人,挟专业界别小圈选民角逐,寓讹诈于竞选,籍此讨价还价,向中共政权讨一杯羹!

此所以,特首选举之后,习近平来港耳提面命,高调召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方权贵训话,一再强调“三权配合、高效管治”的老调,新贵林郑及其班子,以于等而下之的积极官吏,又焉得不心领神会、争先立功。“施政报告”云云,不过是一张执行清单而已,既要立竿见影,推行各项纵容大陆财阀在港渔利的政策,又须政治酬庸,安抚本地财团,让之得着特权活化囤地,与前者分肥,亦籍此利诱牵涉其中的专业中产俯首,至于基层大众,则以小恩小惠麻醉,凭蝇头之利收买人心!

一手送萝卜,一手砍大棒,其实都如当时以薯片作统战之饵,用意在于孤立敢于抗争的激进派,消灭这枚眼中钉,向主流泛民示好,不过是施分而治之,逐个击破的惯技!

毫无疑问,政治检控,陆续有来。打击一部,势及全体,逼迫已到,退无死所。

显而易见,劫贫济富,势在必行。济弱扶倾,义无反顾,全民抗争,不由之路。

狱里狱外,不分你我,逆流而上,身先士卒!

真龙已来,莫做叶公!民主派,顶硬上。

文章来源:社民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