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翻墙”攻防战:举国围剿下,VPN 真的可以被干掉吗?



翻墙术的演进:从代理服务器到 Shadowsocks。图:端传媒设计部
[…] 从工作原理上说,“墙”就像一个邪恶的邮差,只要看到你的信封上写上 Google 或 Facebook 等网站的地址,就会直接将信件丢弃。
但借助一台位于境外的代理服务器作为跳板,人们仍然可以绕过“墙”,去访问到想去的地方。就好像你将一封希望寄给 Google 的信,先寄给一位认识好邮差的朋友,再由他帮你转寄给 Google。
[…]
然而在今年1月22日,中国工信部公布了《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规定“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专线(含虚拟专用网络VPN)等其他信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基础电信企业向用户出租的国际专线,应集中建立用户档案,向用户明确使用用途仅供其内部办公专用,不得用于连接境内外的数据中心或业务平台开展电信业务经营活动。”并决定当日起至明年3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工作。
6月1日,备受争议的《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它赋予了监管部门极大的职权、强化了网络运营商的责任和义务,又要求对个人用户实行严格的实名制,从三方面入手,建构了一个无所逃遁的天罗地网。
7月开始,翻墙软件开发者和使用者被警方骚扰的消息不断传出。“网际飞梭”作者在 Twitter 上分享了自己被抓原因及过程,称警方通过他在应用页面留下的客服QQ查到自己IP进行定位,之后上门执法,强硬要求他将软件下架,最终他不得不同意。他其后也发文表示,以后也不会再上架“网际飞梭”,“相逢有时,后会无期。”
[…]
防火长城仍在不断迭代升级,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对翻墙软件进行封杀;与此同时,它又借助强大的国家机器,从源头上消灭翻墙业者,制造恐怖,最终令渴望翻墙的用户没有工具可用。
“要绝对安全,只有两条路:一个是不做中文版,包装成类似 ExpressVPN 这样的海外公司;另一个……”老 A 在群里提出了自己的应对办法,“我前天见了一个朋友,他说他认识工信部的人,可以帮我申请 VPN 销售许可证。这样就可以彻底洗白了。”
“申请这个资质是有要求的吧?”小王问道。
“肯定要按官方要求,记录用户身份,保留用户日志,到时候上面如果查下来,要什么数据就给他们。”老 A 说道:“其实没几个用户在意隐私的,他们只要能翻墙就行了。而只要有人用,我们就有钱赚……”
在炎夏的酷暑中,让人不禁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文章来源:端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