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香港《前哨》老总吐苦水“强力部门”恐吓无日无之



被北京视为反中乱港的志《前哨》,其受到所内地“力部”跨境法恐吓,几乎已是无日无之,该杂工及属不断受骚扰恐吓甚至架,今年5月,总编、主笔双双辞。前哨老刘达文打破沉默,日前接受苹果日报专访,揭年与力部周旋,近期被逼到角,“以后凡前哨工、家属有甚么三两短,一定是大黑警做”。




铜锣湾书店被强力部门跨境执法灭门,苹果指有人扬言下个目标就是香港政论杂志前哨。
刘达文接受访问时说:“(强力部门)恐吓我们员工,5月底一个执行总编辑的阿妈90几岁,受不住压力就辞职。第二个是重要写手,透过他的儿子的公司,强逼儿子再逼父亲就范。一个月两个人被逼走。大陆梅州、湛江、贵州,好多作者和朋友受骚扰,反正怀疑系前哨作者,就恐吓他。等你毫无新闻和消息,也没人手,围死你。”
报道指,刘达文位于荃湾的办公室以前几乎每月都有广东国安来访:“就坐在你那个位置同我倾谈。发现我们内容敏感,国安会提意见。(他们)搞我,否认是非法,只是话交朋友。八十年代我在《争鸣》做编辑时就有,沾上(他们),你就没办法脱身,除非反面。反面你在明,他在暗,好吃亏,只好对话,所以我捱到现在。”
刘达文举了一个双方妥协的例子:10年前广东“客家帮”接班人李嘉升官,前哨准备发文揭其在梅州的贪腐,消息外流,广东政法委书记陈绍基要求公安部派员到港劝阻前哨刊登此文,包庇之下李嘉直到今年才因贪落马。
前年初前哨一篇《习近平极左无政改意愿》披露许多国安部内幕,国安上门要刘勿登续篇,刘拒绝,只肯删去敏感字词:“我问有没有泄露国家机密?有没有造谣?他们说暂时没有发现,我说那我凭甚么理由不登?如何向作者交代?我照登。佢们很生气,捉刘太(妻子)恐吓我。”
报道指,铜锣湾书店五子被捕同期,专案组还拘捕了一名前哨财务员工,直到今年6月刘达文才透露其实是他太太。当时刘太回东莞探亲,在室内与朋友聊天,管理员称楼下漏水骗开门,十几个便衣大汉冲入,甚么证件都没有,将她绑架去派出所,问前哨内部情况,作者是谁等等,刘太被吓坏了。
此后,刘达文与强力部门的交往中断。刘太被非法禁锢,儿子也在深圳被跟踪调查,说不担心是假,“搞你很容易,法制是假。抓了李波,国际如此大负面影响,专案组阿头仍然升官。肯定中央纵容恐怖活动。甚么是依法治国呢?大不了好像绑李波一样的绑我回去!”刘坦言自己只能是被绑回去,因无回乡证,从回归前就登上内地入境黑名单。
66岁的刘达文在东莞长大,经历饥荒、文革,直到30岁才来港与父母团聚,八十年代在争鸣杂志做编辑,参与过八九六四黄雀行动联络工作。1991年刘创办前哨,灵感来自1989年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周南一句“香港是反共的前哨阵地”。对他来说,香港与那回不去的“国”唯一分别就是自由,尤其是讯息自由。
文章来源: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