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胡平:从若干小事看刘晓波的人品


读到不少怀念刘晓波的文章,其中谈到晓波的若干往事,令人感触良深。

北京的资深民运人士何德普在社交媒体上写道:2003年11月6日我被法院判8年徒刑,妻子贾建英在回家路上(旁听完宣判)接到刘晓波电话,请她去他家吃饭。晚饭是刘霞做的,刘晓波陪着贾建英说话。刘晓波被抓捕后,贾建英按照狱中何德普提供的尺码为刘晓波缝制了一个厚褥子。2000年初许多被判重刑的政治犯家属都得到过刘晓波的支持。

在何德普的帖子后面,四川的异议人士欧阳懿等好几个人都跟贴表示,他们也得到过刘晓波极大支持。可惜现在没法子支持刘晓波。

现居美国的独立笔会会员蔡楚写文章回忆刘晓波,提到12年前的一件事。蔡楚说:“刘晓波于2005年9月19日白天接到笔会会员杨春光的妻子小蔡,从辽宁省盘锦市打来的电话,说杨春光因突发脑溢血,于凌晨三点逝世。因我主持杨春光的文集,对杨春光比较了解,晓波上网与我商量怎么办。我建议笔会应发布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没有想到,晓波当天就乘火车去盘锦市杨春光家。由于不熟悉道路,晓波 直到深夜才找到杨春光家。晓波对杨春光遗体告别并慰问其家属后,小蔡表示经济困难,晓波立即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笔钱,送给小蔡后才匆匆离开。后来,我从美国打电话给小蔡,她告诉我,晓波私人送了她一千元。而晓波从不提起此事,这件事显示了晓波为人的真诚和大气。”

余志坚先生,是在八九民运期间向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画像泼洒颜料的三君子之一,不久前因病去世。他的妻子鲜桂娥女士得知刘晓波去世的消息后异常悲痛,写文章悼念。鲜桂娥在文中特别写到:“我们2006年婚礼时接到他的电话,志坚用尊敬和兴奋的声音和晓波先生交谈,而我,快乐得直跳。”

刘晓波坚守国内,和国内的异议人士始终保持密切联系。很多遭受迫害的异议人士本来和刘晓波没什么来往,甚至连面都没见过,但刘晓波对他们都亲如兄弟,除了把笔会的资源最大限度地为狱中作家们服务,还常常拿出自己的稿费帮助他们。很多因言获罪者的家属,如杨子立的妻子、杜导斌的妻子、刘荻的外婆等,都接到过刘晓波慰问的电话或电邮。作家师涛因在海外网站发表文章被判处十年重刑。师涛此前与刘晓波并无直接交往,母亲前去探监时,师涛悄悄告诉母亲,有事找“波”。可见师涛对刘晓波是何等的信任。

必须强调的是,这种信任不是靠四处宣扬作秀做出来的,而是由许许多多的默默无闻的小事,通过长年累月的积累,经由人们的口口相传才建立起来的。它最有力地揭示出刘晓波的人品。

上面提到的这些小事,如果不是刘晓波去世,当事人通常都不会写出来公诸于世。外人一般也就无从知晓。长期以来,有极少数人到处传播不符合实情乃至于蓄意编造的故事,攻击和诋毁刘晓波的人品。这些攻击和诋毁无疑都是站不住脚的。这一点,只要看看刘晓波所享有的广阔人脉和巨大信任就清楚了。就以零八宪章签名运动为例。我们知道,在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303人中,刘晓波一个人联系和征集的签名就有70多个,是征集的最多的。不少人接到刘晓波的征询,连宪章文本都没认真看就答应了。这可不是赶时髦凑热闹,因为大家都知道签署零八宪章是有政治风险的,是极其严肃的大事。他们之所以连宪章文本都没认真看就答应签名,就因为他们充分信任刘晓波。

除了零八宪章签名运动之外,刘晓波还带头发起过多次联名信呼吁书一类集体行动。刘晓波之所以能成为这些集体行动的主要发起者组织者,除了他思想敏锐、笔头快之外, 那也是因为他有亲和力,人脉广,可信赖。国内的海外的、华人洋人、体制内体制外、老年中年青年、学术界文化界法律界新闻界、民运人士维权人士独立作家艺术家,很多人都愿意和他打交道,愿意和他合作。虽然说对刘晓波不满者也不乏其人,但平心而论,在异议阵营中的头面人物中,又有几个--如果有的话--比他更孚众望、更有人缘呢?这难道不雄辩地证明了刘晓波的人品?这样的人品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和景仰?那些对刘晓波人品的攻击诋毁无疑是错误的,也注定是徒劳的。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