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9日星期三

林傲霜:又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从香港风云谈到中印争端



提要:
对《中英联合声明》这样慎重庄严并在联合国备了案的两国政府签订的国与国之间协议性文件,按国际法是具有永久性的。即使政权更迭,一般来讲也要继承前朝政府所签的协议。何況大陆中共政权并未出现此种情况。此外,则只有该国政府被革命所颠覆,新政权才可能宣布不承认被颠覆的政权与外国政府所签订的某些条约或协议。但中国大陆更无这类情况发生。才签订三十多年,实施起始才二十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却被中共政权突然间一“变脸”就把它说成是早已“作废”的“历史文件”!如此不顾国际常识的胡言乱语,完全是对国际法的极端蔑视和严重践踏!
赵紫阳与撒切尔夫人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网络图片)

民间一个笑话说,某人抓起一块石头欲打仇人,豈料石太沉,自己力不支,石头反落在自身脚上。于是乎就变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个俗语。不料这种发生在草民百姓身上的破事儿,有时候也会在“大人物”、乃至自称“泱泱大国”当局的身上发生。其社会“效果”自然比发生在草民身上大得多。

遥想当年,毛泽东在党内本已一言九鼎,大权在握。头把交椅坐得稳稳当当的。那时的中共党內,从上到下根本就没有人要搞什么资本主义。但老毛却真像“习总” 在骂外国人时说的那样:“吃飽了没事干”。 成天花天酒地,三宫六院享不尽荣华之余还要疑神疑鬼。总以为他死后,别人要鞭他的尸,要挖他的“祖坟”。 于是乎悍然发动“文革”,要揪出“睡在身旁的赫鲁晓夫”。 于是把中共在全国的党政“摊子”全部打烂,搞得鸡飞狗跳。成百上千本来忠于毛的臣奴,被整得家破人亡。至于老百姓则更遭了大殃。直接、间接因此而死亡者高达一千万人。毛泽东搬起的这块“石头”, 不但把共党“组织” 打烂了,把民众也打惨了。然而最后这“石头”,却落在了他自己的“脚背”上。毛一死,他的老婆、侄儿便鎯铛入狱,变成了反革命。而按照当时毛制定的国家政策。反革命的直系亲属就叫“反革命家属”。属于“黒五类”。 毛泽东与江青并未离婚。夫妻肯定是直系亲属。所以无论毛睡水晶棺,还是制成木乃伊,这反革命家属的身份是鉄打的。而且是毛泽东和中共的“国策” 规定的。并非“敌对势力” 诬蔑。这难道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不搞文革哪会发生这种事?

人们常说,历史的悲剧有时会重演。殊不知历史的闹剧与丑剧同样也会重演。大家知道,1984年中、英两国政府签订了庄严的国际协定。即1997年英国将香港的主权移交与中共北京当局。而中共则保证在香港实行“一国兩制”。这便是举世皆知的《中英联合声明》的基本内容。是中英两国政府对英国政府将香港移交给中国而签署的一个国际性协议文件。该联合声明于1985527日中英双方互换文本后生效,并在联合国秘书处作了登记备案。然而1997年中共完全接管香港后,根本就不想履行“一国兩制” 的承诺。而是一步步地把中共的那套一党专制的货色搬到香港来。例如坚持立法会议员选举搞“小圈子” 伪选。“特首”普选要由中共控制的“提名委员会”来决定谁是“特首”侯选人。香港的独立司法,最后决定权要由中共的“人大釋法” 来加以定夺。甚至香港民选的立法会议员,中共背后指使其代理人,以莫须有的什么宣誓不合规范,便将其议员资格加以剝夺。尤其对媒体的新闻自由,更被中共严加管控、并用收买媒体,控制媒体股权,然后撒換正直敢言的主编、记者,强迫其媒体“自我审查” 实则就是只许给中共唱赞歌,不许批評中共…… 如此等等。甚至北京当局更放出狠话:香港特区政府的一切自治权都是中央给的,给多少才有多少,不给便什么权也没有。如此赤裸祼地把大陆的一党极权与人治強加于香港。所谓“一国兩制” 早已名存实亡!

中共当局上述的倒行逆施,理所当然引起香港民众的不满,愤怒与反抗。也受到许多民主国家政府首脑,议员,民主进步人士义正词严的批评。作为当事国的英国于是向中共当局进行严正交涉。吁其遵照《中英联合声明》保障香港的一国兩制。孰料此时北京当局竟摆出一副“赖账” 的姿态来应对此事。2017630日,也就是中共接管香港20周年前夕,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向媒体发表谈话时,竟公然宣称:“现在香港已经回归祖国怀抱20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希望上述人士认清现实。”中共如此蛮不讲理,自以为得计,自以为是搬起了一块“石头” ,可以回击一下英国政府的正义批评和香港要求民主,要求兑现一国兩制的广大民众。然而它收到的却是全世界普遍的谴责与嘲笑。

世界各国舆论纷纷指出,对《中英联合声明》这样慎重庄严、并在联合国备了案的两国政府签订的国与国之间协议性文件,按国际法是具有永久性的。即使政权更迭,一般来讲也要继承前朝政府所签的协议。何況大陆中共政权并未出现此种情况。此外,则只有该国政府被革命所颠覆,新政权才可能宣布不承认被颠覆的政权与外国政府所签订的某些条约或协议。但中国大陆更无这类情况发生。才签订三十多年,实施起始才二十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却被中共政权突然间一“变脸”就把它说成是早已“作废”的“历史文件”!如此不顾国际常识的胡言乱语,完全是对国际法的极端蔑视和严重践踏!

接着更有輿论指出:中共可以开如此恶劣的先例,就难免别人不会“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例如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就是比中英联合声明在时间顺序上更早了多年的“历史文件”。 哪一天中共惹得老美不高兴了,人家还不是可以“依样画葫芦”说:什么“一个中国原则”? 什么“上海公报”,“ 中美建交公报”这都是“历史文件”, 因而“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 “不具备任何约束力”。 此外,如 《中日联合声明》、《中俄联合声明》,等等也是中共与其它国家的联合声明,中共现在“带头” 作了这个“表率”, 那么人家也可以说,那是历史文件,是废纸一张。既然你中共都不遵守,凭什么要别人遵守?至于中共天天拿着当棍子打人逼着台湾总统蔡英文作“答卷” 的什么“九二共识”, 更是个連文件都没有的“口头表述”。 如果蔡总统把这个“口头表述”也称为“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兩岸政府“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倘如此,中南海诸公除了哭笑不得,不知还能说什么?这不仅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而且更是因中共先开此例,而“授人以柄”,豈不是作法自斃 吗?若按此办理,甚至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吿是否也都是“历史文件”,因而“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 “不具备任何约束力”? 

中共大约也自知太蛮横无理,78日中共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徐宏在香港出席国际法研讨会时,才強词夺理地宣称:中共的这一说法只是响应国际社会以“中英联合声明”指责中方,但中国从未否认《联合声明》是一份协议,并已登记在联合国秘书处因而“不能说没有(法律)效力”,但徐宏接着又说,“没有条文赋予英国就回归后的香港有任何权力”。徐宏的此一说法完全扭曲了国际协议概念,徐宏此意无非是说,国际社会无权质疑、批评中共在香港任何胡作非为。这是专制者权力傲慢的自我大暴露

中国有句俗话叫现眼现报 本来因果报应” 一语源于佛家的说法:你今生的遭遇,都是前生种下的所产生的。但是现眼现报或者说“现世报”则认为,它是你今生造下的,在今生就吃到了苦果 用以比喻转眼之间就遭到报应,就在中共对《中英联合声明》大讲恃強蛮横之语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另一件事发生了。从20176月以来中国和印度的军队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小国不丹边界对峙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印度是不丹的传统盟友,在军事与外交上对不丹拥有保护和指导权。而不丹至今不与北京建交。却愿接受印度保护与指导,这当然是不丹的选择与内政。因而此次印度派兵,就是应不丹的请求介入该地制止中国在争议地区修路,北京却指责印度军队进入了中国领土。并称该地区领土无争议。于是双方各执一词都说自己有理。不但大打嘴仗” 更劍拔弩张!

而中共方面认为该地区“领土无争议”,其根据则是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已划定了西藏与锡金的边界。《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又称《中英藏印条约》,是1890年(光绪十六年)317清朝与当时还受英国统治的印度加尔各答签订的有关西藏事务的条约。北京便以此条约认为中国现在与不丹的边界不存在争议。由于錫金早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便与印度合併而不是-个独立的主权囯家了。而现在的印度也早已独立,不属英国统治了。当年签此条约的滿清政府更早已进入历史愽物館。所以这比之于才签署了三十多年的《中英联合声明》按中共外交部的逻辑,那更绝对早已是“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不再“具有任何约束力” 了。印度完全可以不承认英国殖民统治它的时候与一个早已不存在的滿清政府签的条约。这比北京认为《中英联合声明》对它无约束力,理由更充足十倍。而中印在洞朗对峙继续下去,中国必然失分,因为中国一直把自己摆在无人敢挑战它的“超级强国”位置上,因此,印度强硬面对中国,等于向亚洲其它国家发出信号----中共其实是色厉内荏的纸老虎。而这-切不都是中共自己造成的么?

这也正应了那句俗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或者要说得更多点文艺性,不妨借用《红楼夢》中雪芹先生对凤姐儿的评语:机关算尽太聰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201782日完稿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