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8日星期二

陈光诚:有感我的好友许志永出狱


昨天在去办公室的途中与两周前刚刚出狱的许志永兄弟通了电话。他的声音依然如故,只是多出了一些沧桑与无奈。四年的冤狱一天也没少的坐完了,被中共视为敌人者一旦入狱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待遇,党不会使之如一般入狱者那样有减刑或假释的机会。有的甚至刑满释放也仍无自由。

多年来,志永兄弟为了中国的社会公正、法治和公平教育等不断的努力奋斗,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了出来。为中国走向民主做出了许多铺垫性的工作。

2005年,我因揭露中共灭绝人性的暴力计划生育遭中共派人从北京绑架回山东非法拘禁在家里。10月4日,许志永、李方平和李苏滨一行三人到山东临沂东师古村我的老家去看我,被中共党政人员及雇来的打手强行阻挡在村口。我在众多村民的帮助下冲出数十人的围困,跑到村口与志永兄,方平兄见面拥抱。可是很快他们被中共以谈话为名带到镇上。他们走后我才觉得左腿的迎面骨火辣辣的疼痛,才发现被土匪弄出的伤口在流血。

随后他们与恶吏的谈话因中共毫无诚意胡搅蛮缠而告终。之后他们坚持要回到村里看我,没想到刚走到邻村就被中共唆使的公安假扮的打手持续殴打,一路边走边打近2公里。很多邻村的村民见证了这一流氓行径。

后来我在监狱时恰好遇到一个叫尹计胜的当时参与其中的协警。他说: “当时党委安排了公安假扮当地百姓殴打他们, 110和120的车都跟在后面不远的地方。”他们没有还手,而是选择了报警,报警后共安谎称他们和当地的百姓打架,又把他们带到了派出所,最后被强行押送离开。

时至今日,12年过去了,我的好友一多半都进过中共的监狱或正在狱中,无论他们有多么的温和,都被独裁者所不容。事实上,我的朋友们中没有一个激进者,他们都善良的认为可以而且不断的努力去和流氓讲道理,希望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来解决问题。

中国共产党具有天然的排他性,也许独裁者都这样。如果你要求他遵守他自己制定的法律,或不愿被他奴役,他就会把你视为敌人。面对共贪党这样一群毫无人性的豺狼,我想有识之士是时候考虑既然陆路不通,应该怎样走水路了。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