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日星期三

刘霞姐弟持续失联 诗歌手迹公布显厌世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7月13日因肝癌病逝后,其遗孀刘霞至今下落不明。据每天守候在刘霞家楼下的民众反馈,到8月1日,刘霞仍未回家。此外,流亡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7月31日公布了刘霞去年写的诗手迹,其中二十多次重复“我厌倦了”。有友人表示,刘霞近年来厌世情绪严重,令人担忧。
刘晓波病逝后,刘霞被有关部门带走旅游,中国政府至今隐瞒其下落。早前有消息指,刘霞已返回北京,但其后该消息获其家属否认。
刘霞的朋友胡佳接受本台采访时称,早前获知刘霞消息的途径现已全部堵死,有消息透露二人还在云南,现在每隔几日就有民众自发到刘霞家查看是否有亮灯:
“被动或者主动地我们分享这些情况的状态之下,现在完全没有了,能证明当局给了刘霞、刘晖多大的压力。我们现在能够确认的就是,云南当地的朋友这样奇怪的回应,不确认也不否认。到现在为止我们每天找人去看。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刘霞家的灯光再重新点亮。”
与此同时,刘晓波夫妻友人、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日前披露了一份刘霞去年所写的诗歌手稿,其中“我厌倦了”四字重复二十多次,如“我厌倦了只能看不能走的路”、“我厌倦了无语的年年月月”、“我厌倦了牢笼”等。廖亦武指出,当时刘霞的妈妈得绝症,弟弟戴罪在身,她的抑郁症和心脏病多次发作,却无人可倾诉,而狱中的刘晓波却不知其情况。
对此,胡佳指,读刘霞的诗强烈感受到她厌世的情绪:
“这一点国保都不否认。刘霞在那边,第一是防控刘霞和当地人接触;第二就是防止刘霞自杀或绝食。刘霞现在所反映的诗句在过去几年我们也看到,她绝望、恐惧、厌世。刘霞真有可能从楼上跳下来。我们最为担心的就是,刘霞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积累,她会不会也多少有某种女性因为精神压力而带来的身体上的疾患,比如类似乳腺癌这些东西。”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的消息指,刘晓波坐牢后,给刘霞发出的信件,刘霞未有收到。家属估计,刘晓波为刘霞写下很多思念的信件或文字,但要等与刘霞见面之后才能知监狱发还了多少。
关注事件一名异议人士称,刘晓波已经成了烈士,当局在等事件降温:
“他也是出于严防死守的考虑。刘晓波得诺贝尔奖死了就变成了烈士。作为烈士遗孀,当局会感觉很恐惧,不好处理,放出来担心她会不会说什么。特别是刘霞本人她希望能出去,刘晓波刚刚去世,外界关注热度还比较高。”

文章来源:RFA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