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綦彦臣: 弱智治理导致经济崩溃



引言:“完法”思想之败
 
无论什么样的制度体系,它都依靠人来运行。而想把人完全纳入一个法律体系,严丝可缝执行法律指令又完全没有可能。到目前为止,中国基于本土文化的制度偏好还是“百代行秦政”,但秦从方伯到天下之主,“奋六世之余烈”加上嬴政不懈努力,建立起统一国家与强悍法律体系,只统治了一代半就崩溃了。
 
究问历史,秦朝之错在商鞅。商鞅的思想是“完法”与愚民相表里。“完法”是要有一部超级法律(“使法必行之法”)保证所有的已定法律得到有效执行。秦朝没实现,今天仍没实现。
 
一、妄议内容敏感不公开
 
尽管中共党章近似于“使法必行之法”,但无论M项规定还是N条禁令,等等规制,都没能收获百分之三十的效率。所以说,今天不是什么周永康、令计划流毒没肃清问题,更不是薄熙来、王立军流毒没肃清问题,而是商鞅流毒在起作用。
 
“完法”追求没有制造出全系性愚民,相反,愚官到处是。这种现象不但大大降低了制度效率,还使制度的正当性降为负值。乡镇小官骂老百姓“给脸不要脸”成了旧闻,但是,翻版不断有:某个合同制女交警与办事者对骂,说“领导就是有特权,比老百姓优先”。虽然主管机构辞退了女交警,但是,“她说的是大实话”成了网络跟帖的最经典。一场对骂让北京权力中心的“八项规定”全成废话了,让北京权力中心的“密切联系群众”一文不值了。此等状态岂止在社会底层存在,就是在权力高层何尝不如此?比如,今年六月的一个时政话题是“有些大老虎落马前还在谈反腐,有人痛批周永康”。
 
现已暗淡的政坛明星孙政才在三月份时,还大讲对中央巡视组指出的问题“照单全收”,但肃清“薄、王流毒”不力肯定是下台的最重要原因。尽管如此,普通公众仍然不知道“薄、王流毒”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还有,妄议中央的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人已经交付审判了,但他妄议的内容是什么人们还是无从知晓。倒是有一个厅级官员的妄议在境内完全回避后,在境外被爆料了:习近平所说的“撸起袖子加油干”,被该厅官戏谑为“撩起裙子使劲干”。
 
二、中下层财政持续困难
 
任何苛酷的“完法”追求都会附加一套严格的道德说辞。这不但造就“刁民”,而且,还会让愚官偏好政治正确的表演。比如,前面说到的“大老虎落马前还在谈反腐,有人痛批周永康”。所以说,当今中国陷入弱智治理的窘态,在某种程度上,是“亚文革”——绝大多数官员都像“文革”时期的第二号权力人物林彪,“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由于“亚文革”状态,“经济政变”就成为境外分析的高频词汇。
 
其实,何止经济决策层的一些人要“政变”,就是中下层官场不明说之,也是实行之。比如,在楼价方面,北京权力高层说“楼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三四线城市在北京有话前,卖七八千(一平米);有话后,卖到两万。在楼价方面,三四线政府太像“万岁”与“毒手”的策略了:公开批评几家低价备案、高价售楼的开发商,而背后则鼓动“卖更高的价”。再比如,中下层政府的事权大、财权小之状没有改变,相反,由于经济下行,经费紧张日甚一日,为了勉强支撑,加大罚款与收费力度在所不免,截留高级财政款项在所不免。
 
我接触过一个村级案例:县级财政拨了六十万修建标准村级公路(打造“精品村”),连接县域主要干线;但两年才修了二百多米,路没出村。表面上是村干部贪占了拨款,实际上是镇政府挪走了大部分——几十号人得“人吃马喂”呀!
 
三、国企改革不可能推开
 
最近,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在湖南的一个专项审计结果,发现专项涉农资金“有百分之六十八被盘剥,遭六层拔毛”。事实很残酷,但是总好于“六十万、二百米”的情况。简单地说,由于底层财政困难,“雁过拔毛”已经是常态。这个常态意味着经济崩溃已经临界。
 
为了防止经济崩溃由系统性金融风险引发,北京权力高层打算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但这只是个表皮上的延缓之策,中国经济的实质问题是:要维持中央与省两级财政生存,就必须做大国企;要谋求经济改革,就必须对国企体系下手。对于这是个两难境地,即便反对中国经济崩溃判断的英国经济学家埃里克·卢思(任职法通保险)也告诫说:“国企改革是一项艰巨任务,如果出现大规模失业,还可能导致社会动荡。”
 
然而,所有反对中国经济崩溃判断的外国经济学家,不管他们是否拿了中国政府的好处(服务于“大外宣”的报酬),他们使用的都是“有毒数据”。也就是说,他们赖以说明中国经济情况的数据来源于中国层层造假的统计结果。层层累加的假统计数据为愚官体系所必需。比如说,为了维持中央和省两级的便捷财政收入,国企业绩成为经济事务中的重中之重,结果,就有了“八家央企‘花式’弄虚作假,平白多出两千亿收入”之类的现象。
 
结语:两大国际推动因素
 
两千亿虚增收入只是冰山一角,所有的假收入本质上是从银行“搬来”的钱。国企尤其中央级的贷款之方便无须细说,但这个流程终会将经济推到崩溃地步。为了防止崩溃伤害,财富阶层在拼命往境外转移财富。
 
中国热切希望的市场经济地位,在外交关系很好的欧盟那里得不到承认。这意味着中欧经济关系会有巨大风险。其次,美国继续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而且,首次双边全面经济对话没有任何成果,连记者招待会都没法开。这意味着中美贸易战随时会发生。中欧经济关系风险与中美贸易战爆发都是中国经济崩溃的国际推动因素。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