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中国人权律师孩子受株连无学校可上



持续两年多并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中国709抓捕案继续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揭露湖南709律师谢阳遭受酷刑而受到严厉打压的北京律师陈建刚星期三透露,他7岁的孩子再次被受到当局压力的学校拒绝入学,面临无学校可上的局面。
北京维权律师陈建刚8月2日在微信上发消息表示,在费尽心机、周折和麻烦后找到一家私立小学为儿子申请就读,早已收到入学通知并交纳所有费用,但是星期二收到学校招生办老师的来电,表示北京通州区教委通知,不能录取他儿子上学。
教委施压
今年5月中旬,陈建刚的妻子为儿子上学曾联系一所私人小学,该学校几天后告知,派出所通知学校不让接收她的儿子。招生老师表示,学校询问派出所具体原因,但派出所不说。招生老师称,觉得很奇怪,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作为709抓捕案湖南律师谢阳“煽颠”案代理人的陈建刚律师,今年1月19日在网上公布谢阳自2015年7月11日被拘捕后受到酷刑的详细会见笔录,引发国际社会震惊。随后,陈建刚受到当局的严厉限制和打压,被多次约谈,甚至被限制人身自由,所在律所被整顿,代理过案件的所有具体情况被查阅,被禁止会见和强迫中止辩护资格等等。在巨大压力之下,陈建刚3月不得不表示“休息”半年,停止办案。
愤而不惊
陈建刚律师的妻子邹少梅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对孩子上学受到当局再三干预感到气愤,但并不惊讶,因为不少维权律师的孩子上学都受到了当局干扰,发生了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应发生的孩子不能上学的事情。
邹少梅说:“对这样的遭遇我也不觉得奇怪了,因为我们身边很多律师朋友的孩子也是被这样的对待。我们的所有的资料都是合法的,并且当时提交资料,教委那边是立码是通过的,然后那个录取的通知书都出来了。突然间就说是学籍有问题,觉得就是故意嘛,故意刁难。这次说是教委给学校打电话,肯定也是上头给他们的旨意。”
故意刁难
邹少梅表示,唯一让她感到气愤的是有关部门有意折腾她们,让她们费尽周折之后才说不能入学。不过,这种受体制束缚的学校,不上也罢。
她说:“现在我也看开了,我也不可能用这事来影响我的孩子。对,我觉得这样的学校不去也罢了。他们都是受体制内控制的学校,所以去不去都算了,我觉得无所谓了。刚开始觉得气愤是什么,气愤是我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去搬家,你知道吗?我一个人本来带着两个孩子,从找房子、收拾,然后搬这里,为这都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你要是早不让我们上学,你就明确说了吗,你就坚决说,不可能让你们在这边上学,你就明说。你不要等我把家都安顿到这里来了,费了这么多周折,你才说不让我们在这边上学了。”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四联系北京通州区教委小教科,接电话的男子称这类事情不归他们管,让记者联系招生办,但是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几次拨打北京通州区教委督导室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侵害人权
陈建刚律师7岁孩子上学的权利受到侵害,令许多维权律师和网友非常愤怒。有律师表示,当局这种做法是对已经加入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粗暴践踏,同时也违反中国自身的法律。
有网友表示,那些实施株连、剥夺孩子受教育权利的官员,是人权恶棍,是马格尼茨基法案惩处对象,呼吁海外人权组织将这些人权恶棍的信息报送已经施行该法案的美国政府备案。
美国国会去年12月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授权美国政府通过拒绝签证、取消已有签证、冻结在美财产、禁止在美交易财产等方式,对世界各国侵犯人权者及腐败官员进行制裁和追责,后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成为法律。
海内外十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今年1月在美国西岸的旧金山和东部的华盛顿成立两个“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系统搜集中国人权侵害者和贪腐者的案例、数据和证据,撰写关于人权侵害者和贪腐者的报告,以向美国政府提供具体的证据。
此前有报道说,包括陈建刚在内的许多人权律师多年来一直代理敏感案件,为众多民主、异见和维权人士、访民、信徒等提供法律服务,成为制约当局的力量。许多维权律师因此成为当局打压的对象,而其家人也在租房、孩子上学等方面受到株连,遇到刁难。目前仍在押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儿子、被判三缓四回到家中的李和平律师的女儿,近一两年在注册上幼儿园或学校时,都受到有关当局干预,只能在家自学。


文章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