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4日星期五

专访:王岐山受益最大 习近平后继乏人



德国之声:"影子银行"在中国金融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由于近年来的激增已经对中国金融稳定构成威胁。这个问题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
史宗瀚(Victor Shih):影子银行有两个定义。有一种完全是银行体系以外的金融融资行为,这对个人的影响比较大。例如最近的善心汇事件,但是这种影子银行对整个银行体系本身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而卷入这种庞氏骗局的人一般并不会持有大量存款。而且中国人民币存款超过一百万亿元,而行骗者最多骗到几百上千亿,比例相对较小,所以对整个体系的影响较小,对社会的影响反而大一些。
另外一种影子银行的定义是银行间和官方金融机构之间的互相融资行为,这里的数额是非常大的,最近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其中有一条指出,(截至2016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指商业银行从事的不列入资产负债表,但能影响银行当期损益的经营活动)余额超过253万亿人民币,其中可能有重复的部分,我算的这个数字至少是50万亿元。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约70万亿元,因此50万亿元占了很大的比例。但是,总体的风险并不是很大,因为人民银行在时刻关注这个银行间的操作,如果出现问题,人民银行就会印钞发给有问题的银行,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德国之声:几周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称,金融安全已经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主持此次会议。这样的举动和表态释放出何种信号?
史宗瀚:显示出他比较重视这个问题。不只是国内的专家,国际上的专家,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也知道中国的债务总量非常庞大。非金融债--所有政府和企业从金融机构借到的钱--的总量是现在GDP的3倍,这是我计算的结果。中国国内一些专家算的是2.5倍。中央政府也知道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但是,我觉得,金融工作会议虽然很重要,但是内容上有互相矛盾的地方。比如它提到网络金融(e-finance)、创新以及外汇方面的一些改革。同时它也强调稳定。但问题在于,如果要稳定的话,就很难创新。因为市场上要创新,就会带来某种程度上的不稳定。
Victor Shih (UC San Diego)
中国政经问题专家史宗瀚
德国之声:有中国媒体对此次会议的解读是,金融稳定已成为十九大之前中共领导层的工作重心之一,甚至有人称其为当前第一要务,其重要性甚至高于债务控制。您怎么看这种解读?
史宗瀚:我觉得完全正确。这也是这个会议的最大矛盾,它要降杠杆。但如果要降杠杆的话,就会爆发金融危机,因为中国本身的债务量已经非常大,而且很多都是不良债务。不良债务唯一比较稳定的处理方法就是借新还旧--银行提供新的贷款代替旧的贷款,否则,债务人根本无力偿还。因为现在中国很多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去偿还利息,如果银行不发新的贷款,马上就会出现问题。所以,所谓降杠杆在中国是不可能的。中国政府说要降杠杆,银监会出台一些政策,但是结果都行不通,他们发现真的这样做,就会出现不稳定的局面,大量的企业都不能偿还债务或者支付利息。整个金融体系都会出现问题,因此只有加杠杆才能维持下去。
德国之声:谈到十九大,您去年十月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就预言中共最高领导层在十九大期间将出现大规模人事变动。前不久,重庆前市委书记、入""热门人选之一孙政才意外落马,令外界更加关注十九大高层人事安排。网上甚至流传多份入""名单。您自己心中有一份这样的名单吗?
史宗瀚:我没有入常的名单。但是我估计,跟习近平多年有关系的人会受益。我是用一些数量分析来预测入政治局的人选。这里我不仅有一个名单,因为用数量分析会产生好几个名单,大概有十几份。但是正确与否,十九大开完后才知道。我其实一直都没有看好孙政才,当然他被抓确实令人感到意外。我之前以为他会去政协或者人大。现在很显然,习近平在党内的权力颇大。如果过去和习近平或他的亲信没有长时间交情的人,要想升到政治局和常委是比较困难的。因此现在外界都在讨论胡春华是否会进入常委,我对此持保守态度。
德国之声:您做的这一量化研究,是否可以解答以下问题:习近平阵营已在中共高层占据主导地位?这一地位将在十九大后持续?
史宗瀚:我们定义了党内的125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包括所有省的书记、省长、军区司令员和政委,以及某些部门的部长,例如我们觉得公安部比民政部重要。125个位置里,习近平阵营的人占了约十几个。以前胡锦涛的人曾占过二十几个位置,十八大后,(胡锦涛阵营的)位置就减少了,有落马的,也有正常退休的。十八大之后到现在,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王岐山,并不是习近平。王岐山通过各种手段,包括反腐,把自己人安排到关键位置上。
德国之声:按照中共内部所谓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67岁以下可留任,68岁以上卸任)的不成文规定,现年69岁的王岐山应该无法留任。但也有不少分析家认为他反腐有功,可能会破例。然而,现在流亡美国的富豪郭文贵不断爆料,矛头直指王岐山。您怎么看他这种难以预料的政治前途?
史宗瀚:对,他是否会留任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很难说,我猜他应该会留下来。
德国之声:有这种猜测的理由是?
史宗瀚:我估计是为了要达到均衡。王岐山帮习近平查了众多官员,而且都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官员,如果现在让王岐山退休,对他个人而言,风险还是比较大的。唯一能保证他个人安全的办法,就是让他继续担任国家领导人。毕竟现任受到的保护要比退休国家领导人更好。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让他退出常委,但还是会担任国家副主席或者政协主席等职位,由此继续受到很高级别的保护。而且习近平和王岐山应该是多年的朋友。
德国之声:您一年前肯定地表示:"习近平至少在二十大后还会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您现在还是这个观点吗?
史宗瀚:当然,因为现在没有什么明显的接班人。而且不会选出接班人,最有可能是刚刚成为重庆市委书记的陈敏尔,但他还比较年轻。他之前在工作上与习近平也有关系。听说,也曾帮助习近平编辑了《之江新语》(《浙江日报》的《之江新语》专栏刊发了两百多篇习近平以笔名"哲欣"发表的文章)。陈敏尔当过多地的地方领导,也有一定政绩。但是(中央办公厅主任、有习近平"大内总管"之称的)栗战书曾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指出, 一定要有一个"最有经验"的总书记作为核心。现在看来,没有人比习近平更有经验,因此总书记还会继续留任。
采访对象:史宗瀚(Victor Shih)任教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UCSD)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他的研究重点包括中国政治精英群体、中国地方财政等。其撰写的《中国的派系与金融》(Factions and Finance in China )被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称作"了解中国经济的10本书之一"。目前史宗瀚正在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