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4日星期一

禁锢及殴打吓怕林子健 不再参与政治活动更收声


2017年8月13日,林子健(小图)社交网直播解释,因为恐惧事后没即时报警。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表示,暂没资料显示林子健声称被带走的经过。(林子健facebook视频截图、政府新闻网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2017年8月13日,林子健(小图)社交网直播解释,因为恐惧事后没即时报警。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表示,暂没资料显示林子健声称被带走的经过。(林子健facebook视频截图、政府新闻网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警方继续追查民主党员林子健被禁锢及殴打事件,但警方指暂时未发现被掳走的资料;而林子健指事件令他受惊,不会再参与政治活动,亦会“收声”。(戴维森  报道)
在事发后,林子健被质疑没有即时报警,更有指他是自编自导自演;而警方要求再同林子健会面,进一步提供事件的资料,但林子健就表示因为头痛,暂时不会与警方会面。不过,他在社交网作出直播解释,在事发后因为惊和紧张,所以回家。
林子健说:当你1个人惊的时候、紧张的时候,亦没有想到是否报警的时候。全身肮脏,我就洗澡。我感到很大的压力和疲倦,我不会再参与任何高度的政治活动,我会“收声”,我是1个懦夫,我只求家人平安就够了。最好是可以走,我明天就走,我不是逃避这事件,我觉得很疲累。我没心意要做英雄,我不是刘晓波,我是1个很普通的人。事实上我也很恐惧,不想再现这个“游戏”。
他又说,最初并不希望报警及开记者会讲述事件。
林子健说:我妈妈曾受过共产党的折磨,所以她很惊,是事实来的,反对我开记者会及报警。其实我在周五(11日)希望只去看私家医生,拔了那些(钉书)钉就算了。
林子健又否认有报道指,他被人掳走的位置改口供;他强调自己没有改口,亦从来无误导警方。他指事发当日在旺角砵兰街买球衣后,途经其他地方,再去油麻地,被人掳走的地点的确是油麻地。他亦表示,被掳走过程中,绑架的人曾批评他的“习近平下台”言论,但在记者会上没有说及这段情节;他相信是有人想藉他令公众错觉,以为事件是出于权斗。林子健又不满在调查过程中,向警方透露的详情被传媒披露,已向警方反映。
警方就案件作出大量查证工作,探员周日(13日)下午到旺角上海街一带,向商户查询闭路电视情况。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出席公开场合后对传媒指出,案件暂时列作非法禁锢、伤人及刑事恐吓案,现时由西九龙警区重案组调查。他指出,目前调查聚焦2个方向,包括报案人声称犯案人的身份及背景,但目前未有资料显示林子健声称被带走的情况。
李家超说:第1方面是针对报案人所说被带走,身体受伤害,以及受到恐吓的刑事行为;另1个方向是针对报案人声称犯案者的身份和背景。目前来说,未能显示和当事人所声称被带走的经过。任何案件的受害人,应该第一时间去报案,这对警方蒐证及追捕疑犯都有帮助。
被问到事件会否影响公众对一地两检的信心,行政会议成员黄国健表示,如果有一地两检后,才有类似事情发生,可以归咎于这个安排。
黄国健说:即使退10,000步来说, 这件事是真的,刚倒转证明,就算没如果有一地两检,也会有这类事发生;没有意思的若将2件事合并来看,如果你说现在有发生,那与一地两检有何干?
黄国健指出,事件曝光后受到社会上一些质疑,是否有内地执法人员在香港执法,相信有待警方调查,才能够水落石出。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