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姜维平:清除“薄王”余毒,愿陈敏尔走活棋局


有一位youtube网友在留言中这样写到:姜老师伟大,薄王时期,重庆的冤假错案成千上万一个也没有平反,郭文贵的遭遇就是中国民企不敢说的心声,全国90%的民企老板支持你和郭文贵。并希望你通过视频多多揭开重庆唱红打黑时期的冤假错案的“铁盖子”,把周薄王的余毒和余党统统的揪出来,如,黄奇帆(原市长)、王廷彦,(现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他是朱明国从海南钦点到重庆的亲信,也是王立军的同盟军,是黑打得力干将,是忠于薄王和朱明国的死党,是力阻重庆冤假错案平反的罪魁祸首之一、钱锋,(原重庆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黑打操盘手)、余敏(重庆高检检察长,黑打操盘手)、林育均(现司法局局长)、黄明耀(现重庆高法常务副院长,黑打和力阻冤假错案主要干将)、陈盛才(重庆高检副检察长),黑打干将,力阻冤案平反,梁天(重庆高检副检察长),力阻重庆冤案平反,易元平(重庆市公安局打黑办主任),他是薄王时期黑打干将,协调全重庆专案组黑打工作,血债累累,现在还在做恶,他串通王廷彦和专案组毁灭证据,熊峰(091专案组黑打干将),……伟大正义的姜先生,我们支持你,你将名留青史,必有后福。

假如摒弃这段话里,令人肉麻的吹捧和恭维的言辞,仅取其中具有历史意义的内容,就对目前中国重庆的变局,抱乐观态度,也持忧患意识,有清醒的认知和紧迫感,才可获得深刻的理性启迪:以前,有人对“薄熙来事件”后的重庆及全国形势的发展,得出粗浅的“这仅仅是一次权斗”的结论,与其责怪这些人,不如狠批孙政才的不作为,他接掌重庆大权5年,既未全面肃清“薄王”余毒,也未彻底揭批“薄王”余罪,也没撤换余党,更未平反一些“薄王”制造的冤假错案,进而未给中国民营企业家一粒“定心丸”,使他们心存余悸。我归纳的“四余”是重庆问题的实质。

何为“薄王”余毒?依据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5年所搞的一切,概括起来,就是“二次文革”,“唱红打黑”的思想余毒,它来自文化大革命的10年动乱,隐藏在薄熙来及许多中共高官的血液里,也流淌在许多愚民的血管里,它叫“阶级斗争哲学”,用老毛的话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还说:10亿人口,不斗行吗?于是,“薄王”编造,虚构,包装了640个黑社会,拘留,抓捕了上万人,非正常死亡数千人,追逃多达10万人,一个不到百万人口的忠县,就有27个追逃小组,整个重庆黑打期间,判刑了6000多人,一些民企老板掉了脑袋,在2009年,重庆有数十个“打黑”基地,无视法制,肆意妄为,轰动了全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大连记者李朝奋,在2009年2月3日,与笔者巧遇在大连飞往北京的飞机上,他告诉我,薄熙来在重庆抓人抓“疯”了,凡是不顺从他的人,都要强加罪名,关到看守所,造成重庆看守所爆满,李朝奋说,这是对法律的践踏,重庆完了。薄熙来搞“二次文革”没有好下场。

我想,只有深刻了解薄熙来的人,才知道薄熙来“打黑”的阴险目的:用文革手法,抢钱买官,与往昔“文革”不同的是,之所以薄熙来能以“文强案”,吓“傻”政府的公务员,像“文革”一样砸滥公检法司,另外组成“091”等300多个专案组,动员警力7000余人,搞得昏天黑地,鸡飞狗跳,为他一个人疯狂地起舞,是因为官员的腐败,使薄熙来容易操控绑架他们,这一特点与文革大为不同,毛泽东当年以“骗”为主,以穷为乐;薄熙来以“打”为主,以富为梦,“唱红”是文革的继承,“打黑”是内斗的变种。10年文革结尾,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而2012年王立军案发,重庆挥霍巨款“唱红歌”,广种银杏树,移植“熙来草”,以“地票”骗取农民土地,以“6年半买房”和“廉租房”为“画饼”,强加莫须有的罪名,掠夺民企老板财产,使重庆财政亏空数千亿,留下一个无底洞。

因此,孙政才上任后,应当坚决肃清上述“二次文革”思维,理清已造成和扭曲的思想混乱,既要撤换薄王安插的死党,又要平反遭受“黑打”的冤案,用行动而不是欺骗争取和抚慰民企老板伤痕累累,余悸未消的心,进而留住人们“跑路”的脚,和疯狂转移的资金,但是,所谓“第六代领导核心人物”之一的孙政才,没受过胡耀邦的指点,而是贪腐的中共高层几个权贵家族的代理人,只是沿着逆反的方向,给近两千个与王立军有矛盾,而被错误处理的警察平反,对数以千计的上访和申诉的民众采取欺骗,拖延,阻挠等卑鄙手段,搞所谓“时间换空间”,造成新的一次雪上加霜的思想混乱:海内“禁声”割喉,重庆万马齐喑,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怀念薄熙来;海外一片指责之声,人们普遍认为,中共高层拿下薄熙来,以贪腐为借口,把他关进秦城监狱,用王立军做“污点证人”,这仅仅是一场官员内斗,而不是司法改革的起点,于是,移民潮和资金外逃潮进一步推波助澜,使中国经济,金融,民生,民企都陷入困境。

去年初,习近平第一个视查重庆,似乎表明他急迫而忧虑的心情,而中央巡视组,在今年初对重庆领导班子“回头看”,一针见血地批评孙政才没有清除“薄王”余毒,就是指责他既没有放开舆论,披露薄王时期“黑打”的真相,也没有平反一起冤假错案,挽回失去的民心,因此,在7月中旬,“双规”孙政才,虽有官员内斗的色彩,但陈敏尔执掌山城大权,毕竟给人民带来新的一线希望,而且,他一上任,便以清除“薄王”余毒为利器,动员重庆官场,相信他如不兑现诺言,就没有任何前程,上述这篇网友的短文,点出一批“薄王”余党名单,或许对陈敏尔有助,非常明显,不先撤换或抓捕一批薄熙来,王立军留下的余党,进一步处理“薄王”余罪,靠那些参与抢钱并发财致富的官员,很难解决重振民企信心的大问题,而不能稳住民企民心,只专注于内斗争权,就不能发展占中国经济半壁江山的民营经济,中共也就没有了未来。因此,陈敏尔是不是习近平的嫡系,属于哪个中共派别,他的动机是什么?这一系列问题,不是太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将做什么,他由贵州省委书记转任重庆市委书记,虽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但因为历史的机遇,而成为过河的“卒子”,如果有悟性和胆略,就能将“军”,走活一盘大棋,否则,就会重蹈前任的覆辙。

早在2009年,笔者就以上百篇文章预示“薄王”的灭亡,被王立军叛逃事变所佐证;随后又一再批评孙政才按兵不动混日子的“自杀”做法,尤其是对民企老板“彭治民案”,“王能案”的欺骗性再审,非常关注,我曾猛烈抨击孙政才治下的怪事,并在youtube网站,以三次系列的视频,对孙政才进行善意规劝,但权力的傲慢使他及中共一些高官,无视舆论的监督,错过改邪归正的良机,7月24日的事变,再次证实笔者的前瞻性,古人云:“察见渊鱼者,不祥”。我也不想得罪更多的人,但现在,我不得不说的是,这回孙政才的落马,人们只把它归结于新一轮权斗,而未洞悉历史的必然,此观流于浮浅,无疑地,19大前后,中国进入了多事之秋,假如陈敏尔是“庸才”,不能尽发“过河卒子”的画龙点睛,起死回生的作用,用重庆带动全国的“平反”浪潮,习近平就无法把那些遭受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迫害的人们争取过来,成为执政的社会基础,那么,多年云集的冤民与遭到整肃的中共多个派系官员对接,资金外流与国库亏空对接,外国势力与内部反对群体对接,将有可能导致中国裂变,共产党垮台。

2017年8月2日于美国西雅图。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