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蔡咏梅:刘晓波是香港人的英雄



我认识晓波十几年,但没有见过他本人。最初是因为他为开放杂志写稿,我是开放的编辑。我们经常通电话,谈稿件、谈时事政局,很谈得来,后来他当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介绍我加入笔会,有了更多的工作接触和朋友间的交谈。但我的发言不是谈我个人对晓波的感受,是借此机会向大家介绍一下香港人(当然不能把亲中共的人算上,是指民主派和普通市民)对刘晓波的深厚感情,对他的思想的理解,以及他被捕之后坚持不懈的声援。
大家知道,刘晓波的言论中有两点是有很大争议的,一是中国须经三百年殖民地之说,骂他的主要来自亲中共的左派和民族主义者。一是他的“我没有敌人”主张,骂他的却来自相反的反共(右边)一方。但在香港,除了亲中共左派,刘晓波是没有敌人的,甚至没有批评者。即或现在宣称要与中国完全切割的一些极端本土主义者对刘晓波也是肯定的,因为他们欣赏刘晓波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对当时为英国殖民地香港的认同,不是他们讨厌的“大中华胶”。
刘晓波这个三百年殖民地之说,主要是指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因为传统的包袱,将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漫长的普世价值的启蒙,只不过当年比较像文学愤青的刘晓波用了一个文学的语言来表述,而且是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夸张表述。前香港《文汇报》副总编辑程翔不久前写了一篇文章,特别就晓波发表此论时中国大陆的文化思想界那种急于摆脱传统束缚迈向未来的时代背景做了说明,指出刘晓波的论点没有错。
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在海外民运圈子中引起很多批评,但自刘晓波被捕后,在香港的朋友交谈中、网络言论和公开讲话中,我还没有看到有人持批评的立场,相反在香港民主派中,这种表述还获得很大敬意,他们认为这种“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是人类一种最高的精神境界,一位后半生在监狱和监视中,在政治迫害中度过的人,一个最有资格去仇恨的人,可以达到此境界,是非常了不起。香港一个常用激进抗争手段的民主派政党“社民联”的一位活跃成员唐婉青(长毛梁国雄的助理)有次聚会时碰见她身穿印有晓波头像和“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文字的T恤,她对我说,刘晓波没有敌人的精神真是太伟大了。香港一位天主教神父在刘晓波追思会上甚至说刘晓波是上帝派来的圣者。
人说全世界最反共的地方是香港,中共也称香港变成了反共基地,但香港人自己明白,他们是在安全的地方反共,无论他们言论和行动多激烈,他们只是广义的“口炮党”,而且人身是安全的。港人更知道在中共治下从事反对运动的风险有多大,李旺阳和刘晓波为此付出的惨重代价完全震撼了他们。而另他们更震撼的是,两位烈士都是明知其风险仍义无反顾。刘晓波终年61岁,但其后半生28年完全投身这场风险极大的反对运动,期间4进监狱,坐牢近14年,没有坐牢的日子,也是在监视、跟踪和骚扰下生活。
我这里顺便要提一下,在互联网通讯技术还不是很普及的90年代,在中国从事反对运动不但危险甚至很孤独。因我是新闻工作者加上刘晓波为开放杂志写稿,对刘晓波90年代在中国被消音,被社会排斥,作品无法发表,许多朋友不敢接近,只能和少数处境相同的异议人士抱团取暖的孤立冷清状况,我略知一些。那个时候,晓波他们这些异议人士生活可以说非常潦倒,但晓波耐得住寂寞,不怕被冷淡孤立,挺过来了。
而且最重要的他是可以选择不这样生活。1989年他身在美国买了单程票回国,飞蛾扑火。1993年他出国短期访问,可以一去不返,但他不顾友人劝告再次毅然回国。在他后半生漫长岁月,当局一直给他压力欲迫使他流亡海外,他完全不为所动。香港反对运动人士好多都佩服刘晓波和李旺阳一样是一条硬汉。
香港最出名的街头抗议人士梁国雄有两个偶像,他常把印有这两人头像的T恤穿在身上,一是格瓦拉,另一就是刘晓波。
第二我要谈的是,香港人对刘晓波、刘霞始终支持不懈,当全世界都忘记刘晓波的时候,只有香港人仍然坚持为他呼吁。
刘晓波被捕后港人对他的声援一波又一波。2009年圣诞节刘晓波判重刑,消息传来,香港人极度震惊,香港多个团体立即前往中联办(中央政府驻香港办事处)抗议,抗议人士甚至因太过愤怒冲进了中联办,与警察发生冲突。当晚还有年轻人在中联办外焚烧中共党旗,有女孩子悲愤大叫说,这是一个杀人政权。其后香港有21位签署过零八宪章的年轻人以“自首”方式,自缚双手,背插“罪,签署零八宪章》的纸牌,通过罗湖桥前往中国境内抗议,但还未越过边界线,其中几人竟然被中共边警冲过来带走。受刘晓波判重刑的刺激,民主派发起的香港元旦日游行罕有的以中联办为目的地,并有三万人参加。
在刘晓波后来坐牢的日子,香港人不但继续呼吁释放刘晓波,即使全世界似乎都遗忘了狱中的刘晓波,当港人仍然不懈地声援他,并十分关注一直被软禁的刘霞,发动多项有关行动,如为刘霞公开庆祝生日,行为艺术撑刘霞,以及10位港人(包括3位女士)当众落发剃光头要求还刘霞自由等。去年12月的国际人权日,支联会发起一人一相要求释放刘晓波,并在今年4月1日刘霞生日这一天,支联会在香港闹市铜锣湾时代广场公开为刘霞祝贺生日,用这些照片砌出一张刘晓波与刘霞的合照。
晓波患绝症消息传出后,香港人感到震惊和悲痛,立刻到中联办抗议,并在酷热的天气中在中联办外日夜接力静坐,强烈要求中共让刘晓波带着妻子出国救治。晓波不治,当局将晓波遗体挫骨扬灰洒向大海,港人身着黑衣,举着烛光,冒着不时落下的骤雨,含着泪水默默地从金钟走向中联办门前的刘晓波祭坛。然后头7之夜,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旁的添马公园,为刘晓波举行追思会。身在他们之中,我强烈地感受到普通香港人对刘晓波悲剧命运的极度悲愤。
刘晓波是香港人的英雄,香港人将永远怀念他。
注:本文是作者写给7月30日刘晓波追思及研讨会的书面发言,还附有很多图片。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