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老哈瓦那已死”?末日共产主义社会里的古巴



(德国之声中文网)"古巴人租房住?"古巴人马伊托(Mayito)耸起眉毛,摇摇头道:"几乎没房可租了。要是运气好,租到了,可别放手……"。他告知,"哈瓦那已变得极其昂贵"。这位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人试图在哈瓦那的好街区Vedado找到一间转租屋。
女演员托雷斯(Mabel Torres)也难以在她住了多年的Vedado区找到她租得起的住宅。她抱怨说,6年前,她用140古巴比索(CUC)便可月租2间一套的住宅,而现在,即使拿出300或400古巴比索也租不到了。她说,因为交不起房租,朋友们一个接一个离开了Vedado。在老城,以及情况稍好些的Centro Habana区,也可观察到这一变化。
允许自负盈亏
造成这一变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自劳尔·卡斯特罗(Raúl Castro)2008年接掌政权以来,古巴处于变革之中。经济向外资开放、国有领域缩小、允许个人动议。政府还许可汽车和不动产的买卖。
这导致房屋和住宅今天又成了投资手段和生产资料。随着中小型企业家阶层的扩展,在古巴,它们被称为trabajo por cuenta propia也就是自负盈亏阶层,众多房主、房东可以合法经营了。
这一现象也同旅游业的火爆有关。2014年底,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宣布启动双边关系的谨慎接近。最晚从那时起,古巴成了世界上最受青睐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去年,前往古巴的游客首超400万人次。目前,这个岛国有1.4万间租房,其中大部分是在哈瓦那。
Kuba - Tourismus - USA (picture alliance/EFE/A. Ernesto)
古巴现已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游客带来金钱,亦带来问题
要是谈及旅游动机,去古巴的游客就会常常这么说:"在大变之前,再去古巴一次"。他们当中很少人想到,其实,他们自己就是这一变化的一个原因。
德国全球与地区研究所(GIGA)古巴问题专家霍夫曼(Bert Hoffmann)解释说,作为经济和社会变化的结果,古巴城市目前正经历一种它们对之几乎毫无准备的结构性转变,"对市场机制的开放,以及旅游业的跳跃式上升--尤其是通过与美国的接近--在城市的利用方面导致了广泛的变化"。他指出,城市的"缙绅化"(一个社区原本聚集着低收入人群,到重建后低价、租金上升,收入较高人群迁人,取代原有低收入者)日益明显,"某些建筑或住宅得到费用不菲的维修,改建成餐馆或酒吧,吸引游客,与此同时,常常就在左邻右舍,很多年久失修的房屋则如江河日下,摇摇欲坠"。
他指出,在吸引人的城区,房子快速增值,而伴随着经济改革,房主们已可合法出售。其结果是,哈瓦那的中心市区正出现"缙绅化"现象,迄今的居民被挤走,他们所住的房子被改建成客栈;或者,他们的房子被有钱的古巴人买下,而这些人又常常得到来自境外的资金支持。
"老哈瓦那已经死亡"
这一发展尤其让哈瓦那老城蒙受重创。哈瓦那湾眼下已基本成为旅游港。每周最多会有3艘游轮抵驶该港,每艘船上所载的数千游客潮水般涌入本就人满为患的哈瓦那老城。霍夫曼指出,2016年夏,一艘大游轮首次抵港,让人品尝到被某些人称为"威尼斯化"的初始味道。他担心:"要是哈瓦那变本加厉,变为游客磁石,甚或游轮目的地,则这一转变也将导致文化认同和这一城市的生活感觉的变化"。
在某些人眼里,这已经是现实。一名企业家就说道,"哈瓦那老城已经死了"。他每天都在亲身体验着相关的变化。不过,他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他说,他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所有那些摊主、叫卖人和侍者都是每天早上被有意拉到那里去,以营造背景,迎接游客,"晚上10点钟一过,街上就没有什么动静了"。他说,一切都在飞速改变,这使他不寒而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