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日星期三

王全璋再被失踪 谢阳形同坐监



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怀疑被官派律师强行介入后,他妻子李文足周一(31日)带同两名家属委派的律师,到扣押王全璋的天津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但被知会王全璋已转至第一看守所。而天津一看则以王全璋已有律师为由,拒绝自聘律师会见。当李文足为丈夫存钱时,工作人员称电脑中没有王全璋的相关信息。也拒绝透露王全璋身在何处。两位律师认为从法律意义上,王全璋又处失踪状态。(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709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向本台透露,周一(7月31日),她和北京律师程海及新聘请的律师蔺其磊,在其他友好人士陪同下,到天津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王全璋,但被告知王全璋已被转到天津一看。
众人再移步至与二看相邻的天津第一看守所,所长刘志以王全璋已有律师为由拒绝了会见要求;而李文足办理存钱手续时,警察称电脑中没有王全璋的登记信息,刘志还要求李文足手写一份自愿存钱声明。
对方否认王全璋再次被失踪,但又拒绝回答王全璋身在何方。
当天下午律师再到天津二中院准备向承办法官周虹递交手续,工作人员称周虹不在办公室。周虹过去曾多次拒绝会面及阅卷的要求。
李文足指责官派律师可以顺利会见和阅卷,但自聘律师就一直受阻。
李文足:两位律师说,从法律意义上王全璋又是失踪的一个状态了,他们在整个709上面完全一致的手法就是各种违法的藉口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能见到这些人的都是官方聘请的律师,事实摆在这儿,为何家属聘请的律师一再被官方拒绝不让会见?那其他人就可以顺顺利利地进去见到王全璋。很清楚官方指派律师的目的在哪里?官方律师一介入的话,把他们之前所有的违法行为合法化了,把违法行为抹得没有了,我们坚决不会接受官派律师。
另一位709律师谢阳自5月8日一审被取保后,7月13日突然传出谢阳回原办公室上班的消息,当天还接受了本台的访问。目前流亡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周二向本台透露,谢阳接受外媒采访后激怒当局,从7月14日开始,她再无法打通谢阳的电话。
目前国保租下谢阳家对面的房屋,在通道装上一道独立的防盗门,该门使用指纹锁开关。谢阳的所有外出将由国保控制,谢阳的处境形同坐监。
陈桂秋:他就是7月13号上了一天班,接受了自由亚洲的采访,第二天就不让他上班了。以前我还有一个星期能够和他联系,当然通话的过程中是被他们(国保)录音的。但后面7月14号以后我就一直联系不到他。现在国保他们在我们家对面租的房子,用一个防盗门把他关起来。国保他们把这里弄成这个样子,他们是得寸进尺。
谢阳的处境也引发维权律师群体的关注,有维权律师表示,当局对709律师的打压依然持续,获释律师的家庭监狱化现象,外界应该关注。另一709律师王宇早前获释后,家门对面的房间被10馀名国保入住,家中被安装多个摄像头监控。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