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一周新闻聚焦:各界关注刘霞下落,当局继续威胁祭奠刘晓波活动人士



刘晓波逝世后至今,遗孀刘霞下落不明,引起国际社会极大关注。

725日,《时代杂志》网站刊登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马可·鲁比奥给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写道:我和他(刘晓波)有着同样的信念。您和您的家庭为追求这一目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我们必须记住,历史并不是站在暴君和压迫者一边的。“历史的垃圾堆”里到处都是那些再也压制不了本国人民普遍憧憬的威权政府。天安门屠杀几个月后,柏林墙倒塌了,苏联随之覆灭。历史的潮流经常是迅猛的。我祈祷,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会有那么一天,刘晓波的多方贡献将得到应有的承认,在他出生的土地上,他的梦想得以实现。

728日,路透社援引德国大使馆的消息来源的话说,“德国大使馆深切关注有关当局明显不愿意讨论取消对刘霞女士的限制,而中国当局一直没能说出(实行这种限制的)任何法律理由。”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述刘霞家属的消息表示,截止到30日10点,刘霞仍未返家。刘霞透过中间人报平安,但刘霞仍不能同亲属亲自通话。该中心说,刘霞目前身体尚好,仍很悲伤。

香港泛民主派政党公民党一行约10多人,28日中午到香港中联办前请愿,要求当局还刘霞自由。公民党议员郭家麒指:自刘晓波病逝后,当局仍持续监控其妻子刘霞,更强押刘霞赴外地旅游,他要求当局停止监控刘霞,还其自由。

7月30日,台湾多个宗教、人权和政治团体为刘晓波联合举行追思会,纪念这位已故的中国民主人士。有几百名人参加的这场追思会2017年7月30日夜晚在位于台北市政治中心地带的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济南教堂举行。 与会者以祷告、合唱圣诗、读经、音乐演奏和来宾追思分享等活动,纪念这位基督徒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一生。

▲美国之音(VOA)7月25日报道:中国当局约谈搜捕悼念刘晓波人士

刘晓波生前好友在北京举行追思会 (苹果日报图片)

香港 —据网上消息,中国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生前好友,在刘晓波病逝“头七”举行北京追思会后,近日陆续被当局人员约谈,要求交待相关活动的情况。同时,广东当局继续搜捕参与海祭刘晓波的公民,目前外界确认至少5人被拘押,其他人失联,情况不明。

据报道,20多名刘晓波夫妇的好友,7月19日刘晓波“头七”当晚,在北京一家酒店举行“追忆晓波”的追思会,为时2个多小时。与会者向刘晓波遗照献花、三鞠躬、默哀,并讲述与刘晓波的交往等。整个过程有国保场外监视,没有受到阻止或干预。

不过,几天过后,国保人员从星期天开始约谈一些参与追思会的人士,包括作家江棋生、曾担任刘晓波辩护律师的莫少平等人,询问追思会的组织者和发言者讲话内容等,并要求不再参与类似活动。据悉,当局还会约谈出席追思会的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尚宝军和丁锡奎两位律师。北京当局约谈行动令原本以为在悼念刘晓波事情上北京相对宽容一点的外界感到意外。

同时,广东约10位公民在刘晓波“头七”当晚于江门新会海边以空凳、鲜花及象征“自由、抗争、希望”的三指等公祭刘晓波,并作了网上直播。当局7月22日凌晨出动大批警察和国保分别在广州、陆丰、佛山等地同时突击拘捕参与者。目前已确认有卫小兵(网名十三亿)、何林、刘广晓、汪欣菊和李舒嘉5人被羁押在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另外一些人至今失联。据悉,看守所告知控罪为“扰乱治安罪”,但不知具体如何处置。

此外,各地另有一些公民因悼念刘晓波被当局约谈或拘留。外界担忧针对悼念刘晓波人士的打压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美国之音(VOA)7月26日报道:鲁比奥参议员致刘晓波遗孀刘霞的公开信

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马可·鲁比奥给最近因肝癌去世的中国政治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写了一封公开信。《时代》杂志网站7月25日发表了这封信。公开信全文翻译如下:

亲爱的刘霞女士,

虽然我们未曾有机会谋面,但是我和全球数百万人一道,为您失去了丈夫刘晓波而向您表达最深挚的哀悼。他为争取人权和结束中国一党统治以和平的方式长期奋战了几十年,不仅以诺贝尔和平奖的形式获得国际殊荣,也赢得包括我在内的无数人的敬仰,我们继续团结坚守着他的志向。

华盛顿的决策者仍在讨论如何最好地弘扬刘晓波的人生和他的遗产,然而,对您本人所处的困境,现在有种越来越强烈的紧迫感。中国政府声称您是自由的,没有几个人相信这种话。说出这种话的人正是那些七年来冷酷无情地剥夺了您与外部世界几乎所有联系的人。他们实际上强迫您生活在隔绝状态下,时刻监视着您。特别是您没有受到正式指控就被非法软禁,这激起了国际愤慨。同样,中国政府声称目前不让记者、支持者和朋友与您接触是为了您好而“保护”您,想到他们之前拒绝尊重您和您丈夫提出的出国就医的愿望,这种说法听起来是多么的虚假。

美国和全世界很多的人相信,这些以及其它的不公必须得到追究。目前,美国法律授权美国总统可以对任何压制基本人权的外国公民禁发签证并冻结资产;中国政府对待您和您丈夫的方式肯定符合这一标准。还可以采取其它措施,包括制裁。您的丈夫可谓是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犯。我担心,如果中国政府不为对待他的方式付出代价,那将向成千上万像他一样的人发出一个令人心碎的讯息。我们可能不知道这些人的姓名,对他们来说,骚扰、监禁、剥夺权利、不准就医、拘押中的折磨等等每天都在发生着。

有关您已故丈夫的葬礼、火化和抛撒骨灰的新闻报道以及中国政府对这些事件严格按照脚本所做的叙述,进一步证明中国共产党对您丈夫和他的遗产心存畏惧。中国政府拒不允许留下墓地,毫无疑问,这是因为他们担心,这将成为抗议者和同情者的朝圣之地。这些人渴望看到一个您丈夫所设想的民主、自由和尊重本国所有公民基本人权的中国。幸运的是,刘晓波所体现的原则是不受时间和地域限制的,虽然审查人员在无休止地尝试,但无法泯灭他的民主中国梦。

好几篇关于您丈夫的讣告和纪念文章正确地指出了您丈夫在1989年做出的关键决定。他丢下了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奖学金,返回中国,参加天安门广场蓬勃发展的民主抗议。将近30年前,这场呼唤变革的运动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公民走上街头,它以希望开始,以流血告终,然而,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在随后的岁月里,刘晓波的道德领导和政治评论,包括被拘押和监禁期间所发挥的作用,维持着中国境内和流亡海外的那些相信自由与政治改革的中国公民的希望。

他倡导言论自由,表明他坚决支持批判性和独立性的思维。他领导起草和征集签署《08宪章》,显示他愿意公开表达自己的信仰并鼓舞他人。他精美的诗篇表达了他对您的爱和尊重,体现出他在精神和品德上的深邃。在他缺席发表的诺贝尔奖获奖演说中,刘晓波预言,“我坚信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我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

我和他有着同样的信念。您和您的家庭为追求这一目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我们必须记住,历史并不是站在暴君和压迫者一边的。“历史的垃圾堆”里到处都是那些再也压制不了本国人民普遍憧憬的威权政府。天安门屠杀几个月后,柏林墙倒塌了,苏联随之覆灭。历史的潮流经常是迅猛的。我祈祷,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会有那么一天,刘晓波的多方贡献将得到应有的承认,在他出生的土地上,他的梦想得以实现。

谨启

参议员马可·鲁比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7日报道:美国会中国问题主席致刘霞公开信“历史不站暴君一边”

国际人权团体“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等组织均发起行动,呼吁中国政府还刘霞自由。图为“人权观察”利用刘霞2013年的一次发言制作的呼吁广告。图片来源:人权观察网站

美国参议员、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共同主席鲁比奥(Marco Rubio)最近写给刘晓波遗孀刘霞一封公开信,反驳中方刘霞获得自由并现由国家保护的说法,称“没有人相信刘霞获得自由”之说,又谴责北京在处理刘霞一事上,等同暴君,称“历史不站在暴君的一边”。

鲁比奥的公开信获得时代杂志和其他网站刊登。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于7月13日病逝,并匆匆遭火化、海葬后,其遗孀刘霞至今音讯全无,超过10天。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选自佛罗里达州的鲁比奥最近给刘霞写了一封公开信。

鲁比奥在信中指出“虽然我们未曾有机会谋面,但是我和全球数百万人一道,为你失去了丈夫刘晓波而向您表达最深切的哀悼”。鲁比奥表示,虽然美国政府正探讨如何弘扬刘晓波的人生和其遗产,但也对刘霞目前所处的困境十分关注,“中国政府声称你是自由的,没有几个人相信这种话。说出这种话的人正是那些七年来冷酷无情地剥夺了你与外部世界几乎所有联系的人。他们实际上强迫你生活在隔绝状态下,时刻监视着你”。

对于刘的遗体被匆匆火化和海葬,他表示,进一步证明共产党对刘和其遗产心存畏惧,“你和你的家庭为追求这一目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我们必须记住,历史并不是站在暴君和压迫者一边的”。

刘晓波病危后,14日来自美国民主共和两党12名议员发出声明,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被非法软禁的刘霞,当中鲁比奥向总统特朗普提出4大外交诉求:促请中国向刘的家人归还遗体、批准刘霞出国、对刘的病逝进行独立调查,以及对涉案中国官员进行制裁、冻结海外资产。

▲美国之音(VOA)7月28日报道:陈光诚:刘霞可能被关“黑监狱”

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表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下落不明,可能被关“黑监狱”。

目前居住在美国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妻子袁伟静以及“女权无疆界”组织负责人瑞洁(Reggie Littlejohn)星期四(7月27日)发表公开信,呼吁美国总统川普、国务卿蒂勒森、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以及美国国会议员全力争取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的人身自由。

公开信说,自从刘晓波的遗体7月15日被海葬后,外界就与刘霞失去了联系,刘霞的朋友和律师都不知道她的下落,国际社会愈加担心她的健康情况。

公开信包括了一段陈光诚有关刘霞下落的揣测。在这段引述中,陈光诚说:“我认为他们(中国当局)把刘霞关进了黑监狱。在极权统治下,任何地方都可以被作为黑监狱——酒店、地下室、或者某个部门的办公室。这么做的目的是控制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切断他(她)与外界的联系。我认为他们不会好好对待刘霞的。”

陈光诚在这段描述中回忆说:“我记得,当我被关黑监狱时,那是一个很小的房间。我被四个警卫全天候看守,甚至上厕所时都被跟着。我认为他们把刘霞关进黑监狱是为了给其他活动人士施压,表明即便他们去世了,家人仍会遭到迫害。”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星期四举行审议听证会,讨论对一项纪念刘晓波的决议案做出修正,增加一条有关争取释放刘霞的条款。

美国国会众议员布拉德·舍曼在听证会上说: “这项法案修正案寻求对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的保护。修正案敦促美国政府在与中国当局会面时持续地争取释放刘霞。”

该决议案纪念刘晓波以和平的方式推动中国自由与民主的发展。

▲美国之音(VOA)7月28日报道:德国关注中国继续限制刘晓波遗孀基本自由
 
刘晓波的家人2010年10月发布的照片显示刘晓波和妻子刘霞。

中国当局显然不愿意讨论取消对已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人身自由限制问题,德国对此感到深切关注。两个星期前,刘晓波在被羁押的情况下死于癌症。

路透社报道说,德国大使馆的一个消息来源星期五(7月28日)就此作出了上述表示。

自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刘霞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软禁。其间她被准许一个月探望一次刘晓波,在刘晓波去世前治疗癌症期间跟刘晓波在一起。但自刘晓波去世之后,刘霞下落不明,不能跟朋友联络。

路透社援引德国大使馆的消息来源的话说,“德国大使馆深切关注有关当局明显不愿意讨论取消对刘霞女士的限制,而中国当局一直没能说出(实行这种限制的)任何法律理由。”

刘晓波是中国民主自由人权活动人士,在2008年被捕。此前,他参与起草了呼吁中国实行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并参与为此征集签名。

德国外长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中国应当准许刘霞和他的弟弟离开中国前往德国或他们想去的其他国家。先前刘霞表示希望前往德国。

中国政府先前反复批评外国政府关注刘晓波及其家人,声称其家人跟外国政府无关。

在星期五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被问到刘霞问题的时候说,“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将依法保障她的权利。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试图以任何手段干涉中国内政。”

但是,中国外交部在其网站上正式发表的星期五记者会记录中删除了有关的问答。

▲德国之声(DW)7月28日报道:刘晓波逝世两周 妻子刘霞下落不明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已两周,其妻子刘霞仍下落不明,中国官方显然并不愿意讨论刘霞的去向。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政府拒绝回答有关人权活动家刘晓波遗孀刘霞去向的问题。一般认为,7月13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保外就医”期间在中国沈阳一家医院去世,此后,他的妻子刘霞一直下落不明。很多友人相信,刘霞目前被关押在一个受到严密监护的秘密地点。周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相关问题时表示:“刘霞是中国公民,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方式干涉中国内政。”这位发言人表示,中国有关当局会依法保护刘霞的各项权益。

人权组织和维权人士对刘霞当前的处境表示担忧。有关人士表示,现年56岁的刘霞健康状况不佳,她很可能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中国政府拒绝透露刘霞目前人在何处。2010年以来,刘霞一直处于软禁状态。她最后一次的露面是在官方播放的刘晓波海葬仪式的视频上。德国政府也一直在努力联络刘霞,并在其自愿的前提下,帮助她离开中国。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被“保外就医”后,中国政府无视国际社会的抗议,拒绝刘晓波出国就医。刘晓波此前曾通过友人表达希望死在自由国度的愿望。被从监狱送往医院几周后,刘晓波因肝癌去世,享年61岁。因共同发起旨在争取政治改革的《零八宪章》,2009年,已被关押数月的刘晓波被判处十一年监禁。在刘晓波弥留之际,其妻子刘霞获准陪护。刘晓波去世并被迅速海葬之后,刘霞一直下落不明。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8日报道:刘晓波遗孀刘霞音讯渺无

到7月28日本周五为止,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失联超过13天音讯渺无。这期间,仅极少地透过中间人向外界报平安。刘霞何罪之有?为什么在刘晓波去世后仍然不能获得自由?刘晓波化身“空椅”后,刘霞的命运堪忧。

据报道:在星期五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被问到刘霞问题,以及为何不接受西方外交官与刘霞见面的要求?陆慷对此表示,这个问题已经多次回答,这不是外交问题。从原则上来说,刘霞是中国大陆公民,中国大陆政府有关部门会依法保护她的任何权利。陆慷还说,坚决反对任何国家试图以各种方式干涉中国大陆内政。但是就连这样的问答,事后也不能见诸于中国外交部网站正式发表的记者会记录当中,有报道说:有关刘霞问题的问答是被删除了。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7月28日发出新闻稿引述刘霞家属表示:到今天上午10时为止,刘霞仍未回到家中。陪在她身边的弟弟刘晖也同样未能回家。刘霞在28日被允许透过「中间人」再次报平安,但刘霞仍不能与亲属亲自通话。

香港泛民主派政党公民党一行约10多人,28日中午到香港中联办前请愿,要求当局还刘霞自由。公民党议员郭家麒指:自刘晓波病逝后,当局仍持续监控其妻子刘霞,更强押刘霞赴外地旅游,他要求当局停止监控刘霞,还其自由。

路透社报道说:中国当局显然不愿意讨论取消对已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人身自由限制问题,德国对此感到深切关注。路透社援引德国大使馆的消息来源的话说,“德国大使馆深切关注有关当局明显不愿意讨论取消对刘霞女士的限制,而中国当局一直没能说出(实行这种限制的)任何法律理由。”

德国外长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中国应当准许刘霞和他的弟弟离开中国前往德国或他们想去的其他国家。先前刘霞表示希望前往德国。而中国政府屡次批评外国政府对刘晓波及其家人的关注,说他们跟外国政府无关。

目前流亡美国的中国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妻子袁伟静以及“女权无疆界”组织负责人瑞洁(Reggie Littlejohn)星期四(7月27日)发表公开信,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务卿蒂勒森、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以及美国国会议员全力争取刘晓波的遗 孀刘霞的人身自由。

公开信说,自从刘晓波的遗体7月15日被海葬后,外界就与刘霞失去了联系,刘霞的朋友和律师都不知道她的下落,国际社会愈加担心她的健康情况。陈光诚在信中表示说:“我认为他们(中国当局)把刘霞关进了黑监狱。在极权统治下,任何地方都可以 被作为黑监狱 酒店、地下室、或者某个部门的办公室。这么做的目的是控制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切断他(她)与外界的联系。我认为他们不会好好对待刘霞 的。”

7月27日周四,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举行审议听证会,讨论对一项纪念刘晓波的决议案做出修正,增加一条有关争取释放刘霞的条款。美国国会众议员布拉德·舍曼在听证会上说: “这项法案修正案寻求对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的保护。修正案敦促美国政府在与中国当局会面时持续地争取释放刘霞。”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9日报道:香港电视驻广州司机疑协助直播刘晓波头七海祭被捕

广东江门新会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头七”举行海祭的热点,不少异议人士事后都遭到当局秋后算账,香港有线电视台的司机日前亦被带走,目前正在新会市看守所关押。

据悉,刘晓波病逝一事在大陆十分敏感,当局严控信息,不准议论更不准悼念。本月19日刘头七当晚,约10人在广东江门新会海边公然祭奠,香港有线新闻中国组到场拍摄,并在facebook直播。参与者明知风险,仍以正面出镜,以示光明磊落。公安22日在广东各地行动,抓捕参与者衞小兵、刘广晓、李舒嘉、何林、汐颜(本名汪美菊),目前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统一关押在江门新会市看守所。

有线电视驻广州办事处司机李肈强,亦被关在那里,有线电视28日一名新闻部的主管,陪同李的家人和律师同往新会看守所要求会面。本月19日李曾接载有线记者到江门拍摄海祭刘晓波,周三晚从办公室被带走。

香港苹果记者28日致电新会公安分局,查询香港有线电视台司机李肇强因何事被拘,警员称不清楚情况,只说:“到时会有通知给他家属的了。”

香港有线电视新闻台昨发声明,证实该台驻广州记者站服务的内地司机,星期三晚被江门公安带走,强调“正透过不同管道了解原因,并已为司机提供法律援助”。

李肇强是大陆居民,服务有线新闻部驻广州办事处超过10年,不少跑中国新闻的港媒行家都认识“强哥”,坐过他顺风车。强哥过往不止一次因这份工被约谈、警告,但拘留还是首次。有分析指,当局对港媒记者有顾忌,拘捕内地身份的司机是想“挖料”或以示警告。

▲美国之音(VOA)7月29日报道:当司机也犯法?刘晓波“祭奠罪”再添受害者

刘晓波“头七”公祭:广州公民在海边举行悼念活动。(网络图片)

中国广东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羁押了为香港有线电视广州记者站工作的一名司机。

来自广东肇庆的李肇强于星期三(7月26日)被带走。7月19日,他曾驱车带有线电视的一名记者前往广东江门市新会区拍摄刘晓波“头七”祭奠活动。

无线电视直播了那次海祭活动。大约10名刘晓波的支持者参与了当晚的活动,目前至少有五人被确认拘押在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他们是卫小兵、何霖、刘广晓、李舒嘉、汪美菊(网名汐颜)。

星期三晚间,当局还搜查了无线电视广州记者站的办公室。搜查持续了两小时,警方带走了一些文件。

由刘晓波支持者运营的“自由刘晓波工作组”的推特账户披露,北京时间星期四上午, 何霖的律师在看守所等待会见时,看到香港有线电视高级主管和李肇强的家人。

李肇强为无线电视工作了11年,因卷入敏感新闻事件的报道,多次被当局问话,但还是第一次被羁押。

无线电视的一名发言人星期四证实了李肇强被带走的消息。这名发言人说,电视台正试图通过多方途径了解情况,并已为这名司机提供法律援助。

不过到目前为止,无线电视聘请的法律代表尚无法会见李肇强。

▲美国之音(VOA)7月30日报道:在广州“被刘晓波罪”香港媒体司机获释

广东约10位公民在江门新会海边悼念刘晓波“头七”。 (网络图片 )

香港 —近日被广东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带走羁押的香港有线电视广州记者站的司机李肇强已被星期六获释。李肇强开车送记者到江门新会海边报道公民海祭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头七”后被拘捕,引发香港媒体和社会的极大关注。

香港媒体报道,香港有线电视广州记者站的李肇强的律师星期六晚证实,李肇强的妻子中午接到看守所通知,要她去接人,李肇强下午安全回家。有报道表示,8名便衣7月26日晚在没有出示证件和搜查文件的情况下,在有线广州记者站办公室搜查了2小时,深夜时将李肇强带走,刑事拘留在新会看守所。警察还带走了一些文件。

据悉,为有线电视工作了11年的李肇强,因涉入一些敏感新闻事件的报道,多次被当局问话骚扰,但被羁押还是第一次。香港有线电视星期四证实试图通过多方途径了解情况,为李肇强聘请律师,有线高级主管和李肇强家人等也曾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

记协强烈抗议

香港记者协会7月28日对新会警方扣留有线司机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在没有依法办事,没有合理解释情况下,刑事拘留接送记者采访的司机,要求要么给出合理理由,要么立即放人。

曾几次担任记协主席的资深媒体人麦燕庭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广东公安拘捕悼念刘晓波的公民毫无道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扣押只是完成作为司机接送人工作的李肇强更是荒唐至极。

她说:“香港人都觉得当然是不可以接受的,也是明显看到中国政府的压制越来越强。中国公民悼念一位过世的公民有什么问题呢?为什么所有悼念的人都要遭受不必要的、非法的拘禁呢?究竟是犯了什么罪?而且有线电视的司机,他只是把记者带到现场,他犯了什么罪?他只是做了一个司机要做的工作,犯了什么法呀?这是什么样的政府?越来越离谱。”

摧毁法治观感

担任记协中国关注小组召集人的麦燕庭表示,广东公安的做法,恐吓不了香港的媒体,只能摧毁外界,尤其是港人对内地法治的观感。

她说:“它这种威胁的手段能有效吗?做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威胁到。只能就是把自己推向一个更不可理喻的一个状态。那是一个理智的政府要做的事吗?还有是一个是说是要沿着那个法治的道路发展的国家应该做的事情吗?”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当局监禁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7月13日去世,15日骨灰被海葬。各地当局对一些悼念刘晓波的公民,尤其是参与刘晓波“头七”追思活动的人士,进行了约谈、拘留和搜捕。

此外,自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便被当局实际上软禁的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7月15日官方报道海葬的画面中出现后,一直被当局“旅游”,行踪不明,且没有与亲属直接联系。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星期天最新消息,刘霞的亲属表示,刘霞和陪同她的弟弟刘晖至今仍未回家,刘霞过去两日仍只能通过“中间人”报平安,不能直接同家属通话。消息称,刘霞身体尚好,但仍然很悲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近期被外媒问到刘霞情况时重申,刘霞作为中国公民,有关部门会保护她的一切“合法权利”。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30日报道:广东纪念刘晓波活动成“涉嫌犯罪” 一名香港媒体司机周末获释

自中国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去世后,在广东有十多名当地居民选择在7月19号“头七”时,按照民间习俗于江门市崖门镇海边对他进行了祭奠,该活动得到了香港有线电视台的同步报道。经介绍在报道播出后,参加了此次活动的6名人士在随后的几天内相继遭到了警方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而逮捕,另有多人尚处失联状态。他们中一名被带走的在场香港媒体司机于本周末被释放。

据悉,刘晓波先生的去世和“被海葬”引发了全球海内外人士的高度关注和哀悼。在他“头七”的日子里,刘晓波在国内连同海外的支持者们纷纷通过来海边祭奠,或与“空椅子”拍照等,不同形式对他和他追求的民主中国事业表示追思。他们中特别是有很多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不顾当局反对,勇敢的把自己举行或参加相关祭奠活动的照片传到了网上。在广东江门市就有十几名人士,因为参加在“头七”对刘晓波先生祭奠活动并在得到香港媒体报道后,相继被当地警方带走。

到目前为止,他们中共有6人被警方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而遭到刑事拘捕,另有多人处于失联状态。被警方带走的包含了参与此次报道活动的香港有线电视台的一名名叫李肇强的司机。据介绍,8名便衣于7月26日晚,在没有出示证件或搜查命令的情况下将他带走,并对该媒体的驻地进行了搜查。李肇强的妻子随后在本周六收到了官方让她去看守所接人的消息,而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了香港媒体和社会的高度关注。

另有曾在大连海边于刘晓波被“海葬”地点附近举行祭奠活动的姜建军和王承刚两人,在遭到警方行政拘留10天后于本周末相继获释。但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和弟弟刘晖至今仍未回家。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30日报道:台湾追悼刘晓波 余杰:软禁刘霞超越法西斯

在台湾,由台湾基督长老教会30号晚间在济南教会发起纪念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追思会。中国旅美作家余杰在追悼时表示,中共把刘晓波骨灰洒向大海是非常愚蠢的做法;而刘霞仍在非法软禁中,这是超过法西斯和纳粹的暴行。

30号台风过后的周日晚间七点,超过四百位来自中、港、台的人士齐聚台北济南教会,参加刘晓波追思会。追思会由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主办,会场中在刘晓波海报旁特别放置一张空椅,向这位病逝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致意。

人在台湾的旅美作家余杰在第一时间发起在台湾追悼刘晓波,获得台湾长老教会总会响应。余杰上台悼念时,忍不住慨叹今天真正该站在台上的应该是刘晓波的妻子刘霞。

旅美作家余杰:“刘霞女士仍在非法软禁中,像人间蒸发一样。这种超过法西斯、超过纳粹德国残暴的暴行,在全世界眼前发生了。刘晓波先生的遭遇,还有他的妻子刘霞女士的遭遇,我想应该可以给台湾人很大的提醒。”

余杰回忆刘晓波告诉他,他对权力一无所求,他向往卡缪书里描述的地中海生活,中共把他的骨灰撒到大海是非常愚蠢的做法,相信大海会把骨灰冲向地中海,实现刘晓波的梦想。

旅美作家余杰:“当中国(大陆)民主化到来的那一天,海外会有很多人回到中国(大陆),中国(大陆)民间社会也会有很多人站出来,都会说自己是中国(大陆)民主化最重要的一部分,他们都会来争夺权力。他(刘晓波)说那时我跟刘霞到地中海边,找一个小小的小岛,我每天去打渔,然后刘霞就写诗、摄影、画画。”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也呼应余杰说,当初错过把刘晓波接到台湾治病的机会,希望现在还有机会能救刘霞到台湾。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我很怜悯习近平,因为他不给刘晓波机会就是不给他自己机会,他不给刘晓波机会就是断了他自己未来的生路。我们应该存怜悯的心去看待将要亡党亡国的政权。”

遭中国大陆关押的NGO工作者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也出席这场追思会,现场除了悼念刘晓波,也为李明哲以及所有争人权而遭受逼迫的人祈祷。会后所有的与会者点起手中的烛光,继续为普世传递公益自由之光。

原本应邀出席的总统府秘书长吴钊燮,因为坐镇台风灾害应变中心无法赶来;而香港占中运动发起人刘志雄牧师,也因为台风打乱航班不克前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30日报道:刘霞尚未返家继续被禁止与亲友通话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刘晓波7月13日病逝后,一直未露面,也没有与其弟刘晖返回北京的家中。刘霞不能直接与亲友通话。她的亲属向人权信息中心透露,刘晓波生前被狱方批准与刘霞见面时间比其他犯人少很多。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述刘霞家属的消息表示,截止到今天30日10点,刘霞仍未返家。刘霞透过中间人报平安,但刘霞仍不能同亲属亲自通话。该中心说,刘霞目前身体尚好,仍很悲伤。

家属透露,从2008年刘晓波被捕至上月保外就医之前,刘霞同刘晓波在一起不足50小时。刘霞的家属还说,刘霞以前去辽宁锦州监狱探望刘晓波,每月只能探望一次,时间只有半小时,而其它普通犯人的家属则可两星期探望一次,探视时间为一个小时。

刘霞的家属证实,刘晓波自2010年5月入狱到保外就医前,都无法致电妻子刘霞,甚至去年刘霞父母相继病逝后,刘晓波都不能致电慰问刘霞。而锦州监狱服刑的普通犯人,每天都可以致电家人。

▲美国之音(VOA)7月31日报道:大连两名刘晓波悼念者获释 刘霞依然下落不明

姜建军(左)、王承刚在大连老虎滩海边祭奠两天前海葬于附近海域的刘晓波。(2017年7月17日 推特图片)

北京 —在大连海边哀悼刘晓波去世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姜建军和王承刚于周六和周日先后获释。7月17日,这两名中国公民在大连老虎滩用鲜花和蜡烛祭奠被两天前海葬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刘晓波7月13日去世后,15日骨灰被撒入大连附近海域,官方称海葬是家属自愿且符合当地风俗。当局宣称的“自由的”刘霞至今去向不明。有消息说,刘晓波生前曾从锦州监狱寄信给妻子刘霞,但刘霞并未收到。

家住大连的姜建军和王承刚在海边祭奠刘晓波后,在网上发布了照片。他们分别于次日和第三天被传唤至派出所,后关押在大连第二看守所。两人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

在刘晓波头七晚间广东新会海边祭奠的多名人士三天后被公安抓捕,后传出被刑事拘留的消息。律师称当局所指控的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当时香港有线电视在Facebook上对公祭活动直播。香港有线新闻驻广州办事处后被搜查。26日,香港有线新闻驻广州办事处司机李肇强被带走,29日获释。

王承刚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在派出所的第一天被上手铐,夜里又带到警车上双手被铐在背后,同时警察对其家人进行骚扰。

王承刚:一开始是正铐,后来半夜把我拉出去,在车上把我背铐,挺痛苦的,对个人还能忍受,关键对家庭的骚扰有点受不了。对我的妻子和孩子骚扰,有点株连九族的意思。

姜建军与王承刚两人对于被拘留并不后悔,认为自己不违法。

王承刚:派出所警察和市局的人在预审的时候说,知不知道你们在纪念一个罪人,我说我不知道他有多大罪,就算罪大恶极现在也是死了,纪念一个死人怎么能跟罪挂上勾。

姜建军称,获释后他的手机仍然在警察手中。

姜建军:我手机被甘井子区国保扣了,我现在上不了网,只能用老婆的手机。刘晓波都已经过世了,逝去的人纪念一下,政府去抓,说白了他们在毁坏自己的形象。

刘晓波住院期间,四川公民卫小兵曾经前往沈阳医院寻找刘晓波未果。卫小兵还参加了刘晓波去世“头七”的海边公祭。

广州律师范标文29日在新会看守所会见了卫小兵。据律师范标文透露,22日凌晨1时许,警察打电话给卫小兵称他的车被撞,让他下楼,卫小兵看到楼下有警车就没下楼。警察后上楼带走卫小兵并搜查其住所,并没有出示证件。

范标文称,会见中卫小兵表示,为纪念刘晓波而入狱,他感到荣幸。

此外,刘晓波的部分生前好友在北京也举办过追思会,部分参加悼念的人士乘坐警车到达举办追思会的酒店。相比北京、大连,此次广东对悼念刘晓波的人士打压异常严厉。据报道,此次行动由北京下令处理,广东省公安厅统一部署,委托祭奠地新会公安局办案。

而在临近十九大召开之际,被认为政坛新星的孙政才突然落马引发关注。一度被认为是中共未来接班热门人选的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宣布拥护党中央审查孙政才。有人猜测,胡春华手下的广东公安重拳打击刘晓波祭奠者或许意味着胡春华表忠心、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刘晓波的遗孀刘霞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官方发布的刘晓波海葬视频中。此后刘霞和刘霞的弟弟刘晖下落不明。有传言说刘霞被旅游到云南。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周一报道,刘霞无法直接与家属通话,只通过所谓“中间人”报平安,目前身体尚好但仍悲伤,刘晖也未能回家同妻子及儿子见面。

信息中心还透露,刘晓波入狱直至保外就医的期间,没有与刘霞打过电话,而锦州监狱的普通犯人,很容易就可以致电家属。

信息中心说,刘霞家属证实,2010年5月刘晓波到锦州监狱坐牢後,曾给刘霞发过信件,但刘霞没有收到。

刘晓波,终年61岁,是零八宪章的主要撰写人之一,曾因参与89民运而坐牢,2008年又因发起有关主张宪政民主的《零八宪章》的联署而被捕,09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人。这位著名政治犯两个月前突然被确诊晚期肝癌,获准保外就医,但最终没有获准出国救治,于半个多月前抱憾离世。

▲美国之音(VOA)7月31日报道:台湾多团体联合追思刘晓波

刘晓波追思会2017年7月30日在台北举行。(美国之音记者 黎堡摄)

台北 —台湾多个宗教、人权和政治团体为刘晓波联合举行追思会,纪念这位已故的中国民主人士。

有几百名人参加的这场追思会2017年7月30日夜晚在位于台北市政治中心地带的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济南教堂举行。 与会者以祷告、合唱圣诗、读经、音乐演奏和来宾追思分享等活动,纪念这位基督徒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一生。

台湾民众2017年7月30日聚集在一个教堂追思刘晓波。(美国之音记者 黎堡摄)

刘晓波的生前好友、旅美中国作家余杰在追思会上致词,称站在这里发言的应该是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可是刘霞依然失去自由。

香港退休记者程翔也在发言中追忆了刘晓波民主政治理论的发展。他在会后对美国之音说,面临中国大陆当局的打压,香港和台湾人民有着同样的命运,都应该捍卫民主自由,抵御北京的压制。

历时两个小时的追思会最后以会众点燃和传递烛光结束,象征公义自由之光会继续传承下去。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