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曹雅学:谢阳律师失联,当局在谢家修建监狱



最近取保候审的人权律师谢阳的妻子、湖南大学环境科学教授陈桂秋两天前在一则录像中透露,湖南当局负责谢阳案件的专案组在她家公寓的楼道上装了一道指纹锁防盗门,并且租下了对门的一套公寓,目前正在装修中,供未来看管和监控谢阳的人居住。她对湖南警方恣意妄为将她的家变成一所监狱而愤慨,并在着手进行控告。陈桂秋说,她和谢阳的家是湖南大学教师公寓,财产权属于她。“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长期软禁谢阳,不允许其他人自由到我家来。”
709案维权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唐荊陵的妻子王艳芳, 勾洪国(网名戈平)的妻子樊丽丽在最高法院外面,她们的衣服上印有丈夫的名字(2016年7月4日)
709案维权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唐荊陵的妻子王艳芳, 勾洪国(网名戈平)的妻子樊丽丽在最高法院外面,她们的衣服上印有丈夫的名字(2016年7月4日)
谢阳律师在被关押将近两年后,5月8日在长沙开庭审判后取保候审。之后他一直在警察的控制下,即使和家人的短暂见面也是在警察的安排和陪同下进行。7月初、也就是709两周年前后,谢阳律师在微信上短暂露面,与多位律师同仁通话,并且传出与朋友见面的照片。7月13日他回到长沙维纲律师事务所上班,看上去精神相当好。上班当日他接受了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短暂采访。在这篇题为《我和当局做交易》的独家专访中,他说他是在与政府做了交易后获得释放的,这包括对狱中发生的事保持沉默、执业范围受地域限制等。他没有透露这个交易的更详细的内容。
庭审中谢阳被迫在国家媒体上否认自己在拘押期间受到酷刑。在当局播出的庭审录像中,谢阳拿着一张纸,不太流利地读到,“我的所作所为与律师工作是背道而驰的,这些行为给国家和共产党抹黑,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在此我真诚地表示认罪悔罪。我愿意借此机会向维权律师表达我现在的观点:我们应该放弃使用联系境外媒体或自媒体炒作热点敏感案事件、攻击司法制度、抹黑我国党政机关形象等方式来代理案件,这样做不仅有违律师的职业操守和法律规定,践踏了法律的公平正义,还有损于国家、社会和人民。大家一定要引我为戒,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内行事,避免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在此我愿意真诚认罪,真心悔罪,真挚致歉,希望司法机关能给予我改过自新的机会。”
很显然,按照排练好的样子照本宣科、认罪悔罪,也是交易的一部分。法院到现在还未公布谢阳的刑期。
这种变家庭为监狱的变态做法似乎是对谢阳接受境外采访的惩罚。陈桂秋教授说,从7月14日至今,她再次和谢阳失去联系。“我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打电话是通的,但没有人接听。
谢阳律师2015年7月10日在湘西办案时被抓,是7月9号在全中国开始的抓捕人权律师行动的一部分。在经过六个月的秘密关押(也就是所谓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及在看守所多次退侦延期关押后,长沙市中级法院在2016年12月16日对谢阳提起起诉,指控他犯下“煽动颠覆国家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其中煽动颠覆罪的根据是他在微博上对政府的批评以及为政治犯的辩护意见;扰乱秩序罪则来自于他在一起法庭违法不立案的情况下进行抗争的事实。
起诉后谢阳见到了自己委托的律师,这在当时是709案中的第一例。其他被关押在天津的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都无法见到自己的律师,音讯杳无。在去年12月下旬至今年1月与两位律师的一系列会见中,谢阳详细披露了他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和看守所在押期间所遭受的酷刑与野蛮的非人对待,包括长时间剥夺睡眠、殴打、威胁妻儿生命、如厕不许使用手纸等。
谢阳在仍然面临危险的情况下披露酷刑,是一件非常有勇气的事情。
谢阳的律师陈建刚和刘正清随后公布了酷刑笔录,引起世界媒体、政府、国际人权组织与国际法律行业组织的强烈反响,因为到那时为止,被抓捕的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在长时间的秘密羁押中情况如何,受到了什么对待,外界十分关注,却不得而知。
谢阳律师在过去几年曾经代理搬迁移民、草根被警察枪杀等为底层人维护权利的案件。像很多人权律师一样,他在办案过程中常常成为政府的对立面。
陈桂秋女士欢迎大家前往她和谢阳的家参观,“看看他们是如何对待一个已经被释放的人权律师,看看法治中国。”她提供了她家的地址:长沙市岳麓区猴子石大桥西侧阳光100国际新城第一期湖南大学教师公寓3-23栋1401房(1402是国保租的房子)。
陈桂秋本人今年二月带着两个孩子逃离中国,几经转折,来到美国寻求庇护。
众多支持者在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外关注709案被捕人权律师谢阳。(推特图片)
众多支持者在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外关注709案被捕人权律师谢阳。(推特图片)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