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墙外文摘:一国两制闻丧钟 人权律师仍苦斗



(德国之声中文网) 香港《明报》发表法律学者陈文敏文章《一国两制的丧钟》,指出香港政府就高铁方案的说明等于承认,政府的方案是违反《基本法》,而政府的解决方案是重划香港的范围,将部分本来属于香港的地区划定为内地口岸以绕过《基本法》。
文章说,"政府说这样不违反《基本法》,因为《基本法》没有界定香港的范围。但《基本法》对一国两制的多项保障,均建基于香港的地理范围不会收窄,例如内地的法律和政策不会在香港实施,香港居民在香港境内受香港法律的保护,内地法律必须符合第十八条的规定才能适用于香港等。如果香港的范围能随时改变,这些保障便会形同虚设。"
文章认为,今天香港可以为高铁的经济效益而放弃香港的部分管治权,明天中央也会有不同的理由延伸其管治权。西九远远不只是一个内地口岸,而是内地管辖权逐步伸延到香港的前奏,是进一步敲响一国两制的丧钟。
还不如近代史"万恶"的列强租界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评论家练乙铮文章《中租界和法租界》,认为特府强抛一地两检,准备"租出"香港空间予大陆,用作高铁清关,并同时执行大陆法律。由此引致的"割地"和"设租界"指控,已响遍舆论界。今天,离心主义不止于影响年轻人,故特府的做法,直接替中共已然不堪的形象多添一层浓厚殖民主义色彩。
文章说,特府搞一地两检,港人惧而视之为设置现代中租界而大加挞伐,怕的是逐步失去自主自由。其实,如果大陆要设置的是近代史上那种"万恶的"列强租界,则港人有的是生活在那种租界里百多年的经验,不高兴也绝对不会如现在那么害怕那么反感。"那倒要问问《环球时报》一类的理论家们,这到底是香港人的奴性,还是中共的兽性使然?"
批评"中华联邦"符合刘晓波遗志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对刘晓波的继志述事》,作者吴传立指出, "刘晓波走了,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都崇敬他。但是有一部分的台派认为(精确地说,应该是只有'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在纪念刘晓波的同时,应该批评零八宪章中的'中华联邦'"。
文章说,对于多数从小接受党国洗脑,只想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的台湾人而言,"缺乏主权意识"已经是一个极为严重的课题;所谓"非过正不足以矫枉",鼓吹台湾主权意识的事情、文章,做再多、写再多都不嫌多。"崇敬刘晓波波对抗威权的勇气,同时批判零八宪章的中华联邦"正是藉此刘晓波讨论热潮再次"宣扬台湾主权意识"、同时"鼓舞'奴化思想深厚、深信民主不能当饭吃'的台湾人勇于挑战威权"的极佳时机。既然"刘晓波内心确实支持台湾主权独立",那么这样的"既崇敬又批判",刚好更是对刘晓波的继志述事。
zum Thema - Unterdrückung der Rechtsanwälte in China (Getty Images/J. Favre)
人权律师妻子要小心开车?
《纽约时报杂志》发表了长篇封面报道,纽约时报中文网以"中国人权律师的孤独战斗"为题分四个部分用四天时间刊发。驻北京作家Alex W. Palmer在这篇报道中描述了"709"案发生以来,中国人权律师遭受的残酷打压,他们和家人的艰难抗争,以及国际社会的冷眼旁观。
文章记录了中国警方对人权律师的酷刑。谢阳的代理律师公布的会见笔录显示,他在不断轮替的警员、检察官和看守所官员手中经受了为期数月的肉体和精神虐待。谢阳说,在漫长的审讯过程中,他曾被逮捕他的人以家人的安危相威胁--"你老婆孩子开车的时候要注意交通安全,现在这个社会交通事故比较多"--还被告知,对他的拘押已经得到中央政府最高层的批准。当他拒绝合作时,酷刑开始了。"我就是要故意折磨你,你看着,我要把你折磨成一个疯子,"一名审讯者说。"你以后就是一个废人。"
China Xie Yang Menschenrechtsanwalt (picture-alliance/AP Photo/Ng Han Guan)
人权律师谢阳今年5月在法庭上
文章还分析了中国维权律师运动和国际社会人权状况的关系,指出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淡化了人权问题在美中关系中的角色;他寻求针对贸易、气候变化、朝鲜等议题,把中国培养成美国的伙伴。这种路线的转变在特朗普总统竞选期间及上任后得到了明确的彰显:现今,中国太重要,也太富有,我们不能冒因为人权问题而惹怒它的风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