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焦点对话:习近平欲效法毛泽东,十九大重设党主席?



今年八一建军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检阅大军的一个细节引起了外界关注:受阅部队在向习近平致敬时使用了“主席好”这一说法,改变了自邓小平以来检阅部队以“首长好”向领导人致敬的做法。其实,在今年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香港大阅兵上,受阅部队同样对习近平使用了“主席好”这一致敬方式,当时就引起外界议论。有分析人士认为,自从毛泽东去世以来,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在检阅部队时,军人都用“首长好”致敬,现在改成“主席好”,显示习近平可能效仿毛泽东,重设“中央委员会主席”这一职务。这个说法,是过度解读,还是确有道理?如果这个预测成真,对中国高层政治可能意味着什么?
参加这个话题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先生。
陈破空表示,中共党史上,最高职权的称号,往往随着权力斗争的需要而存废。取消党主席而恢复设立国家主席,是毛泽东死后中共权力架构的重大变化,象征着毛泽东时代的终结。如果说,总书记只是由众多书记组成的书记处的一个班长,党主席就是凌驾于众大臣之上的红色皇帝。如今,习近平有意恢复设立党主席,从某种程度上,是要回归毛时代。对他个人而言,是渴望建立起毛泽东那样的个人威权。
陈破空说,时代已经不同,习近平追求过时的旧式威权,潜藏着巨大风险。且不说党外,不满和不服的情绪,更可能就滋生于党内。其实,重复毛泽东,等于淹没习近平自己。习近平自己加班加点,却为死去的毛泽东扛旗,何其不智。与其让人喊“主席好!”不如让人喊“总统好!”如果习近平真的期望有他自己的时代,不如开放民主选举,让人民投票选他当总统。唯其如此,习近平才有可能真正超越毛泽东与邓小平,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李伟东认为,媒体对习近平被称呼“主席”现象的各种解读并不过度,而且看来,十九大的确可能重设中央主席的位置,现在的一切都是铺垫。回顾中共历史,从1945年到中共十大期间一直都是毛担任党主席。毛逝世后,华国锋和胡耀邦短暂接替这个职位,此后这个位置便转变成总书记,这也是党内走向某种民主的趋势。现在习近平要重回主席位置,就是要回归毛式的个人大权在握,实现高度集权。
李伟东指出,习近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需要修改党章,而以他目前在党内的权威和地位,受到挑战的可能性不大,他能够做到,不会遭遇过强的反对力量。习近平如果成为高度集权的元首,他的权力指数将超过邓小平。如果毛的权力指数为100,那么邓就是80,因为他受到党内八老的约束,习近平则是90,因为他已经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
李伟东还说,如果设立党主席,获利方是习近平本人。按照惯例,习近平的总书记任期还有一届,如果设立党主席的话,修改党章时可以改为任期十年,这能使他的任期总共达到15年;这样他便得以回复毛时代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成为党的最高权威,直接跟毛比肩。而他用15年时间可以收回台湾,解决钓鱼岛问题,同时较量美国。但他这么做受到伤害的是中共全党和中国全社会。这种高度独裁式的元首制度是一种重大倒退,是对民主进程的扼杀;言论自由、媒体自由等民主、进步和文明的元素都将沦为独裁的阶下囚。
李伟东认为,现在看来,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已经谈不上近期接班人选的问题了,十八大之后就明显没有这样的意图。现在,原来隔代制定的孙政才已经落马,而傅政华的地位也岌岌可危;总之,习近平要打破邓创立的接班人制度。如果他当上党主席再任10年,会在最后5年指定;而且他可能只设政治局,拉进所有亲信,但是不再设常委;也没有副主席,即便有也仅为象征性。至于官员方面,实际上,习近平最信任的总理人选是目前的中央委员刘鹤。如果不出意外,他会使用以上谈到的、最便捷的方式让刘鹤上位。
高文谦表示,中共历来对领导人的各种提法、称谓,都有一整套严格的规定,这次把“首长好”改成“主席好”,不是无心插柳,而是有意栽花,是在为习近平十九大改变党的集体领导体制,当党主席造势铺路。习早就有这种意图,从去年开始就不断放风试水,近来更是开足马力,王岐山带头造势,什么“最高领袖”“最高统帅”“习近平思想”“三个一切”“三个凡是”,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呼之欲出。习近平之所以想当党主席,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党主席的含金量与总书记不一样。习虽是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但在党内是总书记,按照党章规定,总书记是政治局常委会的召集人,地位和其他常委一样,如果投票的话,只有一票;而党主席则是主持政治局常委会,按照以往毛时代的惯例,有一票否决权,可以拍板说了算。其二,习如果改任党主席,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在二十大后继续掌权,可以辩称说:党主席和总书记不是同一个职务,因此可以不受两届任期的限制。
高文谦说,为什么习近平对党主席职务孜孜以求?就是因为党主席和其他常委的关系实际上是一种“君臣关系”。中共虽然是一个列宁主义政党,所谓“铁的纪律”,但是在中共建立之初还是有一定的党内民主。譬如说在党的中央会议上可以公开批评最高领导人。包括像陈独秀这样的“老爷子”。什么时候改变了呢?是毛在延安整风,在1943年3月把自己封为书记处主席,而且明确规定自己有最后决定权,后来又接着当党主席。他与其他常委的关系是一种“君臣关系”,或者说是一种猫和老鼠的关系。他公开可以跟刘少奇讲:我动一个小手指头就可以把你扳倒。邓小平在八十年代回顾这个事情的时候讲:“真实的情况是难以反对”。文革结束以后,以邓小平为首的党内一班政治 “老人”,包括习仲勋在内,痛定思痛之后把党主席改为总书记。这是总结了文革的历史经验教训。现在习近平再度反其道而行之,如果习仲勋地下有知,不知道作何感想。
高文谦表示,历史是一面镜子,可鉴往知来。当前对中国危害最大的就是搞个人独裁,这是一种政治上的腐败,为害之深,莫此为烈。毛时代就是前车之鉴。当年毛搞文革,党内还有人拍案而起,可悲的是,现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竟无一人是男儿。前些天京西宾馆开“光板桌”会议,没有纸笔,一片肃杀气氛,上百中央地方大员任由习近平训话,噤若寒蝉。有人说习当党主席,集权后会搞政改,这是痴人说梦。习当党主席后对中国意味着什么,看看毛时代就知道了,中国人的苦日子还在前面。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