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日星期三

方青:究竟谁是中国现代史上的大汉奸?



题记:习近平于2014年7月7日指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高的清醒剂。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

2016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德国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向他赠送一幅中国1736年版的锦绣地图(即乾隆帝登基那年的中国版图):东至海参崴、库页岛、干岛群岛、以及台湾以东的硫球群岛;南至南海的曾母暗沙以及缅甸北;西至巴尔喀什湖;北至整个西北利亚、直达其西边的新西伯利亚市。当时中国面积总计1300多万平方公里,并非如今的960万平方公里。

显然,默克尔在提醒中国别忘了丧权辱国之痛!历史记载,掠夺中国领土最狠最凶的正是俄国和日本。

早在1689年(康熙二十七年的)《中、俄尼布楚条约》,由俄国占领外兴安岭以北至额尔古那河以西计70万平方公里领土。1727年(雍正五年)的《恰克图条约》,由俄国强占贝加尔湖以南及其西南的10万平方公里领土。1790年(乾隆五十五年)又由俄国强占库页岛,俄就把千岛群岛赔送给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终致日本投降,才把干岛群岛划回苏俄,但苏不肯归还中国)。1840年(道光二十年)由俄国强占原属新疆的哈萨克国东边的100万平方公里领土。1858年(咸丰八年)由俄国强占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而后逼迫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予以追认。

1860年(咸丰十年)由俄国强占混同江及乌苏里江以东、兴凯湖附近的43万平方公里领土,后逼签《中俄北京条约》予以追认。1865年(同治四年)俄国强占葱岭以西的4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后逼签《塔城界约》予以追认。1876年(光绪二年)俄国并吞中国属邦浩罕国35万平方公里领土。

1881年(光绪七年)俄国逼订《伊犁条约》而占领伊犁西南至西北的7万多平方公里领土。1895年(光绪二十年)俄国强占帕米尔地区1万多平方公里领土,后由俄英两国瓜分,……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列宁宣布废除一切对俄国的不平等条约,但并未废除所有中俄不平等条约。待列宁逝世后,斯大林更是于1921年占领了中国外蒙的150万平方公里领土,甚至进一步策划以马列主义为装潢,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为诱饵,并以“共产国际”的名义,竭力向中国输出“革命”,以期达到颠覆中国政府、使中国并入苏维埃社会主义和国联盟而成为社会帝国主义的新殖民地之目的!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节点上,中国共产党于1931年11月7日(苏联国庆节那天),在江西瑞金召开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会期13天)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及其“临时中央政府”,选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63人为中央执行委员,由毛泽东任主席;并通过了《宪法大纲》以及土地法、劳动法、婚姻法等;而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国家银行”于1932年7月7日开始发行“中华苏维埃银行兑换券”,流通于中央苏区,有五分、一角、二角、五角、一元等券别。券面印有“凭票即付银币”的字样,并印有列宁头像,几乎与苏联卢布一模一样(见《辞海》的“中华苏维埃银行兑换券”辞条),俨然成了并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中的第16个附庸国了。

不过,当时中共尚未能夺取全国政权,因而未能实现把中国合并到苏联去的梦想。但是,毛泽东主席直至1937年8月25日 在中共中央洛川会议上,仍高调呼吁:“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祖国是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联”!如此看来,以毛泽东为首的都是苏联人!那么,留在中国干什么呢?其爱何国?原来如此!
纵然如此,但苏联妄想肢解和并吞中国的图谋仍在继续。1940年,斯大林将伯力、海参崴等大城市的华人以及当地中国农民强制驱往北极圈一带,以消除华人对苏联殖民者的反抗。凡是违抗苏联当局这一驱赶行动者、一律就地枪杀!致使30多万华人全部冻死、饿死在北极圈内!惨不忍闻!

1944年苏联竟然策动新疆维吾尔族分裂分子叛变,并在苏军庇护下,占领伊犁、塔域、阿勒泰等地而蛮横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枪杀中国驻军数千人以及大批汉族农民!后经国民政府强烈抗议和英美等盟军谴责,以及大多数维吾尔人不甘沦为苏联的奴隶,这才迫使苏联撤军而终于使这个傀儡国解散以致消亡。殊不料,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始,维吾尔族分裂分子又猖狂起来,死灰复燃地叫嚣要重新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直至今日,居然堕落成为国际恐怖主义之要员!其始作俑者就是斯大林!

1945年2月11日,苏美英三国首脑在雅尔塔会议上签订《苏美英三国关于日本的协定》。决议在欧洲击溃德国法西斯后的两三个月内,苏联即对日本宣战。斯大林竞提出要挟条件:须把以前沙皇俄国侵犯、掠夺中国东北的权利完全移交给当今苏联并继续垄断中东铁路及其四周矿山;霸占旅顺军港和大连商港;续占外蒙古等。

待苏联红军击溃日本关东军后,即长驱直入中国东北,竟然肆无忌惮地抢劫居民财物和银行的金银、外币;强行拆取工厂矿山70%以上的机器设备运往苏联;甚至枪杀中国工程师并大肆强奸当地妇女!以致引发民众愤怒,许多城市的市民和学生纷纷抗议并举行反苏大游行!谴责苏联熊比日本狼更加凶恶残暴!

始料不及的是,待中共夺取全国政权后,第二年(1950年)毛泽东主席便率领党政代表团亲赴莫斯科朝拜斯大林,非但未质问当年苏军在中国东北的暴行,反而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和《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前者属于秘密协定,后者属于公开亮相的条约。那秘密协定早于1950年7月16日被美国情报部门获悉,而通过美国“对外政策协会”公布于世。唯独我们受欺侮受蒙蔽却又毫无新闻自由的中国民众,长期不知如此惊世的消息!直至苏联解体后才被俄罗斯普京政府作为解密档案公开了,这才证实当时那份《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确是真实存在,这也就充分暴露了斯大林的殖民主义嘴脸和毛泽东效忠苏俄而损害中国权益的当代石敬瑭之本相!这份由俄文转译的《特别协定》就是铁证:

第一条:缔约国双方为共同防止帝国主义侵略,以及共同应付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华人民共和国允许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驻兵中国境内,以共同保卫世界和平。

第二条:中国先行划交华北海空基地予苏联,作为军事上之部署,并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负责协助进行东南亚的解放事业,以完成亚洲解放大业。

第三条: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政编为国际红军,由红军最高统帅直接指挥。

第四条:中国负责筹集华工一千万人,协助苏联共同建设中苏军事设备,以应付帝国主义之侵略行动。

第五条:中国应将华北各口岸开放予苏联永久驻兵,并自由出入,其中包括秦皇岛、海洲、烟台、威海卫、青岛、大连。

第六条:中国在本年底以前增兵额四百万,以防备帝国主义侵略行动。

第七条:中国人口,因目前资源缺乏,非减少一亿,决不能支持,其详细办法由中国自行定之。

第八条:中国的中央政府所属各机关、公营事业、应设苏联专门人员为顾问。

第九条:苏联政府调遣技术人员参加中国各地主要工业的经营;中国政府应以优待的“供给制”予以优待。

第十条:中国沿海商埠、内陆市场,开放予苏联自由通商,并以百分之一的优惠条件为税率。

第十一条:中苏在互惠互利条件下,进行物物互相交换,以建立友好关系。

第十二条:苏联政府有支配中国境内之矿铁原料等特权。其中以锡矿全年产量除留百分之二十自用外,余需供应苏联发展重工业,协助建设中国之工业化。

第十三条:中国境内的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长沙、杭州、九江、芜湖、厦门、汕头、福州等十五都市,划定中心地区,作为苏联侨民居留地。

第十四条:苏联政府贷款三万万美元给予中国(贷款支配偿还原则,有贷款协定订明),唯中国须将东北、华北两地之全部原料产品作为使用抵押,偿还时之原料种类,由苏联视其实际需要而决定之。

第十五条:中苏双方共同管理长春铁路以及沿路两旁五十华里之地区。至于如铁路局长、理事主席等重要职务,须由苏联代表担任,中国代表副之。

第十六条:依前中苏订立的“满洲协定”,苏联得继续享受贸易特权,中国应以谷物供应苏联政府。

第十七条:缔约国双方同意,内蒙、新疆、西藏建立各民族的人民共和国,由双方共同负责扶助其独立。

第十八条:本协定经双方批准后,立即生效,批准书在赤塔互换。

第十九条:本协定系机密性质,缔约国双方均有义务保守秘密,不得公布。

一九五O年二月十二日订立于莫斯科。中国由全权代表周恩来来签字;苏联由全权代表维辛斯基签字。在签字仪式上,由斯大林和毛泽东出席主持。

这份中苏《特别协定》导致苏联全面掌控中国而沦为殖民地的悲惨境地:

首先在军事上,任由苏军长期驻扎中国境内;还令中国提供一千万劳工为苏方修建海陆空军事基地;中国人民解放军需秘密改为苏联红军编制;并于十个月内在原有基点上再扩军400万;全部由苏联最高统帅斯大林直接指挥;中国还必须死一亿人为“解放”亚洲各国作贡献!

其次在政治上,由苏联特派顾问掌控中央人民政府各机关和全中国的国营事业,致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沦为苏联的傀儡!

其三在经贸方面,开放中国沿海商埠和内陆市场,仅以百分之一的超低税率供苏联自由通商;用苏联的高价工业品换取中国廉价的矿产品和农产品;苏联还有权支配中国的矿产资源;苏联给中国三亿美元贷款,但须以中国东北和华北两地的全部原料和产品作抵押,届时以苏方所需的矿产资源偿还贷款。

其四在交通方面,由苏联控制中国长春铁路及其沿路地区,以便畅通无阻地运输在华掠夺的财物和军队的调动。

其五在领地方面,令中国以十五座大城市的中心地区作为“苏租界”供苏联侨民安居乐业,还不必付什么租金,以致严重侵犯中国的主权。

最后,苏联并不满足于强占中国的外蒙古;还要进一步肢解中国版图——先行扶持内蒙、新疆、西藏独立创建各民族的苏维埃共和国,以后再进一步实现毛泽东早于1931年在瑞金所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而全盘并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以充当加盟的苏维埃附庸国,这也就完满地达到并吞全中国的最终目的!从而体现“工人无祖国”的马列主义原则和“共产党人的祖国是苏联”这番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当时对如此丧权辱国的中苏《特别协定》竟欣然接受,并一再号召全国全党一边倒地倒向苏联;全国各级各类学校一律只学俄语,废除英语;妇女要穿“布拉吉”苏式服装;男同志要穿“列宁装”;提倡全盘苏化而批判孔老二中国传统文化;大力倡导“一切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甚至在反右中施行:凡有不满苏联的言论,一律以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的“极右派”论处!由此足以证明毛泽东所爱的“祖国”确是唯一的苏联!

然而,待斯大林死后才几年,赫鲁晓夫揭露了斯大林力倡个人迷信以及大批残杀无辜的党政军干部和普通民众的罪恶行径,这势必危及与斯大林同一类型的毛泽东的权威光环,这就激怒了毛泽东,以致进一步激化了中苏矛盾,终于悍然弃置上述的中苏《特别协定》。

可是,江泽民上台后,于2001年7月16日竟然还与俄国普京总统秘密签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和《中俄边界议定书》,不仅确认中国放弃原先与俄国有争议的领土主权要求,即承认以前苏俄霸占中国广袤领土的“合法权利”;甚至还把黑龙江省另一块100多平方公里的领土白送给俄国!莫非当年曾留苏学习的江泽民,其“祖国”也是苏俄吗?否则也就是潜伏中国隐蔽很深的内奸了!

其实严重伤害中国的国家,除了苏俄还有日本。早在14世纪,日本海盗集团就已屡屡抢劫、掠夺中国沿海地区。至15世纪后期,日本一部分封建主与寺院大地主更支持倭寇有组织、有计划地大规模进犯中国沿海地区,大肆抢动掠夺,甚至杀害稍作抵抗的中国民众。16世纪中叶,日本倭寇更其猖獗,例如1553—1557年间(明代嘉靖三十一年至三十五年),江浙一带军民惨遭倭寇杀害达数十万人之多!尤以江、浙、闽受害更深,还波及山东、广东等地,均遭寇患。

至于清代光绪年间,日本更猖狂地大规模侵略中国,甚至公然于1894年(光绪二十年即甲午年)7月突然袭击中国的海军和陆军;10月间日军兵分陆海两路进攻中国东北,侵占九连城和安东(今称丹东);11月强占大连、旅顺等地。次年,日军攻占威海卫军港;3月侵占牛庄、营口、田庄台等地。终因中国战败而于1895年4月17日被迫签订《中日马关条约》:令中国向日本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诸岛屿;并且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也割给日本;还向日本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商埠;还赔偿日本军费2万万两白银。实属丧权辱国之极的不平等条约!

堪称奇葩的是,当年日本和俄国为了重新分割中国东北和朝鲜这两块肥肉,居然于1904年(光绪三十年)2月8日始在中国东北境内开展日俄战争。结果因俄国战败而于1905年9月5日签订《朴次茅斯和约》,致使日本取代俄国而在中国东北占居支配地位!日本还得陇望蜀地准备进一步入侵中国。

果真于第二年的12月22日,日本强迫清政府订立《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规定俄国将旅顺、大连的租借地和长春到旅顺之间的铁路及其支线,以及与此相关的一切权利全部移归日本;并且允许日本在辽阳、铁岭、长春、吉林、哈尔滨、海拉尔、满洲里等16地开埠通商;还允许日本直接经营安奉铁路;允许日本在鸭绿江右岸任意采伐木材……从此日本势力进一步公然侵入中国东北。

尤其令人切齿的是,日本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于1931年9月18日突然炮击沈阳,同时进攻吉林、黑龙江……终于1932年1月强行占领中国东北全境!从此日本野心更加恶性膨胀,进而于1932年1月28日进攻上海。驻守上海的国民党十九路军,在蔡廷锴将军指挥下奋起抗战,打得日本损兵折将,死伤一万余人并四度更换其司令。正是在这双方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2月4日中共彭德怀部队竟趁火打劫地攻打江西赣洲,以致拖住蒋介石五万大军无法增援上海十九路军;此外,红一方面军又奉命增援彭德怀部猛攻猛打赣州,致使本己奉命调往上海的国民党陈诚部队不得不急援赣州守军;同时,国军蒋鼎文部队又遭赣东的苏区红军和闽浙赣苏区红军的猛烈进攻,以致被牵制而不能急援上海抗日的淞沪战场;大别山的张国焘和徐向前部队也于2月8日开始对国军汤恩伯、曾万钟、张钫等三个师发动进攻;2月中旬又攻打国军陈调元部,战场从苏家埠延及六安、合肥一线,然后又开展潢川光山战役;这也就导致急调增援淞沪战场的胡宗南部队不得不改道绕行而丧失击败日本侵略军的战机!最后,国军在腹背受敌的形势下,迫使十九路军撤离上海!

日本进攻上海,正是在共军作用之下才扭转了必败局势,以致在转败为胜的鼓舞下,竟然于1932年3月在长春推扶溥仪上台当政,年号“大同”;1934年3月则正式宣称“满洲帝国”,其实一切听从日本旨令而大肆掠夺中国东北的物产、资源!并以此作为进一步大规模入侵中华的基地。

果然于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而更大规模地入侵中国!甚至于到处野蛮屠杀中国百姓,其中尤为残忍、更为典型的如在南京长达6周的大屠杀!中国军民被日军一次性大屠杀多达35万人!被掠财物无数!被奸妇女无数!

足见中国当时正处在亡国灭种的危亡关头。可是,中国共产党却在“七七事变”后,顺势于1937年8月25日在陕北洛川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主席在会上发表了重要指示:“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要到敌后去发展抗日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祖国是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俄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们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此外,会议通过《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这“十大纲领”实属口号而已:“(1)打倒日本帝国主义;(2)全国军事的总动员;(3)全国人民的总动员;(4)改革政治机构(针对国民政府的现政权);(5)抗日的外交政策;(6)战时的财政经济政策;(7)改良人民生活;(8)抗日的教育政策;(9)肃清汉奸卖国贼亲日派;(10)抗日的民族团结。”

会议后刚满一个月,林彪趁国军与日军开展“太原会战”之机,即在山西省繁峙县东北的平型关伏击一支日军,歼敌数百人。于是中共大肆宣传:中共才是抗日主力并取得辉煌胜利。

尔后,鉴于国内外反法西斯的形势,也鉴于全民高涨的抗日呼声,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在朱德总司令支持下,于1940年8月20日至12月5日,组织并指挥对日“百团大战”,取得中共空前绝后的重大胜利,歼敌4600多人,缴获各种枪支5800多件,战绩如此辉煌却遭到毛泽东主席的严厉批评,其罪名是“暴露了我军实力”并严重违反中央洛川会议关于“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的纲领性决策!为此勒令彭德怀深刻检查。气得彭德怀骂大街!从此八路军、新四军为保存实力就不许再与日军正面较量,而必须遵循中共洛川会议的上述精神了。同时还竭力宣传“蒋介石国军并不抗日,只有共产党才真抗日。”这究竟是历史的现实还是谣言?

据历史的真实记载,早在1937年的卢沟桥七七事变爆发时,蒋介石于7月17日就在庐山发表题为《最后关头》的抗日演说:“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从而揭开了八年全面浴血抗战的序幕。

作为领袖,言必信,信必果。1937年8月13日,上海再次爆发更大规模的淞沪大战。蒋介石命令国军“纵使战到一兵一枪,亦绝不终止抗战!”并投入约70多万国军与日本侵略者搏以血战!但因武器装备落后,国军全凭血肉之躯抗击日本30多万陆海空军的进攻长达三个月之久!其间还需分兵把守各要塞隘关,以防共军背后袭击。当时与日作战,国军牺牲28位团长以上指挥官(包括10多位将军),拼光85个师!(全国军民为此悲痛泣血!唯独坐山观虎斗的特大汉奸才兴高采烈地叫好!)其时,国军总参谋长白崇禧深知“敌我力量实在相差悬殊,故为保存仅有实力,即4次向蒋进练,敦促蒋于11月9日下令国军向南京杭州一带撤退。

此外,蒋介石领导国军还发动了诸如太原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以及三次长沙会战……等等共计22次大会战;并且发动了像台儿庄式样的战役1127次。抗战中计有集团军司令张自忠和李家钰二位上将壮烈殉国!据史料统计,于抗战期间,国民党陆军伤亡321万1千4百19人;空军飞行员牺牲4321人,战机损失2468架;更拼光了全部海军的舰艇!日军残杀中国军民不少于2100万!另外致残致伤1400万!强奸中国妇女不计其数!仅按1972年价格计算,日本侵华使中国直接损失1200亿美元,间接损失至少5千亿美元!

纵然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府及其军队,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作出如此巨大的牺牲,一切都是为了抗日救国!可是,中共却长年以来诬其不爱国,不抗日,自称只有共产党才爱国抗日,还编写进历史书和教科书。直至近两年,才有限地承认国民党也抗日了,但抗日的中流砥柱还是我共产党——诸如地雷战、地道战、小兵张嘎等等。然而,别忘了当年是谁下令“不要到前线去当抗日英雄”?还强调开赴前线打日本“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企盼“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云云。”这就是我共产党的坚强抗日?终于等到把日本侵略者“敷衍”走了,我共产党也就在“抗日”名义下发展出120多万野战军和200多万民兵,也就势大气粗了。
尽管蒋介石在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发表了《抗战胜利告全国同胞书》,明确宣告:“一、建立三民主义新中国;二、推行民主宪政,还政于民;三、实施军队国家化”这三项建国方针。但中共不予理会而坚决进行“解放战争”,以实现武装夺取全国政权之目的!

待全国解放后,于1956年6月2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遵循毛泽东主席的指示,而分别在抚顺和太原两地宣布:对日本战犯上中正高、大矢正春、川田敏夫等335人免于起诉并立即释放。由此至1964年,将杀害中国民众94万9千之多的日本战犯全部释放回国。可是,同样关押在新中国监狱中的曾是抗日的国军将士(除个别高级将领外),许多都被枪毙了!足见毛泽东主席爱憎之分明、政治立场之坚定!

1964年7月10日,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偕中央委员黑田寿男访华。毛泽东主席跟他们面谈时说:“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佐佐木更三答道:“今天听了毛主席非常宽宏大量的说话。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你们带来很大的损害。我们大家感到很抱歉”(因为日本在华大肆杀、烧、抢、奸、掠夺大量矿产、农作物和不计其数的财宝)。

毛主席又说:“没有什么可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

佐佐木更三说:“谢谢。”

毛主席还说:“不要讲过去了的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说是好事,帮了我们的大忙……”(摘引自《毛泽东思想万岁》第533—534页)

由此可知,毛泽东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多么感恩戴德!甚至称谢他们为“大恩人!大救星!”更加震撼而令人更加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是,在这次会见日本社会党代表团时,毛主席竟然太不靠谱地歌颂赞美起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侵略行径,他说:“日本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曾经以美国为对手,进行战争;同英国和法国也进行了战争,进攻珍珠港,占领了越南、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甚至曾经攻到印度的东部。当然,我不赞成日本帝国主义再进行一次侵略。”那么,上一次侵略,他是赞成的喽,并且高调赞颂其之所以“伟大”即在于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这就充分显示了毛泽东的本意,毛泽东的立场!其爱何国?昭然若揭了!

更加精彩的是,在1972年中日建交时,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亲的自访华。日本首相代表日本国向中国政府毛泽东主席正式道歉说:“啊,对不起啊,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使中国受到很大的伤害。”

毛主席竟然回答:“不是对不起啊,是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引自《田中角荣传》日本原版)

这就奇怪了,日本侵华杀烧奸掠,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啊!”作为中国领袖,对于日本野蛮入侵,不仅在言谈中一而再、再而三地歌颂赞美,还长久地反复地感恩戴德;而且在行动上,不经中央讨论、也不经全国人大同意和授权,竟擅自作主宣布不要日本政府的战争赔偿!这是什么性质的作为?如果是蒋介石如此言和行,那就要受到什么样的弹劾了?如果是汪精卫如此言和行,那就要受什么样的谴责了?如果是刘少奇如此言和行,那就是最罪恶的大内奸了!唯独毛泽东如此言和行,那就是伟大领袖的英明决策!看来并无一致的客观标准!但无论如何,歌颂日本侵略并拒绝日本对华战争赔偿,那是绝对违反全国人民的意愿的!不过,人民没有、也不敢要有表达强烈正当意愿的渠道。

综上所述,毛泽东在红军时期的奋斗目标是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以实现尽早伙同外蒙古一起,成为并入苏联的第15、16个加盟附庸国,因为苏联是他的“祖国”。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的政治意图是消极抗日并力促日本多占领土,以便坐山旁观日蒋两虎相斗;还造谣:“国民党蒋介石不抗日,只有共产党真抗日”。抗战胜利后则开展解放战争而夺取全国政权。全国解放后竟释放全部日本战犯,并再三赞美和道谢日本侵华帮助了中共夺权;甚至于不要日本的战争赔偿,以作为对日本的侵华酬谢。这就充分显示了毛泽东其爱何国?非苏俄熊和日本狼吗?其所仇者,唯独抗日的国民党蒋介石而已!呜乎哀哉!华人受愚弄受蒙骗既深又久矣!
  
2017年6月27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