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709末期之苏州大抓捕和福州大抓捕情况概述



一、背景:

20157月开始,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709事件”进入末期。“709事件”在国际和国内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为官方作恶者所始料不及。

有人可能认为709事件”令官方灰头土脸急于收场,但实际并未看到这种趋势,只是变换手法而已。如苏州的大抓捕、福州大抓捕、以年检打压律师和律师事务所以及以个案抓人如:黄琦、刘飞跃、潘斌等还是709的继续,他们都与维权紧密相关。可以说709”快结束了,但“小709”还在继续。“709”办案手法,如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允许律师会见、解聘亲属或在押人实现委托的律师、官派律师甚至酷刑等,在全国不断推广。

虽然“小709”不断出现,然而却被社会所忽视。这种“小709”模式很可能是“709”末期及“709”之后打压维权群体的常态。因此,需要国内外继续密切关注和声援。

下面概括叙述一下苏州大抓捕和福州大抓捕的情况:

二、苏州大抓捕概述

2016年“G20峰会”敏感时期的98日开始,苏州当局突然对当地维权人士实施大抓捕。此后,虽有部分人员被释放,但又不断抓人,直至20176月仍在抓人。

20169月时,许多人都以为是当局为G20峰会维稳采取的强制措施,然而时至今日,让许多人看清了这是“709事件”的延续。

福州大抓捕也是709事件”延续的一个分支。

大抓捕详情:

201698日,苏州当局突然对当地维权人士大抓捕,王婉平、朱雪英、吴其和、徐春玲、王明贤、顾义民、范永海、陆正国等陆续被带走。其后,范永海第三天被释放,此后被多次传唤。陆正国当天晚上释放。没有被释放的人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中:

顾义民,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名义办案单位是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

王婉平、朱雪英、吴其和、徐春玲、王明贤五人,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名义办案单位是常熟市公安局。

2016114日,江苏苏州维权人士戈觉平(网络名称:奔博)被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6115日,陆国英(戈觉平之妻)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名义办案单位是常熟市公安局。

2016118日,维权人士胡诚、倪金芳、邢佳(邢介忠)被警方传唤,后:
胡诚,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邢佳(邢介忠)、倪金方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被常熟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7127日,顾义民被以取保候审名义释放。

201726日,常熟维权人士顾晓峰被苏州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7316日,维权人士周金丹和金根男被常熟警方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7320日,江苏常熟徐文石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名义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74月,王婉平、朱雪英、徐春玲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满取保获释。

201758日,胡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满取保候审获释。

20175月,指定居所监视期满,戈觉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其妻陆国英取保获释。

20178月,顾晓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满取保候审获释。

20176月,徐文石之妻温玉霞被抓捕,涉嫌罪名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不详。

截至201786日,在苏州常熟大抓捕中,仍有7人被关押:

戈觉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邢介忠,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
吴其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
以上三人被关押于苏州市第一看守所。
徐文石,2017320日被抓,涉嫌寻衅滋事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周金丹,2017316日被抓,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金根男,2017316日被抓,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温玉霞(徐文石妻子),20176月被抓,涉嫌罪名和被采取何种刑事强制措施不详。

据可靠消息,范永海出来后曾被多次传唤。其他多人还有被多次传唤的情况。被传唤所问的主题围绕范木根案庭审、及声援709”等拉横幅为主。涉及戈觉平的问题也较多。

被关押或曾经被关押的人,律师要求会见时,都被警方以被关押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名义拒绝安排会见,甚至要求被关押人解除律师委托,如:陆国英、戈觉平。
当事人亲属,被释放的当事人被当局要求不得发声。

在微信中,苏州大抓捕相关帖子很快被封,甚至发不出去或发出去他人看不到。即:对苏州大抓捕信息封锁的程度甚至大于对709相关信息的封锁。

以戈觉平为代表的苏州常熟维权公民与各地维权人士联系较多,当地维权公民圈子发展比较成熟。相互联系紧密的苏州常熟公民在范木根案的取证和声援方面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他们对其它地区的维权声援力度也不小,由此遭到打压。

三、福州大抓捕情况概述

20168月、9月杭州G20前后,福州维权人士林炳兴、石立琴、廖俊、江智安、林依妹、蒋碧秀、熊凤莲、严兴声、张秀屏、吴宏福、罗红梅、贺清敏、林善忠、卓道明等14人相继遭到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抓捕。

福建地区维权人士相互之间联系也比较多,许多人经常一起参加维权活动,如:每周到法院门前一聚。

林炳兴首先于2016830日刑拘关押于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之后逮捕关押至今。

廖俊于201692日被刑拘后一直关押于福州第一看守所至今。

严兴声于2016913日被刑拘后关押于福州第一看守所至今。

20161013日前后,蒋碧秀、石立琴、张秀屏、林依妹、熊凤莲、江智安、贺清敏、吴宏福、罗红梅、林善忠、卓道明等11人刑拘期满后取保候审。

20173月张秀屏、熊凤莲、江智安、贺清敏、吴宏福、罗红梅、林善忠、卓道明等8人又陆续被收押,目前分别被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和福清市看守所。

20175月,蒋碧秀在北京被抓捕收押。

2017419日,13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义起诉。后因蒋碧秀、林依妹没有归案,收回改为11人起诉书。蒋碧秀以同样罪名另案起诉。罗红梅暂时还没有被起诉。

因福州长期抱团取暖,每周一聚,并且积极参与围观公共事件,如:围观郑州十君子事件、声援苏州范木根案、声援江西乐平冤案律师阅卷权和声援709屠夫吴淦等。这种维权圈与公民圈的互动,在当地颇具规模和影响。显然这是当局打压的真实原因。

目前,福州14人被起诉,其中,罗红梅另案处理,林依妹(在逃)未到案另案处理,石立琴取保。12人被关押。

罗红梅另案处理的原因是:罗没有参加其它十三人起诉书中指控的三项:1.福建省高院每周一聚;2.三坊七巷景点“民主自由行”游行抗议;3.“勿忘六四”拍照。

律师会见情况及羁押地:

隋牧青律师、林洪楠律师分别会见林炳兴三决,羁押在福州一看。
葛文秀律师会见石立琴一次,目前取保候审。
葛永喜律师会见廖俊二次,羁押在福州一看。
成准强律师会见严兴声一次,羁押在福州一看。
黄志强律师会见江智安三次,羁押在福清看守所。
黄沙律师会见罗红梅二次,羁押在福州二看。
王国芳律师会见吴宏福一次,羁押在福清看守所。
李柏光律师会见熊凤莲一次,羁押在福州二看。
闻宇律师代理林依妹,目前林依妹(在逃)失联。
(其他因故未请律师)
蒋碧秀羁押在福州二看。
张秀屏羁押在福州二看。
贺清敏羁押在福州二看。
林善忠羁押在福清看守所。
卓道明羁押在福清看守所。 


文章来源:维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