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4日星期五

六国演义(2):朝鲜是中国的“缓冲区”还是“负资产”?



对于朝鲜与中国的关系,一个传统的看法是,朝鲜是中国的一个战略“缓冲国”,所以,当美国总统川普指望中国解决朝鲜问题时,很多专家认为,这无异于缘木求鱼,因为中国是无论如何不会放弃这个战略缓冲区的。不过,已经有不止一位中国学者提出,其实对中国来说,现在的朝鲜已经沦为负资产。他们呼吁中国政府改变对朝鲜的策略,并说,到了中国放弃朝鲜的时候了。
朝鲜试射也向中国发出了讯息
当朝鲜在7月28日第二次试射洲际导弹的时候,除了导弹的射程,试射的地点也引起关注。朝鲜最新试射的地点在慈江道,从地图上不难发现,这个地点距离中朝边界的直线距离只有50公里,距离平壤却更远。
分析人士认为, 朝鲜通过试射在给美国发出讯号的同时,也是给中国发出了一个讯号。美国合众社援引韩国东国大学教授金容铉(Kim Yong-hyun)的话说,发射地点距离中国之近让中国不舒服,但是,对朝鲜来说,这样选择却没问题,因为平壤对中国不高兴也已经很久了。所以,这个地点的选择,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信号。
朝鲜还是中国的军事战略缓冲区吗?
朝鲜的地缘政治价值应该是多年来中国承诺支持朝鲜政权的最主要的原因,因为朝鲜可以作为中国与驻韩美军之间的缓冲带。60多年前中国出兵“抗美援朝”其实也是出于这样的战略考虑。
很多中国人这么想,很多美国人也这么想。
在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最新公布的有关制裁朝鲜的新蓝图报告 (A Blueprint for New Sanctions on North Korea)中,作者写道:
“虽然美国把朝鲜的核与导弹项目当成对美国安全的最大的挑战,但是中国最大的担心是如何维持朝鲜半岛的稳定。从北京的观点来看,朝鲜提供了中国和韩国边境一个很有价值的战略缓冲区,毕竟韩国驻有大约2万5千名美国士兵。”
报告说,另外,中国领导人也担心朝鲜经济或是政治崩溃会引发难民潮,让大量的朝鲜难民涌入中国。
朝鲜越来越成为中国的负资产
不过,中国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朱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把朝鲜当成中国的缓冲区的看法已经有点过时,中国国内在朝鲜问题上的看法已经有很大分歧。
他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朝鲜已经慢慢成为中国的“负资产”,也威胁着中国的安全。他说:“有核武器的朝鲜会使得朝鲜半岛更加动荡,有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直接影响到中国。第二,朝鲜的核设施,哪怕只是发生核泄漏,对中国也是巨大的威胁。第三,今天的朝鲜体制非常不开放、专制,我们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朝鲜体制的不可预测性,加上拥有核武器,会对整个中国的地区带来巨大的威胁。”
不过,他同时强调,出于“自保”的原因,中国的确不希望朝鲜出现战乱或是出现灾难性崩溃。
朱峰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撰文说,“中国必须面对现实, 金氏家族的核与导弹项目已经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同时也威胁着区域稳定。”他呼吁中国政府改变与朝鲜的关系。他写道:“现在是中国重新评估与朝鲜关系的时候了,是中国在政策上做出重大改变、一了百了的时候了。”
中国应该帮助推进以韩国为主导的半岛统一进程
朱峰不是第一个呼吁中国政府改变对朝政策的中国人。2013年3月,时任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副总编辑的邓聿文在英国《金融时报》公开撰文《中国应该抛弃朝鲜》,批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朝鲜的现行政策,提出丢弃朝鲜。不过,据称,他因此被解职。
邓聿文今年4月14日在《金融时报》发表题为《朝鲜丧失和平转型可能性》的文章。他在文中说,朝鲜的最终崩溃已成必然,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对朝鲜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来说,代价最小的半岛统一方案,就是金正恩下台,然后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在这一过程中推进和韩国的融合,两韩慢慢再走向统一。
他还说,中国应该顺应历史潮流,主动推进以韩国为主导的半岛统一进程,以确保在朝鲜溃败之时,国家利益和人民福祉的损失能够减到最少。
朝核问题是中朝关系变化引起的
沈志华是一位因对朝鲜战争的开创性研究而闻名的中国历史学家,他也敦促北京重新考虑其长期以来对朝鲜的支持。《纽约时报》援引他最近的一次演讲说:“朝鲜是中国潜在的敌人,韩国是中国可能的朋友。”
他说,虽然中朝过去是朋友,是盟友,但是中国的根本利益和朝鲜的根本利益是不一致的。
他解释说,1992年中韩建交,彻底摧毁了中朝关系的政治基础,所以朝鲜为了自保,制定了自己的“核战略”,而正是这个核战略让中朝利益进一步走向对立。
他说:“现在朝鲜拥核,不断搞核试验,就是朝鲜半岛危机不断升级的根源,也是在中国周边制造不安定状态的根本原因。但这是朝鲜的根本利益要求的。这样,在客观上,中朝的根本利益就发生了对立。中国的根本利益是要求周边稳定,对外发展,但自从朝鲜有了核武器,周围就没安稳过,所以中朝利益必然是对立的。”
沈志华强调,中国人需要清楚的一点是,朝核问题并不是官方所称的美朝对立引起的,“朝鲜改行拥核政策,是中朝关系变化引起的。”
中国还没准备放弃平壤
虽然中国严厉谴责朝鲜的核与导弹项目,并支持联合国对朝鲜的几轮制裁,而且朝鲜也指责中国沦为“美帝国主义”的“同谋”,但是,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朱峰说,北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准备“放弃”平壤。
他解释说,如果是放弃,北京应该有明确的政策决定, 或切断平壤的供给(生命)线或宣布平壤是“公共威胁”,但是,北京都没有这么做。
中国依然是平壤的生命线。最新统计显示,朝鲜对中国的贸易依赖度去年达92.5%,创下历史新高,连续三年保持在90%以上。
据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KOTRA)7月21日发布的“2016年朝鲜对外贸易动向”报告,朝鲜去年对外贸易额为65.5亿美元(不包括韩朝贸易),同比增长4.7%。朝鲜同期对中国的贸易规模是60.5亿美元,同比增长6.1%。数据显示,朝鲜经济严重依赖中国,没有中国就会无法正常运转。
不过,也有报道说,朝鲜对中国贸易出现赤字,朝鲜对中国出口下跌。为了制裁朝鲜,中国曾切断从朝鲜的煤炭进口。
除此之外,中国在8月1日建军节阅兵活动前夕还低调进行导弹试射,演习中向外型酷似美国萨德反导系统和F-22隐形战机的实体目标发射导弹。中国的讯息很清楚,是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而不是朝鲜的导弹试射。
“不战、不乱、不和”:中国的模糊策略
在解决朝鲜问题上,中国目前提出的是“双暂停”倡议,即朝鲜暂停核导活动,而美韩暂停大规模联合军演。
南京大学的朱峰说,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底线可以总结为“不战、不乱、不和”。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梁云祥说,与毛泽东时代相比,现在中国对朝鲜的战略模糊。
他2016年在“中国对朝鲜‘战略缓冲区’的矛盾与困境”一文中写道,“现在的朝鲜政策则比较模糊,既不支持朝鲜,比如坚决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等,但是又明显地和美、日、韩的立场不同,反对严厉制裁朝鲜,尤其反对改变朝鲜政权等。”
梁云祥认为,这样一种模糊策略其实与中国无法定位与美国的关系有关。只要中国认为美国“忘我之心”不死,中国就无法完全放弃朝鲜,因为朝鲜作为政治意义上的战略缓冲区的作用还在。
他说:“如果仅仅从安全和实际的经济利益考虑,朝鲜对中国而言没有什么价值,反而常常是一个负面影响因素,即常常给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国际形象带来负面影响,因此就可能会得出结论,干脆和美国站在一起,以各种手段严厉制裁朝鲜直至其改变政策或者其政权改变,但是如果从政治上考虑又需要朝鲜的存在,从中美对抗的宏观战略来考虑,那么甚至更需要朝鲜的存在来牵制美国。”
南京大学的朱峰说,未来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三个选择: 1) 与美国密切合作,对朝鲜更加严厉;2)继续停滞不前,又不想翻船;3)加强与俄罗斯的同盟,继续把朝鲜当作地缘政治棋子,用来对付美国和韩国。他说,在这三种选择中,只有第一种符合中国的长期利益,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缓解中国鹰派对美国的担心。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