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VOA专访:史密斯议员谈如何延续刘晓波精神遗产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去世在美国国会引起强烈反响,两党重量级议员纷纷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悼念刘晓波,并同声强力谴责中国政府,认为中国政府要为刘晓波的去世负责。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马克·鲁比奥参议员(Sen. Marco Rubio, R-FL)和克里斯·史密斯众议员(Rep. Chris Smith, R-NJ)及委员会所有委员发表共同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尽快结束对刘霞的软禁和监控。与此同时,身为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非洲、人权及国际组织小组委员会主席的史密斯议员并在7月14日就刘晓波悲剧举行听证会。
史密斯议员在听证会上说,刘晓波之死是“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灾难性的损失”。史密斯议员在听证会后接受美国之音国会记者张佩芝独家专访,访问中史密斯议员谈到接下来国际社会的任务,以及世人该如何延续刘晓波留下的精神遗产。
记者:史密斯议员,谢谢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
史密斯议员:谢谢你请我上节目,也谢谢你持续把真相传播出去的努力。
记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7月13号去世,您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刚才并就刘晓波悲剧主持了听证会,您如何形容您现在的情绪和想法?
史密斯议员:这是一个让人十分悲伤的时刻。一个像刘晓波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去世了,他的妻子也受了很多苦。就像今天出席听证会的专家所说的,刘晓波被关押等于是被判了死刑,我们不认为中国政府为刘晓波提供许多医疗服务让他能早期发现肝癌。诊断后他得到了什么协助?他得到了什么癌症治疗服务?他服用什么样的药物?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刘晓波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完全是和平的,他清楚的阐述说,“我没有敌人”。他希望让中国和平转型,尊重人权和民主价值,就因为这样他被判处11年徒刑,妻子也被软禁,这是个残酷的压迫。这撕开中国独裁的面具,关于它的合法性,野蛮性、残酷性,他们在光天化日,全世界都在关注的情况下,如此虐待一个这么伟大的人。
必须立刻‘转向’人权
我相信,这件事会让国际社会“转向”关注中国人权(Pivot to human rights in China),过去说要“转向”亚洲(Pivot to Asia),主要是经济考虑,我们现在要立刻“转向”人权,要求中国尊重普世公认的人权价值,虽然他们说有这么做,但其实没有。
记者:您是否希望在刘晓波服刑期间我们可以采取更多行动帮助他?
史密斯议员:是的,当时可以做的更多。坦白说,我不是要因政党倾向而这么说,但是奥巴马总统八年来完全没有帮助刘晓波。他们两个都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有足够影响力来寻求刘晓波的释放。当胡锦涛访问美国时,他们有个联合记者会,一个记者问到刘晓波和人权,而奥巴马辩护说,中国文化不同,有不同的政治制度,三十年以后这个情况会改变,那实在是一个很糟糕的回答,华盛顿邮报撰写了文章严厉批评奥巴马。相反地,他应要转身对胡锦涛说,‘释放刘晓波,现在就释放他’,但他没有这么做。
所以我们失去了八年的机会。中国共产党政府就是希望我们不关心人权,让他们侵犯人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必须立刻“转向人权”。刘晓波这样一个伟人所留下的遗产必须受到尊重,因为有很多人像他一样,其中很多人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在中国推动人权和自由,当人们在看这个节目,在我们进行访谈时,他们可能正受到酷刑。
记者:您和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鲁比奥参议员发表声明,敦促川普政府寻求刘霞的自由,让她不要再受到非法软禁,在接下来几天,我们应采取什么行动?
史密斯议员:那是个很好的问题。川普政府明显表达希望中国政府能让刘晓波和刘霞及家人到美国或德国或他们选择的国家进行治疗,但并没有成功,我们现在必须加倍努力,让像刘晓波一样勇敢的刘霞能到美国或其他自由国家。这是我们的呼吁,我们会坚持地要求和推动,我相信川普政府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必须要不断要求直到得到成果。
记者:刘晓波在海外是最知名的中国异议人士,但不幸地,在中国,由于政府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很多人并不知道刘晓波。您认为他的去世将如何改变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努力?
史密斯议员:很大程度上,由于你们(美国之音)的工作,中国国内有越来越多人不只知道刘晓波,也知道中国政府普遍侵犯人权的情况。我们不是只要看经济,不是只要赚钱,我们也要自由,我们生活的氧气就是个人自由,对人权的尊重,有言论自由,有集会自由,记者能撰写关于真相的文章,不是由北京当局提供的各种教条,我像会有越来越多人发现这一点。
在今天听证会上,证人之一林培瑞教授提出很好的一点,两百年后,没有人会记得那些施行酷刑的人,谁做了残暴的事情,他们会记得那些希望的明灯,会记得那些捍卫中国人权的英勇男性和女性。天安门事件应该告诉世人,中国人民希望得到自由,但他们的政府没有给他们自由。
美国的制度有缺点,但我们有修补的办法,我们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我们有国会,有参议院众议院,我们有总统,我们有选举,我们的领导人不断更换,从共和党到民主党,民主党到共和党,中国人民应该也能得到这些。
记者:就像您刚才所提到的,中国目前还有很多像刘晓波一样的政治犯受到关押。2015年7月9日,中国对维权律师展开一个前所未有的镇压和拘捕行动,您也对此举行了听证会。国际社会现在应如何帮助这些仍在中国监狱里的政治犯?
史密斯议员:我和鲁比奥参议员是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 (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CECC)的共同主席,我想我们有全世界最完整的资料库,里面记录中国的政治犯、良心犯。我们谨慎全面地审阅所有资料,确保当我们指明某人是政治犯时,我们的信息是正确的。我们的希望是,过去八年来对中国人权状况漠不关心的国务院现在能出现改变,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否会这样做,如果川普不关注这方面的问题,我虽然是共和党人,我也会对川普提出批评。
我们最近通过了宗教自由法案,这个法案由我提出,以(前美国国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为名。我们有政治犯名单,我们希望把进行压迫的个人指出来,要他们负责。同时我们已经有《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这个法案刚开始只适用于俄罗斯,因为法案源于马格尼茨基的死亡,但现在这个法案适用与全世界,包括中国。所以我们可以让个人担负责任,如果他们对他人实施酷刑,我们可以要他们负责。就像(活动组织“现在就自由”(Freedom Now)创办人、刘晓波的国际律师)杰恩瑟今天在听证会上说,我们希望能尽快制定出一个名单,名单上的信息必须是正确的,希望我们能列出参与逮捕刘晓波、关押刘晓波、虐待刘晓波的人,甚至看我们是否能进一步了解他的整个诊断过程。
欧洲国家必须采取更多行动关注中国人权
另外,我认为欧洲必须采取更多行动。我也是美国赫尔辛基委员会,也就是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的共同主席。我才访问了明斯克,来自57个国家的国会成员在那里举行会议,其中包括美国,我认为欧洲对中国人权有部分程度的关注,但仍远远不够,他们和很多美国人一样,担心我们失去下一个贸易协议,他们把利润放在人权前头,他们说,我必须要赚取利润,我也喜欢利润,但不能以牺牲人权为代价。
各国必须大胆向北京当局提出人权问题
在听证会中,我提到魏京生,也就是民主墙运动之父,他1994年在北京告诉我,当时中国政府为了争取2000年奥运主办权,把他释放出来一段时间,后来中国没拿到主办权后再度逮捕他还对他进行鞭打,但我在跟他吃饭时他告诉我,你们美国人和西方人不了解,当你们对一个独裁政权磕头时,他们在监狱里打我们的次数更多了,当你们采取强硬态度,告诉他们,人权攸关重要,这些人是政治犯,对我们很重要,在你们释放他们前,我们不会走开,这些政治犯最后会得到释放,在监狱里的政治犯受鞭打的次数也会减少。我听到太多类似的故事,欧洲、美国和全世界的政策决定者必须了解,我们错误地认为我们不能向中国提出这些问题,因为这会让他们失去面子,这让他们能够隐藏侵犯人权的情况。我们应该大胆地对他们提出,我们必须提出正确的信息,我们要坚持下去,因为那些受苦的人迫切需要我们的帮助。
记者:国际社会接下来应如何让刘晓波的精神遗产继续下去?
史密斯议员:我想美国和国际社会应该把关注焦点转向中国人权(pivot to human rights in China)。 有一种错误的想法就是,如果你想让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合作,你必须向习近平磕头;如果你想取得重要贸易协议,你必须把人权议题抛诸脑后。美国和其他国家必须采取一个“全政府”的策略 (whole of government approach),类似我们在苏联人权状况最糟糕时和南非实行种族隔离政策时我们对他们实行的政策。
刘晓波逝世应促使世人对中国说:够了
热爱自由的国家可以联合起来说,够了!刘晓波的死刑和早逝应该促使我们一起说,够了!人民的权利是攸关重要的,人权不是只有美国人民、欧洲人民、拉美人民、非洲人民可以有,它是所有人都应该有的,包括中国人民。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上看到中国人民对自由的渴望就像世界任何地方一样,甚至也许更多,有这么多人冒生命危险,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刘晓波就是其中之一,他救了一些人,自己被判刑。在人权议题上,我们必须停止这样如履薄冰的态度,担心北京当局会怎么想。事实上他们孤立了自己,他们想在国际上发挥影响力并获得尊重,但如果你连自己人民都不尊重,你如何得到其他国家人民和领导人的尊重?
记者:您在国会已经担任了37年的议员,您过去三十多年来是全球人权的捍卫者,是什么动力让您不遗余力地捍卫全球人民的人权与自由?
史密斯议员:没人这么问我,或可以说几乎没问过我。我的动力是我的信仰。我是基督徒,是天主教徒,我强烈相信我们必须保护他人,因为做为耶稣基督的信徒,这是我们要做的。我尊重所有的宗教,我提出的宗教自由法案就是要尊重所有的宗教,要确保人们有信仰的自由。
史密斯议员:信仰是我坚持捍卫人权的动力
但对我来说,我的动力是我对耶稣的信仰,在圣经中我们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训诫,比方说,他说,“你如果帮助我的弟兄中最弱小的一个,你就是帮助我了。”所以耶稣把自己比喻为一个在人群中穷困的人,弱小的人,或在劳改营里的政治犯。当你帮助这些受苦的人的时候,你就如同在帮助上帝了。这是我的灵感来源,这也是我们很多人的动力,包括我的好友弗兰克沃夫、我的很多助理也是如此,我们有更多的同情心和爱心,这是来自于我们的信仰。我们不会告诉大家你们要和我们有同样的信仰,圣方济各有个名言,他说,我们要传扬福音,但只有在必要时才用语言传扬。
记者:谢谢您史密斯议员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
文章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