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李平:刘晓波被G20静默 世界文明的耻辱



周日在德国举行的G20峯会,是世界各大强国促使中共释放刘晓波,让他到国外就医的最后机会。然而,峯会无视刘晓波命悬一线,无视世界150多个诺贝尔奖得主的联合呼吁,无视美国、德国专家认定刘晓波可出国医治的建议,维持了欧盟22年来名为静默外交、实为绥靖中共的政策,对刘晓波连起码的公开问候、关注都欠奉。这无异于成了中共摧残刘晓波的帮凶,是世界文明的耻辱。

见死不救 G20领袖助纣为虐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昨日发布的刘晓波病情通报称,患者「病情危重」,院方「进入积极抢救状态」,家属已知情。这等同向家属发出了病危通知书,刘晓波即将撒手人寰。这一刻,无论是刘晓波的亲友,还是全世界关注中国人权、中国民运的人士,在悲痛之余,也充满了愤怒,对残暴无道的中共的愤怒,对见死不救、助纣为虐的G20领袖的愤怒。

G2019个国家(阿根廷、澳洲、巴西、加拿大、中国、法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意大利、日本、墨西哥、俄罗斯、沙地阿拉伯、南非、南韩、土耳其、英国、美国)和欧盟组成,占全球经济总量五分之四、贸易总额四分之三、人口三分之二。今年在德国汉堡举行的第12次峯会,适逢刘晓波寻求到德国、美国就医,本应是各国领袖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施压,敦促中共还刘晓波、刘霞自由的机会。但是,不论接待习近平国事访问的德国,还是G20峯会,都未有片言只字公开谈及刘晓波。

昨日虽然有消息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多次向习近平提及刘晓波,并表示德国更适合刘晓波的救治。而习近平回应称,回国后会进一步了解情况,并与相关部门协商。这简直就是说的无心、答的无意。习近平访港之前,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已公布刘晓波确诊肝癌末期、获准保外就医。他访港期间及其后,境外媒体也不停报道刘晓波消息。中共如果有意还刘晓波夫妇自由,就不会拖到今日。也难怪有网友质疑,中共不让刘晓波出国就医,是害怕经脊髓液分析可以鉴定是原发性还是药物性致病。

至于默克尔只在幕后替刘晓波求情,不过是欧盟自1995年以来与中国人权交互方式的延续。德国学者凯特琳.钦佐巴赫(Katrin Kinzelbach)曾在其著作中,批评欧盟与中国人权对话的「静默外交(Quiet Diplomacy)」作用微乎其微,甚至沦为中国练习如何应对外界批评其人权的培训活动。

人质外交 异见人士免死狱中

欧盟、美国及其它民主国家,近年对中共的绥靖政策走向极端,只因在经贸上有求于中国,没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敢以政治、经济制裁向中国施压的底子和勇气。魏京生、王丹、王军涛、徐文立等异己人士,当年都以保外就医之名被放逐美国,实质上是中共以国民生命开展「人质外交」,但他们能幸免死于中共的监狱中,也是西方国家积极施压的成果。

江泽民、胡锦涛当年为求访美或邀美国总统访华,都必须在人权问题上采取实际行动,其中一项就是释放著名的异见人士。但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财大气粗,欧美绥靖政策成为主流,中共也不屑于再搞人质外交,反而咄咄逼人,动辄对欧美的谴责发出经济制裁的恐吓,一如绝对不容忍国内出现「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情况。

刘晓波连死在外国的愿望都未能实现,是以生命对中共的抗诉,也是对西方国家绥靖政策的抗诉,更是对世界人权与和平敲响警钟。欧美对中共的绥靖,叠加辽宁号航空母舰带给中国人的亢奋,描绘出的前景无异于当年对纳粹德国的绥靖导致的世界大战和灾难。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