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俄罗斯社会:刘晓波去世彰显中国当局的丑陋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在俄罗斯社会引起反应。一些评论分析认为,这位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人士在走完人生最后旅途之际也没能获得自由,凸显中国当局的丑陋一面,他的去世更使中国遭受很大损失。
包括官媒在内的许多俄罗斯媒体对刘晓波不久前生病住院,以及他去世和他的生平都做了广泛报道。官方的俄罗斯电视台在报道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的消息时配上了世界许多地方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的视频画面。莫斯科共青团报的报道说,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曾亲自请求过,但中国当局在刘晓波去世前仍不允许他出国治疗。
抗议人士在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门前
抗议人士在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门前
文传电讯社说,刘晓波直到不久前被诊断肝癌晚期并扩散后才从监狱转移到医院接受治疗。报道还介绍了刘晓波发起签署零八宪章、呼吁中国实施民主化变革、曾参加八九年天安门民主化运动、以及后来多次入狱的经历。官方的塔斯社也介绍了这位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在2009年被判处11年重刑和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经历。
自由派的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在报道刘晓波去世的消息时说,中国不仅迫害这位诺贝尔奖得主本人,迫害更波及到了刘晓波的亲人家属。
塔斯社记者,博客作家格罗夫宁说,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被长期软禁丧失自由,期望刘晓波去世后,刘霞的命运能得到改变。
俄罗斯活动人士加努什金娜多年前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加努什金娜说,刘晓波去世的消息让她非常悲哀悲伤。她认为,刘晓波是中国的荣誉,中国能出现这样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要比中国获得许多奥运会奖牌更重要,中国迟早有一天会为刘晓波骄傲自豪,刘晓波的去世更是中国的巨大损失,中国丧失了伟大的儿子。
加努什金娜说,她当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时,她同其他俄罗斯活动人士一致认为,刘晓波更当之无愧,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她说,刘晓波获奖后,俄罗斯许多知识界人士都曾期望中国当局能释放他,但这些希望后来都落空。她与其他活动人士还曾到莫斯科的中国大使馆前要求释放刘晓波,但中国使馆官员甚至害怕接收他们的请愿信。她说,许多人都希望有一天能同刘晓波见面,但这已成为遗憾。
加努什金娜说,虽然中国同俄罗斯的关系越来越好,但今天的俄罗斯不应成为中国人的榜样。
加努什金娜说:“在非民主体制之下所获得的经济繁荣可能会持续某一段时间,但不管怎样,这种体制早晚都会成为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障碍。我们都非常希望,中国未来总有一天能像刘晓波希望的那样成为民主国家。”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刘晓波主张非暴力和平方式使中国更尊重人权法制,刘晓波的想法与典型的俄罗斯知识界人士的思维是一样的。另一方面,俄罗斯今天也有许多类似刘晓这样的知识人士并没有组织反对党,也不发动大规模的反政府活动,仅是因为自己的主张,甚至是因为非暴力言论受到当局的调查和迫害,因此刘晓波去世在俄罗斯引起许多人的共鸣。
尼科里斯基说,中国当局不让刘晓波出国治疗,刘晓波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没有获得自由,这样对待一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中国当局的耻辱,更严重损害了中国形象。他说,中国本来可以释放刘晓波,展示中国好的一面,但失去了机会。
尼科里斯基说:“我们所看到的是,中国正在朝坏的方向改变,围绕刘晓波所发生的事情显示,中国变得更加不人道,更加不透明。”
尼科里斯基说,刘晓波直到去世前不久还被关押在监狱中,这让那些本以为中国当局能捍卫民众利益,中国能成为一个文明民主国家的希望破灭。
刘晓波生病住院和去世也在俄罗斯社交媒体上引起讨论。一些网友说,现在是21世纪,中国已经如此强大,但却这样对待一名诺贝尔奖得主,应该感到脸红。一名艺术评论家说,过去没有听说过刘晓波,现在才知道中国有这样一位英雄。
刘晓波生前一直无法领取诺贝尔和平奖同苏联著名作家帕斯捷尔纳克的遭遇非常相似。帕斯捷尔纳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苏联当局也同样禁止帕斯捷尔纳克和他的亲友出国领奖。直到30年之后,帕斯捷尔纳克的儿子才代表已故的父亲领取了诺贝尔文学奖。一些俄罗斯评论人士说,期望有朝一日,刘晓波的妻子和亲属也将能代表刘晓波领取奖项。
在苏联解体之前,当时的苏联著名核物理学家,氢弹之父和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也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与刘晓波相比,萨哈罗夫并未被苏联当局关押,而是被流放到伏尔加河岸边的下诺夫哥罗德市。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的消息传来后,同中国关系密切的普京当局迄今保持沉默。克里姆林宫俄罗斯总统新闻网页上仅有普京去地方巡视,以及同高级官员会晤的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