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4日星期二

戴耀廷:坚定不移为民主宪政撒种



刘晓波起草《零八宪章》要求中共逐步在中国实行宪政,在2008年被捕,在2009年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最后被判刑11年。最近他因被确诊末期肝癌而获准「保外就医」,其实仍受严密监控。我诚心希望他能早日到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也祝愿他的病情能尽快受控,可以多一些时间与长久分离的妻子在自由的空气之下共处。

回想过来,刘晓波只是发表一些希望中国能有民主宪政的言论,就已经被判刑11年,那么我们在香港过去几年所做的事,若是发生在大陆,真的有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但幸好,我们身在香港。

幸好香港有法治,能保障港人的基本公民权利,令香港成为中国一个自由地方,人们仍可以自由地发表言论去挑战中共的权威,及组织各种行动去争取民主宪政。虽然这空间日渐收窄,但这空间仍在的时候,我们更加不能放弃这珍贵的机会,努力去建立民主宪政,不单为了香港,也为了中国。

或许你会问,在中共强势之下,香港真的能有机会实现民主宪政吗?即使真的能达到「风云计划」的目标,民主派能取得大部份区议会的控制权,赢得立法会过半议席,在特首选委会达到500+,还是离真普选很遥远。强势的中共完全不介意特区管治困难,那么即使民主派可以令在中共操控下的特区政府寸步难行,那也不能使中共改变立场让香港实行民主宪政。

没有政权是永不倒下

诚然,这是不容易反驳的,但我相信,没有力量是历久不衰的,也没有人心是永不改变的,当然没有政权是不会倒下的。或许前路是一堵高墙,但不向前行,不去撼动它,又怎知它不会倒下呢?

我们在香港努力去建立民主宪政,若能取得更多体制内的政治资源,就可利用机会去实践民主的理念,一步步在现实中,构建属于我们的愿景。即使未必能在短期达到目标,但从这漫长的历程中所累积起的民主实践经验,已能为香港的长远民主宪政事业,打下稳固的基础。

在这建设香港民主宪政的历程中,不是说我们在香港要特别要做甚么去推动中国的民主,我们只要坚定不移地,继续用心去利用每一个机会去推进香港的民主,无论成败得失,我相信那已能对中国的民主发展产生长远的积极作用。若你问我香港民主运动具体可如何影响中国的民主发展,我也说不清,正如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当年肯定未想过,他在美国所推动的公民抗命运动,竟会在五十多年后影响了相隔数千里外成千上万的香港人。港人秉承了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精神,在与美国完全不同的社会,也是以公民抗命的行动去争取平等的政治权利。

所以,只要我们不放弃,即使只是影响了一个人,谁知就是那一个人,让民主宪政的种子在他的心内发芽成长,或是他自己,或是他再把民主宪政的种子撒在另一人心里,在将来的某一天,那人成为了一个改变整个中国历史的人。必会有人笑我太天真,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也太「阿Q」了,但梦想从来就是这样传开去的。

你也会问我,我怎知公民抗命及民主宪政的种子已栽种在起码一个港人的心内呢?其实我也不能完全肯定,我只能告诉你一个故事。前几天,我碰到几个香港中五学生,他们向我提出了不少关于香港法治的问题,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对法治的影响及香港实现民主的模式等。我一一回答了他们,从他们所提出的问题,我看到这几名中五学生,对民主宪政已有很不错的认识。最后,有一位女同学以她天真及充满热诚的笑容对我说:「你要加油,不要放弃!」因这句说话,我深信在香港人的心中,尤其是年轻一代,民主宪政的种子早已撒下了,现在只是等候这种子生根及茁壮成长。那一天应不会太远!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