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7日星期四

泛民指一地两检方案等同“自阉”将全力阻止通过



正如外界推测,特区政府25日公布高铁一地两检方案,西九高铁站内设“内地口岸区”连同高铁列车车厢,在法律上将被视为香港特区的区域范围以外,基本法并不适用,将实行中国法律。本身是大律师的公民党议员陈淑庄回应时形容方案安排有如“割地”,并以移动边界方式进入香港,“特区政府联同中国政府来一起去‘自阉’,要求立会配合”。民主党议员涂谨申亦质疑方案的法律基础。




泛民议员下午回应政府公布的方案时,陈淑庄形容这好像是要香港人主动签署协议,决定割让香港,情况有如“求皇上赐死”。她批评情况是“匪夷所思”,为了要高铁效益而实行政府的一地两检,对香港的法治和一国两制有严重打击。
陈淑庄质疑,若指有香港地区不是香港地方,基本法就不适用,那整本基本法也可以丢了,表明香港人不能接受一地两检,质疑是否日后太子深港直通巴士又可以方便为由,又可做一地两检?她认为袁国强指一地两检没违反基本法的说法非常薄弱。
特区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下午公布一地两检方案时,曾被问到基本法载列的相关文件、1997年7月1日颁布的国务院令第221号,以文字描述及坐标,指明香港特别行政区范围。但袁国强却反而认为,法律观点上,“基本法没有define香港范围,而是根据国务院令”。换言之,袁认为基本法根本就没有为香港的范围界定定义。
本身是律师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解释,技术上不能使用基本法第20条,因为不能未经释法或修法,就让立法会立法,将本来是特区政府的司法管辖权就割出去,立法机关不可违反基本法。
涂谨申又回应说:“基本法中所讲,内地执法人员不能在香港执法,就算立法会都不能立一条这样的法例让他们来执法,如果你不是修改基本法、不是释法,只是靠一个人大常委会的协议,香港立法会做相应的所谓授权,其实是解决不到为什么无端香港会少了一个司法管辖区,在一个明明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区界以内的土地,更奇妙的是失去了刑事司法管辖权,却有民事司法管辖权。”
本月被撤销议员资格的刘小丽亦指,基本法本来增加特区权力,现时却削减香港权力,“可以割我们的西九,就自然割得其他地方,今次可以用方便,下次会不会用地位超然,就割了我们的金钟同中环?”
议员朱凯廸亦强调,希望市民明白这不是高铁方便与否的问题,指方案是以高铁方便作借口令香港边界失去意义,北京和香港利用这协议,摧毁基本法让港人可倚靠的基础。他指民主派加上专家,在未来几个月会打好民意战,捍卫香港法治,重建宪政力量。
公民党谭文豪形容高铁和一地两检是“一件污、两件秽”,又质疑高铁何时可回本?谭又质疑,若内地执法人员在港范围捉人回其租界,保安局长会如何处理。
陈淑庄透露,现正筹备成立“一地两检关注组”,前立法会成员的大律师吴霭仪和梁家杰也是成员。被问若法案呈交立法会后,民主派如何反抗,陈淑庄指言之常早,政府亦未交出时间表,而涂谨申指:“我相信民主派会议的议员会尽全力阻止这法例通过”。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