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南风:为什么极权专制国家都热衷于内斗?



重庆市委书记孙正才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纪委立案审查,有知情者传出消息,孙的问题极其严重并且暗示,孙正才落马后,充满了中共政坛的凶险诡异,或许还有下一个。

就在前不久,网上报料,中共体制内学者辛子陵在接受《看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郭文贵爆料的背后是江曾构陷的清君侧,郭文贵狙击王歧山,涉及中共体制内派系决斗。

一般说来,斗争的方式分为两种,即内斗和外斗。外斗就是和别人斗,内斗就是圈内人斗。从一个国家来说,超出本国范围,抵制外侮或对外侵略皆为外斗;国人互相争斗,政党内部之间的斗争皆为内斗。从历史上看,凡是穷国、极权专制的国家都喜欢搞内斗;凡是民主富裕的国家基本上不搞内斗。以前,社会主义阵营没有崩溃之前,这些国家没有一个不搞内斗的,自从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垮台后,这些国家逐步走向民主,内斗已经停止,剩下少数几个共产极权国家,如北朝鲜、中国仍然内斗不止。

一,    中共内斗就是封建统治术的延续?

这要从中共搞的革命属于什么性质来分析。凡是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国家,其实都是封建统治的延续。马克思理论只是他们的遮盖布而已。

中共革命是打着共产主义理论旗号来发动民众的,革命成功后,搞的是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和“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一党专政;公有制意味着广大民众私有财产被剥夺,而被剥夺的财产理所当然地被中共支配。他们喊着漂亮的口号,一切归人民所有,实际上是归中共所有,他们占据国家的财富后,可以任意挥霍,想给谁就给谁。于是,封建统治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又一次重演;中共执政之后,毛超过了历史上的所有封建帝王。“万岁、万寿无疆”喊得比哪个朝代都响,这一切充分表明共产党搞的革命就是封建主义性质。它与自由、民主、人权、宪政完全沾不上边。而毛泽东就是一个封建帝王,他的狠毒、残暴、阴险、狡诈、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皇帝,与中国历史上的夏舛、商纣、隋炀帝、朱元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既然中共的革命本身就是一场封建似的革命,那么,封建统治的一切权利斗争在中共体制内必然会充分表现出来。这一切,毛泽东执政时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此就不必多说了。今天习执政期间,中共体制并没有改变,习仍然沿袭着封建专制。

辛子陵在接受记者访问时曾有一番汉朝的“七王之乱”来“借古喻今”,也恰巧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他说,当时七王的口号就是“请诛晁错,以清君侧”,就是说皇上身边有“奸臣”晁错,我们才起兵反对你,不是反皇帝,是反那个“奸臣”,现在的王歧山就是当年的晁错。

辛子陵分析,清君侧计谋针对的从来都是,不是,江派搞的计谋也是一样,就是想把王岐山先打掉,阻止他进入十九大,王岐山如果倒下了,接着就是习近平。清君侧的目的从来是,不是,清王岐山是为了针对清习近平。
辛子陵先生的这番借古喻今,是否恰当倒不十分重要,或许真有那么回事。王歧山的反腐,也的确得罪了一些诸侯,这些诸侯也真恨他。据悉,2016年,王在山西阳泉调研期间,在高速公路遭货车相撞,造成越野车全毁。据说这是王任纪委书记以来,遭受第27次暗杀。

不过,今天的习王反腐,与当年汉景帝削藩也确有相似之处,他们的举措都是为了巩固统治阶级的政权,一个为了巩固封建王朝,一个为了巩固红色极权专制罢了。

因此,他们和任何一个反对集团的斗争都不可能是为了民主宪政,他们的内斗不可能跳出封建体制的窠臼。

二,中共内部所有的斗争都是争权夺利的斗争。

19719-13林彪事件发生后,毛泽东说,这是我党第十次路线斗争。其实这是什么狗屁路线斗争,实质上就是一场争权夺利的闹剧而已。中共自建党以来,什么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王明路线,立三左倾路线,瞿秋白盲动路线,一直到遵义会议确定谁谁的领导权,都是在争王位。49年以后,权利斗争更趋激烈,达到你死我活程度。今天习王与其对立派的斗争,实际上就是中共历来权利斗争的延续,这些斗争内涵是谈不上是非曲直的,因为这些争斗都是为了权利,根本不是为民众争取自由民主,与民主宪政沾不上一点边。假若当年刘少奇或林彪取代毛泽东,他们会将中国像美国一样,走宪政民主之路吗?别做梦了。邓不会;江不会;胡也不会;今天的习更不会。因此,对于他们斗争的结局,都不要抱有希望。远的不说,就说当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面目出现国人视线,在胡温及习近平的联手下,将薄搬倒。我们当时还天真地认为,这下子好了,中国再不会走毛的路线了,谁知空喜一场,习上台后,比薄还左,人们说他搞的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这说明什么?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路线斗争,就是争权夺位而已。辛子陵先生这一批人,至今还在一厢情愿做着单相思的梦,指望习近平大权在握,就会将中国推向民主宪政,这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三,中共为什么这样热衷于权利内斗?

简单地说,就是权利的诱惑。极权专制国家的权利诱惑和民主国家是有着根本的不同。专制国家的权利可以给统治者带来极大的享受,这些特权在民主国家是没有的。譬如,毛带领中共一打进北京城,就占据了瀛海,以前皇帝的御花园就成了他们私宅,并且在全国各地为他们修建豪华行宫。毛走到哪里,那里的官员就为他挑选美女,供他淫荡。他有专机、专列,这一切都不用他自己掏腰包。试问:这样的荣华富贵谁愿丢失?所以林彪一语道破,“有权的幸福,无权的痛苦;丧权的危险,保权的重要。”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习带他夜游中南海,让他尝试一下内宫的豪华;为了显示“大国风范”;一个杭州C20会议,筹备两年,花2000亿,不惜将居民赶走,这在任何民主国家都办不到的。另外,专制国家的领导人想把国库的钱给谁就给谁,人民休想过问,他一句话,就可以将几百亿、几千亿送人。这些都把西方民主国家政要们羡慕死了。权利就像女人一样,她越是漂亮,对男人诱惑越大;反之则小。假若当官是个苦差事,吃力不讨好,除了“从政有瘾”的人,又有多少人去拼命。所以,当年薄熙来为何在重庆搞“唱红打黑”,实际上是在为没能登上皇位泄愤!这块肥肉谁不想吃,你看习带着夫人到世界各国访问多风光,各国政要个个捧场,实际上捧的是钱,而中国老百姓的钱几百亿、几千亿就这样被他们撒出去了。

四,中共内斗是改变不了现有体制的。

最近郭文贵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成了当前头号新闻。郭将矛头对准了王歧山,而辛子陵这些人则站在王歧山这方,说,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只能团结一致,才能稳住局面,他们之间不能分裂,也分裂不了。辛子陵代表了国内一部分人,他们仍然对习王报有幻想,还在痴迷不悟。就说王歧山,人们对他这几年的反腐寄托很大希望,而王的铁面治贪也的确博得众多民众的青睐。然而,普通民众不能站在中国民主宪政的高度来看问题,他们的视觉仍停留在“包文拯”年代。而王的反腐最终目的是扶住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他在几年前,极力向中共高级官员推荐一本书,就是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其中有一段话:“当人民觉得苦难无可避免时就俯首听命;但当苦难稍减,剩下的痛苦就变得无法忍受,因为他们对痛苦的感觉更敏锐了。革命往往在此时发生---”王此时是在告诫中共官员,不能掉以轻心,此时此刻是中国革命的高发期,搞不好就会出现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似的崩溃,这说明王比习更老练,是极力保党的。他们一边反腐一边打压民主人士,他那有针对性的反腐就是为了巩固习的权力,不能让中共在他们手中完蛋。

那么郭文贵反王歧山据说是有“老领导”支持。这个“老领导”是谁?有人说是“江、曾”,退一步说,假若郭将王搬掉,江曾这些人上台,中国又有民主希望吗?那只不过是“眨巴眼养瞎子——一代不如一代”。所以就,他们的内斗是改变不了中国现有体制。但是,话又说回来,赵家人的内斗也不能说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激烈的内斗可以削弱他们的力量,加剧他们的崩溃,中国的民主力量可以借势而为之,因此,在这个时间,民主派要加大启蒙工作,做好自己的事情。

2017年7月26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